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临沂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49|回复: 0

首届临沂银雀杯文学奖> 散文作品 二等奖:临沂,这座已是我们的生活的城(理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7 23: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新临沂社区免费会员,注册后可以得到更好的服务体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依据新划定的标准,临沂现在已是一座大城市了。这两年,在我的“朋友圈”里,经常读到有关临沂点滴发展与变化的讯息,还有许多很靓的图片,也不断地被晒出来。可见临沂人对自己城市的可贵的感情,也表明临沂正处于发展与成长之中,还需要自己来表扬一下自己,更渴望利用无孔不入的网络,让外地人也看到临沂的美与大、新与活力。因为,举凡已经发展定型的城市,或者说已经成熟了的城市,那里的市民便很少,或用不着再来展示城市的建设,晾晒城市的面貌,比如北京、上海、广州,甚至还有成都或深圳。他们只需要去讲发生和沉淀于自己城市里的故事,品味城市的点滴,就足以填满自己的生活。这就像对于自己正在成长中的孩子,第一次学说话、第一次会走路、第一次……都会格外地高兴,甚至会兴奋地告诉别人,待他长大成人,要讲的就是他的故事了,但无论如何,这都缘于对自己城市的爱。

  一

  城市的概念,最先是由英国人提出来的,那时,他们对于城市也有着严格的标准。大约是在享利八世对宗教进行了改革,建立起新的教区之后,便规定只有新的主管教区的所在地才能被命名为城市,其他只能叫作市镇。但到了成千上万的英格兰人移民到了北美,在英国的很多规矩都被打乱了,因为在他们到来之前,北美大地上既没有市镇,也没有城市,所以,那些建设美国的移民,随便指定一个地方,便把它想象为一个城市。因此,在美国,一个很小的地方,实业家们都称它为自己的城市。在中国,城市则是官衙所在的地方,这一点似乎与英国有着相似之处,只是英国的城市是平等的,因为每一个主管教区在上帝面前都不分高低,而不像中国的府州县镇,有着明显的层级,以至今天,人们仍然习惯称某些城市为京城、省城或县城之类。

  中国的城市能够发展起来,既有自然的因素,也有偶然的原因。自然的原因无非是靠山依水的地理,而偶然的因素则是人。杭州现在已是名闻天下的城市,可如果不是因苏东坡被贬到那里做知府,不是因为他懂一点治水的知识,更重要的是还懂一点儿艺术,可能就不会有现在西湖上的苏堤,也不会有因为苏堤而渐渐声名鹊起的杭州。想一想,苏东坡之前,又有多少任太守曾在那里为官,可他们大多都是杭州的过客,轻轻地我来了,几年的太守做完,便又大车小车地走了,留下的,只有某人某年某月任杭州某某的几枚汉字,他在那片土地上踩下的脚印,都被时间和雨水冲洗得干干净净。

  查中国城市的发展史,许多都与这样的,偶然得到这样一位人物在那里任职有关,广西的柳州,是因为柳宗元在那里任职时种柳而得名。而有些拥有大名的城市,则是因为一代又一代的为官者,或者其他的人,诸如商人、企业家等,在那里作为的结果。

  临沂建城已有2500多年的历史,这是说起来很让临沂人自豪的事情。两汉时代的临沂,大约是丰衣足食之地,望族大家,连袂如云,这有近年出土的汉画像墓为证。三国西晋时,临沂大约也还属发达地区,这也有王氏家族的兴旺可资为证。然而,临沂的富庶史,似乎到此戛然而止。我曾留意考察这座古城,除了文字的记载,发掘出来的埋藏之外,非常可惜的是,因为历史的久远,地面上已很难找到2000余年古城的遗迹了,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说到临沂城的衰落,就不得不说中国历史上几次著名的“南渡”。第一次是晋朝南渡,临沂最大的家族王氏家族,随之迁往江南;第二次是北宋南迁,北方诸多大姓巨室,又一次随之过江。这一次,临沂有多少人去了江南,虽未见具体的史料,但史可证明的是,自唐宋之后,临沂就未再有过中兴的时代。在古代农业社会,财富的积累十分缓慢,除了皇家的赏赐之外,要想积累成大家巨富,即使在风调雨顺、社会承平的时代,也非有几代人的努力不可。可惜,临沂自北宋之后,就失去了这样的条件,北方的游牧民族,如元时的蒙古、清时的满人,入主中原时都自北向南侵扰,临沂又踞于南下的路上,所以,铁骑踏过,良田被占,农人被掠,再加上明清两朝时,又多发自然灾害,被吸干了财富的临沂,到近代时,既未能如青岛一样因沿海而为外国人开埠,也未能因为地下埋有矿产而成为大城,所以再也没有了曾经有过的灿烂。

  说起来,我们似乎得感谢那一堆黄土,为临沂保存了一点儿“古迹”,否则,以临沂人后来那种参与改天换地的热情,自己也会把它们都清理得干干净净的,不然,我们哪里会有竹简汉墓的发现,又哪里会有晋墓的保存,那个被砸得体无完肤的五贤祠碑,就是最好的证明。

  二
  临沂城里现在已有200多万人。200万人的城,倘在50年前,或者更早,就是一座说起来就可以让人瞪大眼睛、张大嘴巴的城市。我曾在一篇文章中写过,临沂人用30年的时间,就把这座只有20多万人的小城,发展成了一座大城,这是只有美国在开发西部、建设洛杉矶市时才有的速度。在那篇文章里,我还曾提出过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临沂人能在30年的时间里,就做出了过去50年、100年都没有做出的事情呢?临沂并没有移地重建,依傍的河流还是那条河,背靠的山还是那座山,这岂不是值得临沂人深思的地方么?我想说的是,其实临沂人并不笨,也不落后。
  说起临沂这30年的发展,还是绕不过去一个人。如果以公允的眼光看,没有他,就不会有那些商人之所以能够成为商人的地方,或者说,没有那个叫作专业批发市场的地方,临沂的商人就不会那样容易地积累起第一笔财富,用现在的话说,他们也许就不能那么容易地挣到人生的第一桶金。没有这第一桶金,他们就没有本钱去做别的事情,比如开工厂、做外贸。是他,帮着临沂完成了发展所需的原始资本的积累。这是历史,历史是无法虚无的,也虚无不了,除非是后来的人有意地涂抹、掩盖,或者无视。
  不论怎样,谁都得承认,城市是有钱人建设起来的。当然,它也是让没有钱的人可以在这里挣钱的地方。在正常的社会状态下,如果这个没有钱的人,头脑机灵,也肯下力气,运气好,他在城里也会成为有钱人。成了有钱人后,他也是这座城市的建设者,他参与建设的城市,又会为更多没有钱的人提供挣钱的机会,这些在城市里挣钱的人,又可能会变成有钱人。城市就是在这样的循环中发展壮大起来的,城市就是这样散发着她的魅力,就是这样吸引更多的人进入城市。
  有一段时间,我曾与临沂的一个行业协会有过深度接触。那个协会里有20多位企业家,他们在30年前,都是百分之百的没有钱的人,可现在,他们已经撑起了一处专业市场。临沂城里,不论是在个人的私宅里,还是城市的道路上,可能有三分之一的灯都是出自他们的手,他们企业里的员工,合计起来,有数千人,这里面就有刘同光先生。后来我读到王老师的《问故乡》,才知道刘同光年少时是何等地贫穷,现在,他执掌的企业,每年的销售额据称过亿元。
  曾读过高诵芬与李家祯母子合著的《山居杂忆》。著作者人在澳洲,回忆的却是杭州旧事。高家是杭州大家,世代行商,到高诵芬那一代时,高家在抗州占据了一条街。她家的屋宇、庭院,留存下来的,都已成为杭州的景观。据书中回忆,现在杭州的“花港观鱼”处,原来就是高家的花园。我说这些的意思是说,过去的城市其实就出自他们的手。现代城市的公园、道路等公共事业,是由政府代为建设,由城市里的所有人共享,可用来建设的钱,虽说是出自纳税人,但相比之下,自然也是有钱的人纳的税更多。从这一层意思上讲,城市里的有钱人,不仅为他人提供了就业机会,也为城市建设付出更多。现在,政府每年都会利用各种媒体,公布全市纳税的百强企业,有时候还会像古时的放榜,专门张贴在行人最多的地方,这既是一种彰奖,更是公告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们,每个人都可以为这座城市做一点儿什么。
  三
  一座城,最重要的是生活在这里的人。在这些人中,还有一部分是文化人。能把一座城市留在历史里的,主要有两类人,一是城市的建设者,有钱的与没有钱的,他们为这座城市留下物的存在。我居住的地方,有一座正在建设的高楼,数十位建设工人,白天黑夜地轮流工作,大楼在他们的手里一天天地长高。临沂现在高楼林立,具体操作的,就是他们。还有很多身着反光服的人,凌晨就开始清扫街道,那一份辛苦,生活在城市里的人看得到,也感觉得到。另一类是文化人,是在这座城市里做一些文学、艺术之类的事情的人。前者为这座城市造出眼见的形象,而后者则是揭示出这座城市的神韵。
  有很多时候,作为物的城市消失了,而曾经在这座城市里生长出的精神,却还在。古希腊和古罗马的很多城市都已经为历史淹没,可当年活跃在其中的文化人,所思考、创造出的精神,至今还是全世界人在享受着的文化福利。所以,文化人,对一座城市也很重要。
  我们现在已经把王羲之、颜真卿等,与临沂糅合在了一起,时常把他们请出来,作为城市的一种炫耀,当作一张名片。这也足以看出,临沂,多么地重视文化,多么地想有文化。
  在读别的城市史时,也忍不住地想临沂的文化人。在这方面,刘晓峰老师比我想得多,做得更好。最近,他在写一个随笔系列,他所交往的临沂文化人,差不多都写到了。当然,我得承认,这些文化人中,都还没有王羲之那样的成就,以功利的眼光看,自然也还不能为临沂增一份光彩。可我们也得承认,这些人在临沂,都还在坚持着做一点与文化有关的事,使得临沂还保持着文化的种子。假若他们都像江非等人那样,虽然在文化上显示出了夺人的才华,却或者因为在临沂没有找到生计,或者不得不到外地谋更大的事业,都离开了临沂,那么临沂的文化将会如何?当然,临沂还会有文化,只要把王羲之、诸葛亮再请回来即可。有一年我曾到过绍兴的兰亭,在那里你能感觉得到王羲之的影子,而在临沂,感受到的只有王羲之的名字。在成都,也能感受到诸葛亮在那里的生活,而在临沂,存在的也只是他的名字。我没有到过南阳,不知道那里的情况如何。我想,差不多也会是这样的景况的罢。
  大城市,地盘大、人口多、富人多,固然很好,如果文化人也多,那将更好。记得五六年前,我曾写过一篇短文《大美临沂的“大”》,大约的意思是,一座城市最终的大,可能就是大在文化氛围浓,大在文化胸怀广。因为,物质的城市,只要有充足的钱,任何地方都可以建设得出来,只有这座城市的文化气息与神韵,是无法复制的。这些年,国内各座城市之间,在激烈地竞争,争相吸引更多的资金、更多的人才到自己的城市里来。这当然是正常的,没有竞争就没有发展,全世界的城市都是如此发展起来的。可用来竞争的优势是什么呢?土地最终会有用尽的时候,矿产资源更不是取不尽的空气,最后,竞争的本钱可能就是文化氛围,就是海纳百川的文化胸怀,就是生机勃勃的文化环境。美国的硅谷本是一片荒原,可那里集中了全世界最多的计算机人才,以及最顶尖的计算机研发机构,人们看中的,就是那种自由竞争、宽松平等的文化活力。
     而这一切,别人不会送上门来,他人也难为临沂量身定作,靠的只有临沂人自己,还有那些已经将临沂视为自己的城市的外地人。临沂,不仅是我们的城市,我们的爱,也是我们的一份责任。
    作者:理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新临沂网 ( 鲁ICP备1501248号  

GMT+8, 2017-12-12 06:42 , Processed in 0.170681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