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临沂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26|回复: 0

首届临沂银雀杯文学奖 > 散文作品 一等奖:撵上一朵花的时间(宋长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7 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新临沂社区免费会员,注册后可以得到更好的服务体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今朝风日好

  抓子儿:风日晴好。取猪羊拐为子儿,四枚,沙包一。丢沙包而抓子儿,接住沙包,分以拐面记,十百千万。多少女围坐磨盘,嬉笑往来,拐落石而有声。溯源明代,子儿多以“象木银砾为之,竞以轻捷”。与我村工具有别,而质同。

  善良者的命运总是有些悲惨,比如我们村里的羊们,轻易不得罪人,免不了到最后还是挨上一刀子,进入滚沸的铁锅,被煮成一种叫羊汤的美食,可供整个春节招待客人或者一家人享用。按说这也没什么不好,一头盛年的羊,见过老河滩上的花花草草,坐忘过风中的流云,与邻家的黑花母羊有过耳鬓厮磨的美好时光,走就走了,看一眼卧在墙角咀嚼青草的羊羔,走得坦坦荡荡,美味飘荡。

  羊腿上的关节叫羊骨拐,像自己的母体,长得比较秀气。猪腿上的骨节叫猪骨拐,长得歪瓜裂枣,一看就能想起猪走路时的模样。抓子儿适合用羊骨拐,一只沙包,四个骨拐,等于拥有了抓子儿的全部密码。这种游戏比较细腻,适合乡间女孩儿玩耍,当然,我小时候大言不惭也长得偏向于秀气,所以总能跟女孩子凑在一起。跳猴筋不成,动作太笨,往往一个回合还没下来就惨遭淘汰;抓子儿么,我从小手指较长,不算纤细也能灵巧掌握抓子儿的技术性动作。

  今朝风日好,适合抓子儿。村口的石磨盘上是最适合抓子儿的地方。七月流火,从小树林里捉完知了,又悉数放飞到树上,为的是过了几年还有知了可捉,不像现在,一到知了猴出洞的季节,小路上,河道里,村前村后,到处是密集的灯影人影,可怜的知了猴刚一出洞,正准备刘翔般跨栏式奔跑,就被捉进塑料瓶里,成为他人的腹中之物。

  有关抓子儿的考证可追溯到史前时期,在乌克兰基辅地区人类曾经居住的洞穴里,有人发现了抓子儿的物件。古希腊陶罐上也有抓子儿的图案,可见,一种游戏的流传史也是一部人类的发展史,那时居住的大地动物凶猛,男人出门渔猎,怕老婆孩儿在家孤单,于是丢下几只狼或其他动物的骨拐——肯定不是恐龙或猛犸象,它们的骨拐适合做舂捣药物食物的臼,放在洞口的空地上,月圆时分飘出清苦的艾草香。

  我们村抓子儿的规矩是:骨拐的阳面朝上代表五分,朝下代表十分,立体的阳面代表百分,立体的阴面代表千分。如果谁有能力让骨拐竖长立起,并且能再次抓起,基本上胜局已定。我玩抓子儿常常陷入分数的迷惑,就如后来上学,数学一直学不好,这辈子也做不了数学家。

  在中国关于抓子儿最早出现的记载是明代,《帝京景物略·春场》中记:“是月也(正月),女妇闲,手五丸,且掷且拾且承,曰抓子儿。丸用象木银砾为之,竞以轻捷。”足见那时抓子儿的工具比我们村的要高级许多。莺飞草长,女人们坐在树阴下,一边嬉笑,一边将手中的沙包高高抛起,抓起百千万,嫁个好人家。

  命运总归是个很奇特的玩意儿,像游戏,让人看不透结局。常与我抓子儿的两个女孩一个叫红一个叫曼,红有些笨拙,曼更乖巧,1990年代两人十几岁时,跟随一辆拉货的解放牌汽车一起去了东北。后红返,嫁到邻村,一口气生了三个女孩儿,丈夫不满意,半道捡回一个女人,形同夫妻住在一个屋檐下,直到生了一个儿子遂放女人走,现在一家人其乐融融。曼的经历比较曲折,一开始找了一个国营单位的小领导,做地下夫妻,后嫁给一个大学生,现在某座国际化都市经营娱乐城,返乡,环佩叮当,当年抓子儿的石磨盘也惊得打了一个激灵。

  曹雪芹《红楼梦》第六十四回写道:“宝玉遂一手拉了晴雯,一手携了芳官,进来看时,只见两边炕上麝月、秋纹、碧痕、紫绢等正在那里抓子儿赢瓜子呢。”却原来世界就是一座大观园,肥马轻裘过,燕瘦环肥毕,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商羊之舞

  斗拐:王充《论衡·变动》曰:“商羊者,知雨之物也;天且雨,屈其一足起舞矣。”可知商羊为鸟。演为商羊舞,童儿屈其一脚,把脚拐单腿而跳,且跳且歌:天将大雨,商羊鼓舞。以警民趋治沟渠,修堤防,将有大水为灾。后为斗拐,两小儿以拐相斗,而失传统之意,悲夫!

  世间事物都有各自的秩序与法度,比如植物,生长在田野之上,被一缕春天的微风叫醒,揉揉惺忪的睡眼,开始丈量节气的长短。比如藏身在土墙里的蛇,听见六奶筛选、浸种的声音,呲溜一声从墙缝里爬出来,蹲守在时光的一隅开始觅食。比如人,也需要遵守法制道德以及伦理的制约,这是区别于动物之处;也有人蠢蠢欲动,以为能侥幸逃脱所以百般胡来,孰不知总有一天落身下马,混同于尘埃的一分子。

  这些都是题外话,用在斗拐上好像有点大而无当。比赛开始,左手扳住右腿的脚踝,右手托住右边的大腿,脚掌着地,为全身的力量找到一个轴心。拐——意即膝盖,这时是初试锋芒的兵器,对准来犯之敌。

  我个子矮,当然不能硬拼,四坏个子高,把拐顶起来大概能到我的下巴。但所幸的是我和四坏一班,割草我们在一起,签树叶在一起,偷瓜在一起,斗拐在一起,只是到了后来,四坏爸妈都在甘肃,眼看到了娶媳妇的年纪,把四坏接了回去。每一个参与斗拐的孩子,都像憋红脸的小公鸡,单腿翘脚,喊着冲上去,笑着倒下,然后重新爬起,再倒下,再爬起。最后竟然只剩下四坏哥扳着腿在那傻笑,两个凸出的门牙在那守门站岗。

  有关斗拐的由来,与干旱有密切联系。“风欲起而石燕飞,天将雨而商羊舞。”商羊,传说中的一种鸟,每逢阴天下雨之前,就有成群结队的商羊鸟从树林里出来,屈起以一条腿,又蹦又跳。时间长了,人们看见商羊鸟出现,就知道雨要降临,于是家家户户挖沟开渠,疏通水路,为灌溉土地做准备。但是后来,或者是历史的变迁,或者是像现在有人破坏环境、偷采盗猎导致了商羊鸟绝迹,再也看不到商羊的足迹。每当大旱,人们就扮成商羊鸟,戴面具,拿响板,单足而跳,以求天降喜雨。

  这是因生存而衍生的游戏。大旱之年,田野上的庄稼大片干枯,河道里的水被蒸发殆尽,就连村口的那眼老井,再也不见往日月光映照的波纹。无法之法,一个村庄里的人集体出动,以仅有的力气向天地祈求。前面是十几条汉子,抬着沉重的石头龙王,后面是悲切高亢的唢呐声声,直入云霄。中间是扮成商羊的舞者,一人手执一副木板制成的阴阳板。手持响板,身结鸟羽,足挂脚铃,仿佛一只只商羊神鸟重现,舞之蹈之在空旷的老河滩上。

  我在离我们村不远的鄄城,也是商羊舞的发源地之一,看到过如此原生而沉郁的舞蹈。男舞者手执响板,左右上下摆动,打出简单的音符;女舞者身穿五彩羽衣,嘴里唱着祈雨的歌谣。脚下行走的路线,时而阴阳八卦图,时而绕八字,内罗城,外罗城,各种步法,暗合古老的哲学观,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阳协调,万物丛生。

  有一年四坏哥从甘肃回来,我们说起小时斗拐的游戏,他竟然哈哈大笑,说是二大爷也就是四坏的父亲当年曾经专门教过他斗拐之法。斗鸡式:先发制敌,在第一个回合就以气势压倒别人,高速冲刺,将膝盖撞向对手胸部,此招个高者如四坏可用,我用则无疑自取灭亡。凌波微步式:此法诡异,如影如形,闪展腾挪,在对手不注意时进行反击。枪挑滑车式:对战时故意将膝盖放低,诱敌深入,然后猛抬膝盖,四两拨千斤,将对方掀倒,此招我用合适。

  《孔子家语·辩政》里的商羊是一种辩证之鸟,意思是说商羊起舞即代表干旱即将终止,也有可能会引起水患。“齐有一足之鸟,飞集於宫朝下,止於殿前,舒翅而跳。齐侯大怪之,使使聘鲁问孔子。孔子曰:‘此鸟名曰商羊,水祥也。昔童儿有屈其一脚,振讯两眉而跳,且谣曰:天将大雨,商羊鼓舞。今齐有之,其应至矣。急告民趋治沟渠,修堤防,将有大水为灾。’顷之大霖,雨水溢泛。”

  这与我们村的斗拐基本无关,单腿跳起,单纯的快乐播撒于童年的土地,我只想问一句:远在他乡的四坏哥,你可安好?

  人生静默如迷
  捉迷藏:希腊捉迷藏,源于神启,亦称摸瞎,一人蒙眼,循声而动。吾村摸瞎,多在夜幕时分,墙角,围囤,红薯窖,但凡隐秘处皆可藏身,以场所为主。听脚步杂沓而过,心惴惴,稍有喘息便被捉;下一回合开始。
  我有足够的耐心,躲藏在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在我看来,这个世界是居心叵测的,一个人的命运有可能像一只身体渺小到几可省略的蚂蚁,在匆匆返回蚁穴的路上,遇上一只硕大的脚板,或者一场突然而至的暴雨。在动物世界里,没有人能为一个死去的族类落泪、祭奠,一场风便足以抹去曾经存在的痕迹。
  我这样尘土四起地想着,天光忽暗。起先,玉米秸秆堆砌的柴草垛里尚觉得逼仄,有些喘不过气来,时间长了,我竟然贪恋上这安静的时刻。玲子在外面喊,说黑蛋、二丫、巧枝都走了,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且呼喊中带着哭腔。我看见一只趋光的飞蛾,从暗处展开翅膀,身上的毛刺反射着夕阳的最后一缕光。它要去哪里,是飞往遥不可及的星光月光,还是飞蛾扑火到我家闪烁的油灯上,一缕细微的烧焦声,宣告轮回的终点与起点。
  喜欢藏猫猫几乎是每一个孩子的天性。他们从黑暗中到来,在面对陌生世界时会时而产生恐惧与质疑,父母的教诲,远离陌生人,像一道紧紧的符咒套在头顶。那么只有躲避,在一个更为隐蔽的角落,往往会伴随着安全的错觉。
  我们小时候捉迷藏,无非是几个年纪相仿的孩子,黑蛋、玲子、巧枝、二丫和我,都在同一年出生。那一年,一位伟大人物给另外四个人下了定义,说:你们不要自己“组阁”,也不要密谋。这是捉迷藏的另外一种形式,上升到政治问题,一旦被揪住辫子永世不得翻身。
  据尼尔·波兹曼的《童年的消逝》载,捉迷藏的起源来自于两千多年前的伯利克里统治时期的雅典,宫廷里的男人女人总觉得除了穿金戴银就是珍馐美馔,实在毫无意义,于是开始藏猫猫的游戏。本·拉登是最为优秀的继承者,也更顽固,在阿伯塔巴德的一座豪宅里顽抗到底,到底是耗子没能躲过猫的雷光电眼,为一场大多数人睥睨的游戏付出惨痛的代价。
  我们玩游戏,桌子底下,床底下,柴草垛里,都是藏身的好去处,更隐蔽的地点是红薯窖里。平原上栽植着一大片一大片的红薯,到了秋天,一部分切成片晒成红薯干,便于存放,一部分洗净打碎沉淀出淀粉做成粉条,可以卖,也可用于一年的菜蔬。再有一部分存放在五尺深的地下,可放置到来年春天。
  我和玲子决定藏在红薯窖里,红薯窖像一张张开的大嘴,黑暗,诡谲。玲子表现出怕意,在我的鼓动之下,踩着两旁的窠臼一蹬一蹬往下下,最后一脚踩滑,暗暗地叫了一声,落在我等待的瘦弱的胸膛里。十岁左右的孩子,尚不懂男女之别,我往往在回忆时会生出一些小小的遗憾。
  《肖申克的救赎》里,迪安并未失去对美好生活的期盼,最起码,没沉陷在虚无的罪名里。每一次狱警查房,迪安都以不同的方式躲避,他要让躲避成为常态,直到有一天掀开墙上的美女,通向下水道外风雨连天的人生路口。这一切都是安排好了的,从此世间再无罪犯迪安,而是凭空出现的另外一个人,在墨西哥海边逍遥度日。
  那是距离黑暗最近的年代,我们在黑夜中奔跑,并找到一个适合安放自己的角落。玲子的身体有些颤抖,黑暗中的不可预测肯定让她的内心充满恐惧。还好有我——尽管连我自己也心跳加速,还是紧紧握住玲子颤抖的双手,很瘦,能数清手上的骨节。我们看着洞口外星光的微茫,红薯窖旁边是小伙伴杂沓走过的脚步声,蟋蟀在土缝里鸣叫,有一刹那我竟然想时间不如就这样停止,两个人,一个小小的角落,走向未知。
  其实,我能忆起的不仅仅是这些,每当重返童年现场,那些熟悉的声音与影像能一一辨认,甚至听见一声喘息,就能知道谁藏在什么地方。有些结局太痛,不如就当那个人永远藏在了某处,或许有一天再相见,竟无言,鬓如霜。
  撵上一朵花的时间
  踢毽子:古人好玩,雅玩,踢毽子也叫撵花。一朵开在时间里的花,上下翻飞,穿越古代与现代,就有了魔幻现实主义的主题表达。毽子制作简单,鸡翎毛,眼儿钱,一轻逸,一沉实,以针线缝缀。我踢毽子时长想鸡肉香,故技术最差。撵时间还成,大不了坐在树墩上等,花照样开。
  我读古书,古人多玩物丧志,一头蟋蟀能斗出半个江山,一只蹴鞠的足球能踢倒金銮宝殿,还有更邪乎的叫“烽火戏诸侯”,单等某一天真的战事来临,美人笑美人哭已经不能挽回残局。这些都是高大上的游戏,基本与民间百姓无缘,我们村也就农闲时节,三五人等纠集一起,虚度一日的光阴。
  记忆中我们家好像很少吃鸡——也不对,记忆中总出现吃鸡时的场景,大概那些吃糠咽菜的日子容易忽略,留存的只是鸡肉的香,溢出时光的缝隙。身体健康的鸡尚不能解脱红尘,母亲常在暗中观察,发现哪只鸡不怎么下蛋了,或者受了风寒打摆子,才下决心一刀了断了鸡的卿卿性命。杀鸡的过程可以忽略不计,吃鸡的过程无非是风卷残云,吃相也不怎么好看,单就有关的鸡零狗碎我要说一下,以此证明我也是一个玩物丧志之人。
  做饭需要风箱,风暗藏在时间的角落,哪天父亲拉风箱时感觉空无一物,就给母亲说风箱该“挤”鸡毛了,一个动词,将鸡毛重新排序。这时杀鸡时攒下的鸡毛就派上了用场。风箱中有箱板,箱板四周排列以紧密的鸡毛,这样在抽拉风箱时就有源源不断的风吹向我家锅底,煮熟一锅地瓜粥。
  吃鸡时母亲叮嘱我们,谁吃了鸡腿就要把鸡腿骨留下,别在墙缝里,风干。这是物化的过程,一只活蹦乱跳的鸡留下坚硬的骨头,参与到另一项伟大的劳作。我家有一架老式织布机,织布机上的圣花用来滚卷织好的布匹,每紧一次,就要把鸡腿骨做的摽子松动拧紧一次,直到卸下成匹的老粗布。
  最后一种才是形式大于内容,每逢杀鸡的日子,我和三姐开始收集鸡毛,鸡脖子上面的鸡毛,尤其公鸡,像前朝的顶戴花翎,一只大公鸡能走出内阁大臣的凤仪。收集起来的鸡毛用于缝毽子。一小块碎布头,一枚铜钱,一根鸡毛的羽管,插入一撮鲜艳的鸡毛,一只一飞冲天的毽子宣布大功告成。
  古籍中说,踢毽子来源于蹴鞠,就是足球的鼻祖,这还真有些突兀。假如没有足球的话,就不会有黑哨,不会有恐日恐韩诸症,赛事来临,只需派出我们村的毽子队,说不定早已冲出亚洲踢向世界了。
  《事物纪原》载:“今时小儿以铅锡为钱,装以鸡羽,呼为箭子。三五成群走踢,有里外廉、拖、耸膝、突肚、佛顶珠、剪刀、拐子名称,亦蹴鞠之遗意也。”单就踢毽子的技术就有八种之多,可见娴熟。柳条儿死,踢毽子,是说这项闪展腾挪的活动大多在秋天,霜降如雪,冷意初临,需要走出家门活动活动。我三姐酷好踢毽子,常常和一群小姑娘在村前的老河滩上,脱下多余的衣裳,轻装上阵。
  一只鸡毛做的毽子仿佛鸡的灵魂尚未走散,迎着乍寒的秋风起舞。技术上层者除了我三姐,还有一个叫杏花的姑娘,头上扎一高高的马尾,凌波微步中马尾摇动。盘踢,身材不胖不瘦的杏花将一腿弯曲,由外而内,或者两只脚交替,以足踝使毽子翻飞如花。拐踢难度稍大一点,以外脚踝为着力点,一边数一边踢,竟能百余回合脸不红气不喘。磕踢类似于中场休息,将翻飞的毽子用膝盖稳稳承住,再用膝盖踢起,忽而发力,开始蹦踢。这是踢毽子的高潮,脚尖忽上忽下,毽子飞起一丈有余,仿佛从云端落下。
  (我此时的表情大概有些呆滞,曾经在心底暗暗发誓,等长大了就娶一个像杏花一样的姑娘,可以天天欣赏踢毽子。)
  唐代释道宣写过一本书叫《高僧传》,书中记述了一个叫慧光的小和尚,有一天在天街井栏上反踢鸡毛毽子。观看者人潮涌动,竟然一连踢了五百下。师父出来,不止没有责怪,反而大为赞赏“此小儿世戏有工”,大概是说十二岁就能把毽子踢成这样,来日踢进奥运会也未尝可知。
  我也曾蠢蠢欲动,以为能用脚跟上毽子翻飞的影踪。凌空丢下,脚尖踢起,毽子尚在,鞋子却已不见踪影。《百戏竹枝词》写道:“忘却玉弓相笑倦,撵花日夕未曾归。”看来到底是没有一只灵巧的玉弓,撵了一辈子也不曾撵上一枚灵逸的花朵。
    作者:宋长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新临沂网 ( 鲁ICP备1501248号  

GMT+8, 2017-12-12 06:40 , Processed in 0.156784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