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临沂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73|回复: 1

首届临沂银雀杯文学奖获奖小说作品 三等奖:秋风剁(孙艳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28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新临沂社区免费会员,注册后可以得到更好的服务体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新临沂网 于 2017-1-17 20:14 编辑

   男人在剁肉。

   男人和女人在生长着两排法桐的街边开了间包子铺。女人第一次看男人一手提一把菜刀左右开弓剁肉,是深秋,门外一阵凉风平地而起金黄的落叶打着旋儿翻着滚儿而去。自家男人剁肉也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啊,利索,威武。女人看过外面的秋风再看男人,眼里就多了一些妩媚,像看力拔山兮的盖世英雄。

   男人剁肉的时候,女人不闲着,女人揉面。夜晚柔和的灯光下,一刚一柔一阴一阳,女人觉得他们夫妻二人其实是隐居在闹市中的功夫高手,生活真美好啊。

   可这天有些不一样。

   男人把老朱家送的半扇黑猪肉剁完,面板上还空空如已。女人没像往常一样揉面,而是半跪在梳妆台前往腮上搽胭脂。女人的两腮红艳艳的双眼亮晶晶的。

   男人不耐烦了,说,抹得像妖精似的,怎么揉面啊?

   女人噘着嘴,艮着脸,从凳子上跳下来,把面可劲往面板上摔。男人笑了,我来揉,你去点秘汁吧。

   女人这才笑了。

   女人抱出一个圆肚豆酱色坛子,舀出几勺黑乎乎的汤汁,密密麻麻浇到肉馅上。男人吸吸鼻子,唔,香。女人歪着头,蒸熟了,才香呢。男人想,女人搽了胭脂抹了嘴唇是比平日里舒气好看呢。

   男人和女人的铺面不显眼,粗壮茂密的法桐甚至把招牌遮去半边,可丝毫不影响包子铺的生意。食客说,就是比别家好吃。女人抿嘴偷偷乐,当然啦,有秘方呢。

   秘方就是这一勺勺黑乎乎汤汁,秘方是男人家里祖传,传男不传女。可女人跟了男人的头天晚上,男人就把秘方传给了女人。

   剁好馅,揉好面,一天才算结结实实过去。女人躺上床的时候,朝梳妆台上望了一眼。

   那里有一盒胭脂。

   胭脂是小跑堂送的。小跑堂送她胭脂的时候,指尖轻轻地碰了一下女人的手,姐脸白,搽着好看。说完,还欢快地朝她睞了睞眼睛。

   女人的脸就红了,比手中的胭脂还红。

   小跑堂是包子铺的跑堂。他是春天时候来的包子铺。

   其实春天来临之前男人女人并没有打算招帮手,虽然两人忙得脚不沾地。天边出现第一抹晨色,他们的第一屉包子已经热气腾腾地香飘半条街。沂州街的街坊都吃过晚饭涮过锅洗过碗出来遛弯了,包子铺才打烊。打烊后还是不能歇息,还要和面剁馅,为第二天的生意做准备。可话说回来,年轻时候不忙活,老了指望什么呢?何况,夜深沉,临睡前,女人抱过钱匣子,把一天的收入倒在桌上,厚厚实实一小堆儿,更让他们相信今天的种种辛勤,会换回明天的满足和幸福。一般都是女人数钱,男人在旁边看。女人低头数一阵儿,就抬头冲男人笑,女人说,咱们这是,财源滚滚,财源滚滚啊。不知怎么回事,女人说财源滚滚的时候,男人就情不自禁地想往女人身上凑,男人那么有力气吆,蛮子一般,箍着女人,箍得她喘不过气来,然后两人就会财源滚滚到床上。后来,财源滚滚成了两人的暗语,男人说,今天晚上财源滚滚?女人脸上飞起红彩霞,嗔他,青天白日的,不害臊!男人就兴高采烈起来,大声地招揽食客:刚出炉的肉包子,新鲜着呢,三笼?好唻……

   可是有一天,女人的小姊妹来到了包子铺。早春季节,乍暖还寒,女人的小姊妹穿着白得耀眼的皮草,浑身毛茸茸地,挎了个黑色小坤包,一扭一扭地走到正在包包子的女人身边。

   女人扭头,惊喜地大叫。

   小姊妹是来邀请女人参加她的婚礼的。女人拉着小姊妹的手,左看右看,瞅你这身行头,就知道嫁大款了。小姊妹说,就是一包工头。女人说,你这衣服贼贵贼贵吧?小姊妹说,先别说衣服,你猜我这包多少钱吧?女人故意朝多处说,三千?小姐妹轻描淡写地说,再加个零。说罢,把那坨金疙瘩往凳子上随意一扔,端起女人冲的茶呷起来。

   小姐妹的话里有根看不见的针,女人的心被扎得微微疼,当年她和小姊妹可是并称“两朵花”,难不成如今成了天鹅与鹅,钻石与石头?叙了半天旧,呷了半天茶,小姊妹几次欲拿起她的那坨金疙瘩要走,都被女人拦住,好久不见,急什么呢?

   女人有心想让小姊妹看看自己家的“财源滚滚”,太阳终于一乍一乍蹦到头顶,包子铺的食客渐渐多起来,女人边招呼食客边给小姊妹道歉,给你封个大红包吧,恐怕我去不成了,铺子里离不开人呢。

   关一天门,又能少多少利?小姊妹笑了,笑得很婀娜,还举着餐巾纸轻轻遮了下嘴唇,你以前啊,柳叶眉,红嘴唇,俊死个人,你看你现在,系着围裙,戴着套袖,再围着包子铺转,你就成枯荷败叶了。

   小姊妹的成亲日,包子铺果然关了一天门。男人一大早出了门,女人顾不上问,只管把橱子里的衣裳统统翻出来,女人悲哀地发现,她的衣裳哪件也比不上小姊妹那件白得耀眼的皮草。最后,女人勉强穿起一件红风衣,凉着脸出门。

   喝喜酒归来,女人连鞋子都不脱,一头扑在床上。男人也已经回来了,过来拍拍她,女人抬起头,抱怨的话像刚出笼的包子的热气,袅袅地往外窜。

   男人说,这几年让你受委屈了,我今天去找了个帮手。

   女人抱怨的话戛然而止。

   第二天,包子铺就多了个帮手小跑堂。

   小跑堂,人长得白净,细眼睛,勤快,嘴甜,总是喊女人姐,姐长姐短的,让女人像吃了糖。有了帮手的日子,女人多了空闲拾掇自己,这才真正像个说一不二的老板娘样子了。

   包子铺的生意更好了。小跑堂说,奔咱们包子铺的食客,一是因为包子好吃,二是因为老板娘好看。

   小跑堂又说,姐,人家都说,您好看,肯定有保养秘方,咱包子好吃肯定也有秘方。咱包子的秘方,是啥啊?

   女人警惕地说,听他们瞎说!

   日子不紧不慢地过着。

   立秋后的第三场雨,男人去老朱家挑黑猪肉,包子铺打烊了还没回来,女人打电话过去男人说,老朱留他喝酒,今晚回不去咧。

   女人和小跑堂互相对看一眼。这一眼,云烟四起,曲折心思藏不住。

   晚饭的桌子上,就多了一瓶白酒。

   那天女人喝醉了,以至于她后来回忆起那天发生的事,总是头疼欲裂。她记得她本来是和小跑堂面对面喝酒的,怎么喝着喝着就跑到小跑堂怀里了呢?再后来,包子铺的门,忽然大开,一群秋风涌进来,和秋风一起涌进来的是一个怒目圆睁杀气腾腾的提菜刀的男人。

    男人瞪着小跑堂,像瞪着案板上的半扇黑猪肉。女人迎上去,挡在瑟瑟发抖的小跑堂前面,你先剁了我吧。

    女人的话是一件寒光闪闪的暗器,一掷出去,就把男人手里的菜刀“哐当”打落在地。

   男人当晚冲进秋雨里没有再回来。小跑堂接替了男人的一切,包括女人。包括包子铺。小跑堂哪有力气剁肉啊,可小跑堂聪明,他买回一台绞肉机,机器轰隆隆一响半扇黑猪肉就成了一滩白花花红艳艳的肉泥。然后,小跑堂喜滋滋地抱着坛子,一勺一勺舀出汤汁浇到肉泥上。

    包子铺的食客却越来越少,食客吃着包子摇头说,不是原先那个味。

    女人百思不得其解,肉还是老朱家的黑猪肉,秘方还是那个秘方,咋就不如以前香呢?

    终于有一天小跑堂一脚把女人踹翻在地,贱女人,你教给我的秘方到底是不是真的?

    女人躺在冰凉凉地上,看着窗外光秃秃的法桐,忽然想,男人走的时候没带御寒的棉衣,不知冷不冷?

    小跑堂也走了,一个女人家哪撑得起包子铺。女人只好关掉铺子以卖菜为生。这天一个男人不声不响地站在她的菜摊前。

    不声不响地看她卖菜。不声不响地抓了她的手。沿着菜市往家走,阵阵冷风从他俩中间穿过。

    回到家,屋里锅冷灶凉。女人不敢抬头,我对不起你,你剁了我吧。

    男人点点头。

    男人用掌比刀,秋风扫落叶一样,剁她的胳膊,剁她的腿,剁她的肉。剁完,还像平日里剁完肉那样,眯了眼,看看自己的手掌。

    女人嘤嘤哭起来。

    男人和女人的包子铺重新开张。每天,男人剁肉女人揉面。食客又盈门。女人算是明白了,搅出来的肉哪有剁的香!

    一切像没发生过什么。

    只是,女人从此得了一个怪病,每天夜深沉临睡前,必须要男人以掌比刀,秋风扫落叶一样,剁她的胳膊,剁她的腿,剁她的肉。

    剁完,她心里才舒服。

     (作者:孙艳梅)

发表于 2017-1-17 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女人从此得了一个怪病,每天夜深沉临睡前,必须要男人以掌比刀,秋风扫落叶一样,剁她的胳膊,剁她的腿,剁她的肉。剁完,她心里才舒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新临沂网 ( 鲁ICP备1501248号  

GMT+8, 2017-12-12 06:43 , Processed in 0.175027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