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临沂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322|回复: 7

屠呦呦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0-6 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昨天下午,屠呦呦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消息传出后不久,一则“热烈祝贺北大校友屠呦呦获诺贝尔生理医学奖”的消息就迅速在“北京大学”“北京大学招生办”等多个北大官方微信公众号传播。

消息称,1951年,屠呦呦考入北京大学医学院(现为北京大学医学部),选择药物学系生药学专业为第一志愿。

早在2011年9月,屠呦呦获得被誉为诺贝尔奖“风向标”的拉斯克奖之前,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前任院长饶毅就高度评价过屠呦呦的研究工作:屠呦呦在青蒿素的发现过程中起了关键作用,因为她的研究组第一个用乙醚提取青蒿,并证实了青蒿粗提物的高效抗疟作用。

北大发布的消息称:“恭喜北大校友屠呦呦获得2015年诺贝尔奖,成为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科学奖项的本土中国科学家、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生理医学奖的华人科学家。”







□人物

从事中西药结合等研究

创制新型抗疟药青蒿素

屠呦呦,1930年生于浙江宁波。“呦呦鹿鸣,食野之苹”,《诗经·小雅》中的名句寄托了屠呦呦父母对她的美好期待。

1951年,屠呦呦考入北京大学医学院(现为北京大学医学部),选择药物学系生药学专业为第一志愿。她认为生药专业最可能接近探索具有悠久历史的中医药领域,符合自己的志趣和理想。在大学4年期间,屠呦呦努力学习,取得了优异成绩。在专业课程中,她尤其对植物化学、本草学和植物分类学有着极大的兴趣。

1955年,屠呦呦大学毕业,分配到卫生部直属的中医研究院(现中国中医研究院)工作。

1969年,屠呦呦所在的中医研究院接到了一个“中草药抗疟”的研发任务,代号523,成了当时研究防治疟疾新药项目的代号。屠呦呦加入了中医药协作组,与军事医学科学院的研究人员一同查阅历代医药记载,挑选其中出现频率较高的抗疟疾药方,并实验这些药方的效果。

1971年下半年,屠呦呦由用乙醇提取改为用沸点比乙醇低的乙醚提取,1971年10月4日成功提取到青蒿中性提取物,获得对鼠疟、猴疟疟原虫100%的抑制率。

1977年,她首次以“青蒿素结构研究协作组”名义撰写的论文《一种新型的倍半萜内酯——青蒿素》发表于《科学通报》,引起世界各国的密切关注。1980年屠呦呦被聘为硕士生导师,2001年被聘为博士生导师。她多年从事中药和中西药结合研究,突出贡献是创制新型抗疟药——青蒿素和双氢青蒿素。

无留洋背景院士头衔等

被称为“三无”科学家

2011年9月,屠呦呦获得被誉为诺贝尔奖“风向标”的拉斯克奖。这是中国生物医学界当时获得的世界级最高大奖。屠呦呦填补了华人十年未获此奖的空白,也成为了第一位在中国独立完成研究的获奖者。






因为没有博士学位、留洋背景和院士头衔,屠呦呦被当时的媒体报道称为“三无”科学家。

获得拉斯克奖后,几十年如一日潜心科研默默无闻的屠呦呦一时间名满天下,当时已81岁的屠呦呦首次在国内公开亮相。

在当时的采访中,屠呦呦表示,“青蒿素的发现,不是一个人的成绩,是团队共同努力的成果,很多同志都参与这项研究,都做出了贡献。这也是中医药走向世界的一项荣誉。”

屠呦呦曾向媒体介绍,研究的难点在对青蒿科属的选择上,到底应该是哪种植物、提取方法上也需要突破。后来,屠呦呦受葛洪《肘后备急方》中“青蒿一握,水一升渍,绞取汁服”的启发,改进了提取方法,采用乙醚冷浸法低温提取,最终获得成功。


□成就

青蒿素复方药物

对恶性疟疾治愈率达97%

疟疾是世界性传染病,每年感染数亿人,并导致几百万人死亡。上个世纪60年代,引发疟疾的寄生虫——疟原虫对当时常用的奎宁类药物已经产生了抗药性,影响严重。1967年5月23日,在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国领导人的亲自指示下,中国政府启动“523项目”,旨在找到具有新结构、克服抗药性的新型抗疟药物。

在当时极端艰苦的科研条件下,中国7个省市、60多家科研机构、超过500名科研人员协力攻关。屠呦呦所在的团队于1969年参加“523项目”。1971年,屠呦呦受到中医药典籍启发,提出用乙醚低温提取青蒿有效成分,并且报告了青蒿提取物的抗疟效果。次年,“523项目”研究人员成功提取了高效抗疟成分青蒿素。

青蒿素及其衍生物青蒿琥酯、蒿甲醚能迅速消灭人体内疟原虫,对脑疟等恶性疟疾有很好的治疗效果。青蒿素类药物可口服、可通过肌肉注射或静脉注射,甚至可制成栓剂,使用简单便捷。但为了防范疟原虫对青蒿素产生抗药性,目前普遍采用青蒿素与其他药物联合使用的复方疗法。

作为“中国神药”,青蒿素在世界各地抗击疟疾显示了奇效。2004年5月,世卫组织正式将青蒿素复方药物列为治疗疟疾的首选药物,英国权威医学刊物《柳叶刀》的统计显示,青蒿素复方药物对恶性疟疾的治愈率达到97%,据此,世卫组织当年就要求在疟疾高发的非洲地区采购和分发100万剂青蒿素复方药物,同时不再采购无效药。

“中国神药”给世界抗疟事业带来了曙光。世界卫生组织说,坦桑尼亚、赞比亚等非洲国家近年来疟疾死亡率显著下降,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广泛分发青蒿素复方药物。仅在赞比亚,由于综合运用杀蚊措施和青蒿素类药物疗法,2008年疟疾致死病例比2000年下降了66%。

据世卫组织统计,截至2009年年底,已有11个非洲国家的青蒿素类药物覆盖率达到100%,另有5个非洲国家覆盖率为50%至100%。而在2005年,仅有5个非洲国家的青蒿素类药物覆盖率为50%至100%。



□评价

防治寄生虫疾病

获奖者作出革命性贡献

寄生虫病千百年来始终困扰着人类,并一直是全球重大医疗健康问题之一。寄生虫疾病对世界贫困人口的影响尤其严重。今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药学奖获奖者,在最具破坏性的寄生虫疾病防治方面作出了革命性的贡献。

坎贝尔和大村智发现了阿维菌素,这种药品从根本上降低了河盲症和淋巴丝虫病的发病率,对其他寄生虫疾病也有出色的控制效果。屠呦呦发现了青蒿素,这种药品可以有效降低疟疾患者的死亡率。这两项发现为全人类找到了对抗疾病的新武器。

疟疾的传统疗法是氯喹或奎宁,但其疗效正在减低。上世纪60年代,消除疟疾的努力遭遇挫折,这种疾病的发病率再次升高。中国科学家屠呦呦从传统中草药里找到了战胜疟疾的新疗法。她通过大量实验锁定了青蒿这种植物,但效果并不理想。屠呦呦因此再次翻阅大量医书,最终成功提取出了青蒿中的有效物质,之后命名为青蒿素。屠呦呦是第一个发现青蒿素对疟疾寄生虫有出色疗效的科学家。青蒿素能在疟原虫生长初期迅速将其杀死,在未来的疟疾防治领域,它的作用不可限量。

□揭秘

参加“523”战备项目研究抗疟药

1969年,各项科研工作都已停顿的中国中医研究院(现更名为“中国中医科学院”)接到一项特殊任务——参加一个代号为“523”的战备项目。当时正值越南战争,耐药的恶性疟在越南流行,引起双方部队严重的非战斗性减员,中国在越共的请求下开始在军内开展抗疟药的研究,并成立了“全国疟疾防治研究领导小组办公室”(代号“523办公室”)。屠呦呦毕业于北京医学院药学系,又有从事中医药研究工作的经验,当时在大多数学术权威都被打倒的情况下,她被委任为组长,负责重点进行中草药抗疟疾的研究。

耗时3个月,从包括各种植物、动物、矿物在内的2000多个方药中整理出640个,再从中进行100多个样本的筛选,最终选出的胡椒“虽然对疟原虫的抑制率达84%,但对疟原虫的抑杀作用并不理想”,而“曾经出现过68%抑制疟原虫效果”的青蒿,在复筛中因为结果并不好而被放弃。

其后,屠呦呦在重新复习东晋葛洪《肘后备急方》时,发现其中记述用青蒿抗疟是通过“绞汁”,而不是传统中药“水煎”的方法来用药的,她由此悟及用这种特殊的方法可能是“有忌高温破坏药物效果”。据此,她“改用低沸点溶剂,果然药效明显提高”。经过反复试验,最终分离获得的第191号青蒿中性提取物样品,显示对鼠疟原虫100%抑制率的令人惊喜的结果”。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不要说知识产权了,即使以个人的名义发表研究的结果也是要冒很大的政治风险。1972年3月,按照523办公室的安排,屠呦呦以研究小组代表的身份报告了青蒿中性提取物的实验结果,她报告的题目是:“用毛泽东思想指导抗疟中草药工作”,当时全场振奋。在其后的临床观察中,屠呦呦不仅带头试服,还亲自携药去海南昌江疟区现场,验证治疗效果。在她报告了“30例青蒿抗疟全部有效”的疗效总结后,掀起了全国对青蒿抗疟研究的高潮。

屠呦呦所在的中药研究所继续进行青蒿活性成分的研究工作,最终分离提纯出抗疟有效单体,并命名为青蒿素。在此期间来自全国各地的青蒿提取物中,由云南药物研究所用汽油从当地的青蒿变种大头黄花蒿中提取的青蒿素,在临床试验中展示了极好的抗疟疗效。之后,上海无机化学所的周维善研究小组测定了青蒿素的化学结构,并发现了其抗疟机理。

在《青蒿及青蒿类药物》一书中,有一页印制粗糙的新药证书复印件,那是中国新药审批办法实施以来的第一个新药证书——(86)卫药证字X-01号。这份由中国中医研究院申报获批的证书上,并没有屠呦呦的名字。


□争议

为何没拿国内奖项反而先拿国外大奖?

2011年屠呦呦获拉斯克奖时引发疑问:青蒿素为何没有拿到国内的科技大奖,反而先拿到了国外的大奖?

对此,科学界主流的答案是:没法确定奖项的归属。1978年,“523”项目的科研成果鉴定会最终认定青蒿素的研制成功“是我国科技工作者集体的荣誉,6家发明单位各有各的发明创造”。在这个长达数页的结论中,只字未提发现者的名字。当年大协作的“523”项目以“胜利完成”而告终,然而后来的几十年中却争议不断,屠呦呦则被很多人认为“不够淡泊名利”“个性执拗”。

2009年,屠呦呦编写的《青蒿及青蒿素类药物》一出版,就因为引文署名的细节而招致批评:未能充分肯定其他研究小组和研究成员的作用。反对者认为,屠呦呦夸大了自己在“523”项目中的作用。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饶毅,早在拉斯克奖颁发之前就高度评价过屠呦呦的研究工作。他提到:“我们作为无争议方试图和屠呦呦交流也有一定困难,不理解她把中医研究院的原始材料至少有段时间收藏在自己家,不愿给我们看。”但查过一些相关的非公开资料后,他还是得出结论:屠呦呦在青蒿素的发现过程中起了关键作用,因为她的研究组第一个用乙醚提取青蒿,并证实了青蒿粗提物的高效抗疟作用。

在拉斯克奖颁奖期间陪同屠呦呦的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疟疾研究室研究员苏新专认为,从青蒿到抗疟药,各种各样人的贡献肯定少不了,但拉斯克奖并没有颁给整个组织,这是因为“作为一个鼓励科学发现的奖项,拉斯克奖倾向于只授予最初始的发现者”。在拉斯克奖评审委员会的描述里,屠呦呦是一个靠“洞察力、视野和顽强的信念”发现了青蒿素的中国女人。

据中国新闻周刊


□链接

诺贝尔文学奖预计8日公布

昨天,诺贝尔奖官网网站显示,备受瞩目的诺贝尔文学奖最早将在三天后公布。按照往年惯例,文学奖于10月的第二个周四公布,也就是今年的10月8日。英国立博博彩公司近日公布的赔率中,白俄罗斯女记者斯维拉娜·亚历塞维奇位列榜首,“陪跑”多年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位列次席。

每年诺贝尔文学奖公布前,全球最大的博彩公司英国立博(Ladbrokes)都会发布一个作家赔率榜,在这个榜单上作家排名越靠前、赔率越低,就表明博彩公司认为此人获奖的可能性越大。

在立博公司近期的赔率榜上,白俄罗斯女记者斯维拉娜·亚历塞维奇以1比5的赔率位列榜首。实际上,亚历塞维奇近年来一直是诺奖热门人选,她的作品多为非虚构文学作品,用与当事人访谈的方式写作,代表作品有《车诺比的悲鸣》《来自切尔诺贝利的声音》等,记录了二次世界大战、阿富汗战争、苏联解体、切尔诺贝利事故等人类历史上重大的事件。

每年诺奖颁奖前,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名字总被人们提及,他本人也深受其扰。今年,这位《挪威的森林》的作者依据是热门人选,他以1比6的赔率占据赔率榜的第二位。村上春树年年陪跑却为何总是落选?有评论家认为,对于看重作品内涵和思想性的诺奖评委们来说,村上春树的小说往往过于通俗,并不是他们青睐的类型。


10位中国作家入诺奖初选

根据诺贝尔奖官网消息,2015年诺贝尔奖揭晓仪式从今日起陆续举行。根据安排,今年各奖项揭晓时间将从10月5日一直持续到10月12日。据援引自瑞典文学院暨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常务秘书PeterEnglund方面消息称,今年诺奖初选有210位作家入围。除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外,王安忆、北岛、张一一、方方、章诒和、阿来、贾平凹、苏童、阎连科、张悦然等10位中国作家获得提名。

汤森路透集团近日发布了年度引文桂冠奖名单,这也被看作是一份诺奖预测名单。今年又有一位华人出现在这个名单中,他就是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教授、中科院外籍院士王中林。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15-10-7 05: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中西医结合的典范~
发表于 2015-10-7 05: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医也有发扬光大,扬眉吐气的一天
发表于 2015-10-7 05: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科学奖项的本土中国科学家
发表于 2015-10-7 05: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生理医学奖的华人科学家
发表于 2015-10-7 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建华校长为屠呦呦校友带去了北京大学贺信


  10月6日下午,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北京大学校友屠呦呦的家里暖意融融。北大校长林建华一行向屠呦呦校友表示祝贺,大家互致问候、相谈甚欢。

  林建华为屠呦呦校友带来了北京大学贺信,贺信中写道:“数十年来,您在药学研究的道路上持之以恒、不怕失败、埋头苦干、拒绝浮躁、严谨朴实、淡泊名利,生动诠释了‘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的精神内涵。科学精神和北大精神在您的身上得到了完美融合!”

  林建华说,得知屠呦呦校友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北大师生十分兴奋,为校友取得的成就感到骄傲。他仔细询问了屠呦呦的家庭情况,并叮嘱她保重身体。

  屠呦呦和大家分享了青年时期的求学经历。1930年底,屠呦呦出生在浙江宁波,当时家乡肆虐的疟疾给儿时的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951年,屠呦呦考入北京大学医学院生药专业,从此和天然药物的研发应用结下不解之缘。1955年屠呦呦毕业后进入中医研究院(现为中国中医科学院)工作。

  1969年,中医研究院接到了代号523的“中草药抗疟”研发任务,39岁的屠呦呦临危受命,开始了征服疟疾的艰难历程。在极为艰苦的科研条件下,屠呦呦团队与中国其他机构合作,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并从《肘后备急方》等中医药古典文献中获取灵感,先驱性地发现并提取了青蒿素,开创了疟疾治疗新方法。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屠呦呦说:“医学研究要在继承发扬优秀传统的基础上,用新的观念来思考问题。”

  谈到获奖,屠呦呦深感肩上责任之重大,“荣誉越多,责任就越大,就应该做更多的工作”。屠呦呦说,青蒿素还有其他疗效有待发掘,其中治疗疟疾的机理还有待厘清,青蒿素的耐药性在不久的将来也会出现,这些问题都需要有人继续研究下去。

  屠呦呦希望这次获奖能够激励更多的年轻人努力奋斗、坚持到底,做更多创新的工作,让中国人为人类健康作出更多的贡献。

  北京时间2015年10月5日17时30分,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揭晓,屠呦呦因“有关疟疾新疗法的发现”荣获该奖项。这是中国科学家在中国本土进行的科学研究首次获诺贝尔科学奖,是中国医学界迄今为止获得的最高奖项,也是中医药成果获得的最高奖项。

  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柯杨、副校长王杰、党委副书记敖英芳、副校长高松,学校相关部门负责人,以及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饶毅、医学部公共教学部教授张大庆等陪同看望。



北京大学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获得者屠呦呦校友的贺信

  尊敬的屠呦呦教授:

  欣闻您荣获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我们谨代表北京大学师生及全世界30万北大校友向您致以最热烈的祝贺和最崇高的敬意!母校因您而骄傲!

  追求真理和造福人民是科学进步的动力。多年来,您立足于本土中医药科学资源,实事求是,沉潜扎实,发现新型抗疟药——青蒿素。这一原创性科学工作,对部分最具毁灭性的寄生虫疾病有革命性的治疗作用,至今已经挽救了全球数百万人的生命。这是新中国科学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是中国科学家对全世界人民福祉与科学发展作出的卓越贡献,也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宝库对现代人类健康事业作出贡献的新体现。

  您是北京大学的杰出校友。64年前您进入北京大学医学院就读,毅然选择药学系生药专业作为第一志愿,自此烙上了“北大人”深深的印记,走出了一条艰辛而不凡的科学之路。数十年来,您在药学研究的道路上持之以恒、不怕失败、埋头苦干、拒绝浮躁、严谨朴实、淡泊名利,生动诠释了“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的精神内涵。科学精神和北大精神在您的身上得到了完美融合!

  悬壶济世,造福乡梓。您的奋斗历程,是新中国科学事业蓬勃发展的缩影;您的成就和获奖,代表了国际学术界对中国科技贡献的充分肯定。您心系苍生的理想情怀和坚持不懈的科学坚守,彰显了中国科学家求真求实、包容创新的科学精神,探索了中国科学事业艰苦奋斗、继往开来的发展道路,必将激励着全体北大科学工作者、北大校友、乃至整个中国科学界向着中国梦新的伟大征程前进!

  祝您健康长寿、科学事业长青!

北京大学党委书记  朱善璐      北京大学校长  林建华

2015年10月6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15-10-7 18:02 | 显示全部楼层
屠呦呦:希望中医药成果更多


  像往常一样,2015年10月5日这天晚上,85岁的屠呦呦在北京的家里,与老伴儿一起坐在电视机前收看新闻,一段画外音竟传出自己的名字,“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终身研究员兼首席研究员屠呦呦与来自日本、爱尔兰的两位科学家,因在寄生虫疾病治疗研究方面取得的成就,共同荣获2015年度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屏幕之上,戴着银框眼镜、慈祥地微笑着的正是她自己。

  “有些意外,却又不是很意外。”在这个举国欢度国庆假期的日子里,她成为中国科学家因在中国本土进行的科学研究而荣获诺贝尔科学奖的第一人,这是中国医学界迄今为止获得的最高奖项,也是中医药成果获得的最高奖项。

  贺信和鲜花纷至沓来。面对记者提问,彻夜未眠的她强调说:“这不是我一个人的荣誉,而是中国全体科学家的荣誉。”

  她对青蒿素的发现,让中国本土科学家第一次登上诺贝尔奖的世界舞台。

  “我也怀疑自己的路子是不是走对了,但我不想放弃”

  屠呦呦说,为了发现青蒿素,自己和疟原虫“斗”了一辈子。

  疟疾是世界性传染病,每年都有数亿感染者,并导致数百万人死亡。20世纪60年代以来,美、英、法、德等国均花费大量人力和物力,寻找有效的新结构类型化合物抗击疟疾,但始终没有获得满意的结果,而原有常用治疗疟疾的药物——通氯喹或奎宁已经失效。

  1967年5月23日,出于军事需要,我国启动了举国体制的抗疟新药研发——523工程,全国60多个单位的500名科研人员,组成了抗疟新药研发大军,协同攻关,其目标就是找到新型有效的抗疟疾新药。也是各种机缘巧合,39岁的屠呦呦临危受命,作为研究课题组组长,成为该项研究的关键人物。

  长期从事中药学研究的屠呦呦决定带领科研团队从历代医学典籍、本草和偏方入手,进行实验研究。380多次实验、190多个样品、2000多张卡片……最终,屠呦呦和课题组以鼠疟原虫为模型,发现了中药材青蒿提取物对疟原虫具有很好的抑制作用。但大量实验发现,青蒿提取物抗疟效果并不理想,其他几家科研机构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

  “经过那么多次失败,我也怀疑自己的路子是不是走对了,但我不想放弃。”遍查典籍,多方分析,直到有一天,东晋葛洪《肘后备急方》中的几句话引起了屠呦呦的注意:“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绞汁而非煎服,温度成了关键。由此出发,研究团队试着采用低温提取,首次以乙醚为溶剂,制备出具有明显抗疟效果的青蒿提取物。后经研究证实,用乙醚提取这一步,是保证青蒿素有效制剂的关键所在。屠呦呦提出的这个想法,对于发现青蒿的抗疟作用,以及进一步研究青蒿都至关重要,保证了整个研究的不断推进。

  在此基础上,屠呦呦团队又分离纯化出青蒿素,并与全国多个研究团队一起展开深入研究,这一项提纯,竟做了190次。1971年10月,191号青蒿提取物样品抗疟实验证明,该样品对疟原虫的抑制率达到了100%。经过不懈努力,青蒿素、双氢青蒿素、蒿甲醚、复方蒿甲醚……多个青蒿素类抗疟药先后诞生。至此,我国利用青蒿素抗击疟疾达到了新的高度。

  1978年,屠呦呦领导的中医研究院中药所“523”研究组受到全国科学大会的表彰。1979年,“抗疟新药青蒿素”荣获国家发明奖二等奖。

  随着青蒿素药物走出国门,在全世界被广泛应用,疟疾患者的死亡率如今已显著降低,人类对于抗击疟疾有了“利器”。全球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数百万人的生命因此得到挽救,其中大部分是生活在全球最贫困地区的儿童。2004年5月,世卫组织正式将青蒿素复方药物列为治疗疟疾的首选药物,英国权威医学刊物《柳叶刀》的统计显示,青蒿素复方药物对恶性疟疾的治愈率达到97%,据此,世卫组织当年就要求在疟疾高发的非洲地区采购和分发100万剂青蒿素复方药物,同时不再采购无效药。

  “青蒿素是传统中医药送给世界人民的礼物”,这也成为屠呦呦科学生涯中最大的满足。

  “对科学的追求有着超乎常人的执着”

  “呦呦鹿鸣,食野之蒿”。这句来自《诗经》的名句正是屠呦呦名字的由来。宋代朱熹曾注称,蒿即青蒿。这种坚韧扎根于山野间的平凡野草,似与她有着平生不解的缘分。

  “执着、坚韧”,采访中,这正是屠呦呦的老同事们对她提到最多的赞赏。

  1955年,屠呦呦毕业于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药学系,并被分配到卫生部中医研究院(现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工作。

  据她的老同事、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原所长姜廷良回忆,1967年开始这项科研攻关之时,正值中医研究院初创,特殊年代,条件艰苦,实验室连基本的通风设施都没有,实验却要反复操作。

  实验时间紧迫,屠呦呦为了加速提纯速度,急需寻找能够容纳大量溶剂和实验品的合适器皿。然而,经费紧张,当时已无法从国外进口或临时特制实验器材。一筹莫展之时,她急中生智,想到了家中腌咸菜用的瓦缸。经过处理的瓦缸就用作提纯药材的器皿。最终,用这个“土办法”继续实验,当年研究组就成功提纯了100克的青蒿素。

  为了加快药物研发进度,屠呦呦和团队成员有时甚至以身试药。由于各种化学溶液在实验室翻腾,老伴儿李廷昭回忆,那时候屠呦呦每天回家都是一身酒精味儿。

  上百次实验做下来,屠呦呦和团队人员的身体竟接连出了问题,屠呦呦一度患上中毒性肝炎。团队成员钟玉容肺部发现肿块,切除了部分气管和肺叶,另一位科学家崔淑莲甚至因此很早就去世了。但这些没有动摇屠呦呦的决心,她只是回家稍作休息,病情一好转就急忙跑回实验室。

  此时的屠呦呦是一名女科学家,同时也是一位母亲。当时正值“文革”,丈夫不在身边,只有屠呦呦与3岁的大女儿和1岁的小女儿三人在京,既要搞科研又要照顾孩子。实在无法分身,屠呦呦只能忍痛将大女儿长期寄放在别人家里,再将小女儿送回宁波老家,全身心投入到青蒿素的研发当中。

  在随后几十年的科研生涯里,屠呦呦始终把精力第一时间投入到科研工作中,“她在生活上是个粗线条的人,不太会照顾自己”,这是她身边许多熟人对她共同的评价。1990年,60岁的屠呦呦原本到了退休年龄,但她不愿意放弃一直以来的中医药研究,仍坚持带学生,主持课题,直到年过80岁才离开工作岗位。在青蒿素之后,她的研究方向拓展到冬虫夏草、苦杏仁、大蓟、小蓟和红药等多个中草药药物品种,并在近70岁高龄之时开始探索抗艾滋病中药药物研发的新课题。

  “屠呦呦对科学的追求有着超乎常人的执着,她是我们这一代科学家的佼佼者。”她的老同事、中国中医研究院中药研究所药理室主任廖福龙向记者感叹,“国家当时正值艰难时期,以屠呦呦为代表的科学家们完全凭借着对国家对人民的一腔热爱和对科学事业的执着追求,勇于发现,勇于创新,这是最令人感佩的地方。”

  “中医中药走向世界的一个荣誉”

  “此次我国女药学家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打破了多个纪录,她是我国大陆第一个自然科学领域的诺奖获得者;她不但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并且是少有的没有出国留过学、不会说英语的科学家;她的研究也从未发表过SCI论文(国际期刊);她所在的研究领域是中医药。”中国医师协会副会长齐学进对此连连称奇。

  屠呦呦没有想到,在40多年后的今天,青蒿素的发现仍然能够获得如此高的国际认可,但她在多次接受媒体采访时反复强调:“青蒿素的发现是集体发掘中药的成功范例,由此获奖是中国科学事业、中医中药走向世界的一个荣誉,这是中国的骄傲,也是中国科学家的骄傲。”

  我国的中医药,就这样史无前例地站上了万众瞩目的世界舞台。

  10月5日晚,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向屠呦呦发来贺信,贺信中说,屠呦呦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是中国科技繁荣进步的体现,是中医药对人类健康事业作出巨大贡献的体现,充分展现了我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的不断提升。

  “屠教授获奖,是我国科学界特别是中医药界的幸事。”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张伯礼激动地向记者表示,“然而一直以来也有一些争议,认为青蒿素的研发与中医药研究关系并不大。对此,我想说,实际上,中医药拥有几千年的历史,是老祖宗留下的宝库,其中许多东西都值得我们后人深入挖掘。但是它毕竟是几千年留下的东西,而现代中医药则也要有当代科技水平的体现。因此,我们现在进行的研究,就是把中医药的精华拿出来,巧妙结合现代科学技术进行创新。所以中医原创思维和经验结合现代科技就会产生原创性的成果,青蒿素的研发成功就是遵循这条路径。因此,屠老师此次获奖,对于我们中医药这一研究方向和策略是一个极大的鼓舞,中医药必将被更多的人所了解、所接受。”

  在10月6日的采访中,屠呦呦也表示:“中医药是个伟大的宝库,但也不是捡来就可以用的,还是需要创新,需要继承与发扬。”她认为,科学研究需要实事求是,不能追名逐利,国家需要什么,我们就要努力去做,好好搞医学研究,最终解决问题、造福人类就好。用现代科学手段不断认识中医药,这是我们这一代和下一代科研工作者的责任。

  北大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饶毅认为,中国和世界对屠呦呦的肯定,有利于让人们进一步认识中医药是“尚未充分开发的宝库”,将促进外界更好认识中药的潜力。中国科学院院长白春礼表示,屠呦呦的获奖将激励更多中国科学家不断攀登科学高峰,为人类文明和人民福祉作出更多更大的贡献。

  这两天,屠呦呦和老伴儿一直在接待一拨拨道贺的人,电话短信不断。然而,面对眼前的热闹,她始终不愿多谈,她说:“做了一辈子中医药,今天我只希望青蒿素能够物尽其用,也希望有新的激励机制,让中医药产生更多有价值的成果,更好地发挥其护佑人类健康的作用,这便是我最大的心愿了。”(记者 田雅婷 杨舒)


发表于 2015-10-7 18: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科技多领域研究跻身世界先进行列


 新华网北京10月5日电(记者杨维汉 吴晶晶)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中国中医科学院的药学家屠呦呦等三名科学家。这是中国科学家在中国本土进行的科学研究首次获诺贝尔科学奖。近年来,中国科学家辛勤耕耘,科技多领域研究跻身世界先进行列。

  在基础科学前沿领域,我国近年来在铁基超导、量子通信、中微子、干细胞、高性能计算等方面,先后取得了一批原创成果,相关领域方向跻身世界先进行列。

  比如,中国科学家在量子通信领域做出了一系列开创性工作,入选《自然》杂志年度十大科技亮点,并被美国物理学会评为年度国际物理学重大事件。中国还建成了世界上首个规模化、实用化城域光纤量子通讯网络,并首次将量子通信网络技术应用于金融信息安全。目前,中国正在建设连接北京和上海的千公里级广域光纤量子通信网络,并正在研制“量子科学实验卫星”,构建全球化量子通信网络。这些工作标志着在量子通信领域,中国科学家已经走到了世界前列。

  在粒子物理及其前沿领域,中国发起了重大国际合作项目——大亚湾反应堆中微子实验,从2007年开工建设,2011年开始运行,有6个国家和地区的40多个机构、250多位科学家、工程师参与建设和合作研究。2012年,确认了新的中微子震荡模式,取得了世界领先水平的实验成果。2013年,中国科学家还在世界上首次观测到量子反常霍尔效应。2015年,又发现了拓扑外尔费米子。这些都表明了近年来中国在基础前沿研究领域创新水平的迅速提升。

  在高性能计算方面,中国研制的天河计算机运算速度与能效均达到国际领先水平。2010年11月,“天河一号”在全球超级计算机500强排行榜中名列首位;2013年研制的“天河二号”连续五次排名第一,是目前全球运算速度最快的超级计算机。今年5月,中国科学家在“天河二号”上成功进行了3万亿粒子数中微子和暗物质的宇宙学数值模拟,揭示了宇宙大爆炸1600万年之后至今约137亿年的漫长演化进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新临沂网 ( 鲁ICP备1501248号  

GMT+8, 2018-12-13 16:30 , Processed in 0.099506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