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临沂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50|回复: 1

女儿患病去世妻子失联 临沂臧治光:再难也要还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5 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想活下去,想长大,想上学,想帮爸爸还债,这是临沂市临港开发区壮岗镇臧家庄子村白血病女孩臧慧鑫曾经的梦想,但因病情持续恶化,3月24日,8岁的小慧鑫在青岛大学附属医院离世……
  6月14日,记者来到小慧鑫的家,清贫的家中有一些零乱,但还是有刚刚收拾过的痕迹。小慧鑫的爸爸臧治光说:“我过去啊,是个非常爱整洁的人,什么东西不摆正了,我就不舒服。可现在,我没有这个心了。”

看到爸爸流泪,小慧鑫伸手给爸爸擦眼泪。(资料图)
  小女儿很懂事,安慰爸爸“我不疼”
  2014年11月底,记者在临沂市肿瘤医院内三科病房区初见小慧鑫。那时,6岁的小慧鑫穿着一件黑白条纹的毛衣,虽然戴了帽子,但还是没有完全盖住掉光头发的小脑袋。小慧鑫长得眉清目秀,但小脸蛋有些浮肿,嘴唇也破了皮。记者本想尝试着与她鑫聊天,但小慧鑫不怎么说话。爸爸臧治光说,生病后,小慧鑫再也没有以前那么活泼了。
  据臧治光回忆,2014年8月底,小慧鑫出现持续感冒发烧,“挺反常的,而且脸色不好,又发烧,以为是伤风感冒,去卫生所挂了几天吊瓶,小慧鑫的病情还是很不稳定,反复发热”。
  同年8月28日,焦急万分的家人将小慧鑫送往莒南县医院诊治,经一系列检查,她被查出患有白血病;9月1日,在临沂市肿瘤医院复查并最终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就这样,刚上了3天小学,小慧鑫还没来得及适应小学生活,就住进了医院,病房已然成了她的“家”。对于她来说,吃药、打针、骨穿,已经像以前每天上幼儿园一样习惯。“每天都得打吊瓶,多的时候有十几瓶,手都肿了,但她从来没哭过。”同病房的病友直夸小慧鑫太懂事。
  “我看我闺女难受就止不住掉眼泪,可是她还安慰我说‘爸爸,我一点也不疼’。”臧治光哽咽着说。

大女儿去上学了,臧治光常常自己坐在门口,一坐就是一整天……
  妈妈不辞而别,父亲当爹又当妈
  臧治光40多岁的时候才有了两个女儿,一直以来将女儿视为掌上明珠的他,在知道小女儿慧鑫得了白血病之后,一直生活在自责之中,“可能与我在化工厂打工有关”。
  臧治光说,2014年6月,因两女儿上学的问题,他辞去青岛火车站北站保安的工作,来到离家不远的一家化工厂工作。“我们一家的命运因为这个决定而改变了。”
  2014年8月,厂里疑似化学药品泄漏,臧治光因离得近,致使手上和腿上有不同程度的中毒。“那段时间,我的手上有几个疙瘩,老是流脓,右腿上皮肤也是黑紫的,我刚在医院检查了一下,还没来得及治疗,就出了小慧鑫的事。”因忙着给女儿看病,臧治光分不出精力和时间去查看自己的病情。
  也因为忙着给小慧鑫看病,臧治光没有注意到妻子的反常。2015年6月25日,是大女儿臧慧轩的生日,小女儿臧慧鑫经过化疗后,身体也算恢复良好,臧治光决定遵从俩女儿的意愿,带着一家4口来到镇上拍了一套全家福。
  “那是我们一家人最后一次拍全家福。”拍完全家福10天后,小慧鑫的妈妈不辞而别。尽管臧治光悲痛欲绝,但顾虑小女儿的病,臧治光掩藏起了悲痛,一直陪护在病床边,给小女儿唱歌,喂她吃东西……
  从妻子离家出走以后,臧治光成了整个家惟一的依靠,对于两个女儿,他既当爹又当妈,尽力给女儿们更多的温暖。

治疗中的小慧鑫。(资料图)
  梦想是能上学,请求老师留座位
  提起小慧鑫,臧治光回忆说:“孩子生病后比以前更懂事了,面对病痛从不会哭泣,这让我心里很难受。因为我知道,孩子假装不痛只是让我们少担心些。”然而让臧治光最受不了的是,每当小慧鑫说起很希望活下去继续上学时,他都心如刀割。
  今年春节后,在小慧鑫的再三恳求下,臧治光决定答应小慧鑫,让她去上学。
  “小慧鑫听到能上学了,特别高兴,和我说身体好了,没有不舒服,让我送她去上学。”臧治光告诉记者,“其实我不想让她去,因为她刚化疗完,抵抗力差,我怕她出去对身体不好。可是看她那么高兴,我就带她去了。”
  可是,小慧鑫就在学校呆了一天,因身体状况,还是告别了校园。“小慧鑫生前一共只上过4天的小学……”臧治光忍不住哽咽道,“她老师还专门打过电话,说小慧鑫如果不得这病的话,学习肯定很好,这孩子一看就聪明。”
  臧治光还记得那天去接小女儿的情景,当时小慧鑫的眼圈红红的,她说已经告诉老师,一定要给她留座位,她很快就会回来上课。
  和大女儿相依为命 努力还清债务
  6月14日,记者在临港开发区壮岗镇臧家庄子村再次见到了臧治光。此时,离小慧鑫去世已经3个月。
  “小慧鑫是在青岛去世的,去青岛治疗之前有十几天,一直吃不下饭,三四天才喝一瓶营养快线,情况特别不好。”今年2月,小慧鑫的病情持续恶化,臧治光拜托在国外的外甥回来帮忙联系好青岛大学附属医院,3月24日,小慧鑫终因抢救无效离世。
  “孩子就是我的命根子,小慧鑫去世后,我的世界都塌了。”但一想到还有大女儿需要照顾,还有债务需要还,臧治光咬紧牙关继续生活。
  为了给小慧鑫治病,臧治光四处筹钱。“从2014年9月开始到孩子离开人世,一共花了40多万元,大概36万元是向别人借的。”臧治光说,他曾试图找过工作,但都没能成功,目前只能在家务农。
  “因为慧轩上学的缘故,我不能出去太远,临港附近又没有合适的工作。有合适的,人家嫌弃我年龄大了,再加上我身体还有点毛病,浑身不舒服。”臧治光也想着化工厂能赔偿一些,但一直没能如愿。
  “我想赶紧找个工作,不仅大女儿上学需要钱,更重要的是还得还债。”臧治光表示,亲戚邻居及其他好心人在他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了援手,他也得对得起借给他钱的好心人。
  而对于想没想过找回妻子,臧治光久久沉默后说,“女儿去世时,她也没回来看一眼,我也没心思想这些了,先这样吧……”
  臧治光说,现在到了晚上,大女儿慧轩睡着了,他却睡不着,小慧鑫从出生到去世前的点点滴滴,像放电影一样,一幕幕在脑子里上演,想着想着,泪水就止不住滚落下来……
    记者 褚菲菲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16-7-5 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社会救助机制在哪儿?
谁能帮帮处于困苦中的这家人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新临沂网 ( 鲁ICP备1501248号  

GMT+8, 2018-9-21 15:30 , Processed in 0.084643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