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临沂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09|回复: 0

首届临沂银雀杯文学奖> 散文作品 三等奖:风景(芦苇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8 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新临沂社区免费会员,注册后可以得到更好的服务体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在沂蒙山迷人的风景中,孟良崮是很独特的一处。因此,到沂蒙山来看风景,如果你没去孟良崮,就会留下诸多遗憾。就连北宋时期的名将孟良都被这里的风景迷住了,在此操练兵马,一住就是几年,后来,人们干脆就把这山叫了孟良崮。还有陈毅元帅,1947年春天的风景,让他诗兴大发,行军路过孟良崮,留下了“一片好风景,七十二崮堪爱”的佳句。当时的元帅是骑着马,还是乘坐着越野车呢?大概是要坐越野车的,但我更希望他是骑着战马。在马背上看风景,该是怎样地神奇和惬意,走走停停,一会儿疾驰,一会儿抒情,但都是为了风景。那更该是一匹白马,像一道光,像一片云,飞行在沂蒙大地上。路过孟良崮时,白马扬首长嘶,陈帅顺着爱马的目光看去,久久地看着,风光如诗如画、似梦似幻。几只蜂蝶,追逐着马蹄;一山的鸟儿,奏响天国之乐。

  提起1947年,让我们不得不沉重一番。风景这边独好,但这样迷人的风景,就要遭战火焚烧了。那是一个平凡但却美丽的春天。沂蒙百姓忙于耕种,地里的野菜也长得特别旺盛,有些断炊的家庭,大人、小孩都出动,到山上去掐琉琉嘴,到河里去割野芹菜,到田地里去剜苦菜、荠菜、芪芪芽,有些孩子还会到河里捞一竹笼小鱼、小虾,或到山林里用弹弓去打几只鸟。日子在艰难中度过,有苦也有甜。沂蒙百姓在漫长的灾难中,已经习惯了吃苦,学会了应付一切苦难。但他们并没有忘记去欣赏身边的风景,置身于山清水秀的大自然,抬头看看远处的山、近处的水,他们有时感到做一个沂蒙人非常值得。接近初夏。天开始旱起来,百姓们肩挑黑陶罐,从水汪里或河里挑来水,去浇刚刚成苗的庄稼。有的则开始收拾出镰刀、木杈等农具,有的拉着碌碡开始平整麦场。这一切都是为了坡里的已经开始黄梢的麦子。茂密的树林里,鸟的叫声特别欢快,尤其是杜鹃鸟的鸣叫格外拨人心弦,“播谷,播谷——”,在提醒人们别忘了播种;“咕咕,咕咕——”,宛若一个可爱的孩子,在喊正在坡里劳作的姑姑;“哥哥苦,哥哥苦——”,又像一个多情的女子,在倾吐她那无限的柔情和少女的心事。

  就在这时,战争悄悄走近了。

  国民党重点进攻山东解放区的24个整编师共45万军队,早已云集在八百里沂蒙及其周边地区。共产党部队也不甘示弱,陈毅、粟裕指挥的华东野战军共10个纵队29万大军,深藏沂蒙及其东部地区,与敌人巧妙周旋。各自寻找有利于各自的战机。自1946年7月内战爆发以来,到1947年3月,经过8个多月激战,国民党军队被共产党部队歼灭71万余人。同时,蒋军在几个战场上失去了主动,随着战线的拉长,兵力显得越来越不足。在此情况下,国民党军被迫将“全面进攻”改为“重点进攻”,遂将其主力集中在陕北和山东战场。想着首先占领陕北和山东解放区,消灭共产党部队或将共产党部队压迫到黄河以北以东地区。当时国民党进攻山东的部队占其全部重点进攻部队的百分之六十以上,且全部部署在鲁南和鲁中地区。对共产党来说,这段时间更是非常时期。如何顶住国民党的重点进攻,如何使其主力不被歼灭,如何抓住时机、创造条件适时进行局部反攻、全面反攻,都是一些头疼的事,甚至有一些还是未知的。在这段时间里,国民党部队接受以往的教训,几十万大军,紧紧靠拢在一起,强的在中央,弱的在两边,就这么步步推进,寻找共产党主力;而共产党部队则显得灵活一些,一会云集,一会分散,让对手摸不着头脑。有时,蒋军觉得是抓住了共产党的大部队,但一旦交火,就知道又上了当。在山东战区,共产党比起国民党的兵力要小得多,但共产党却能时常掌握局部最大兵力。孟良崮战役前,共产党部队除六纵插入国民党部队纵深(平邑铜石地区)外,其余的部队均列阵国民党部队的东外围。张灵甫的整编第七十四师,系这次行动的中央部队,要想消灭它,难。但它若将自己从几十万军队中突出出来,暴露出来,对方则又能在较短时间内集中起多他们几倍的兵力,又有其他可能的部队顶住敌人强大的外援,利用时间差,迅速、彻底消灭这样一股骄敌,则也不是梦想。1947年5月12日,这样的机会终于来到了共产党部队的面前。此时那位有着北京大学历史专业和黄埔军校指挥专业双学历的师长张灵甫下决心“一鼓作气,攻入沂蒙要地,为山东之部队作出样子”。这样一个师长终于带领着他的部队从国民党密密麻麻的队伍的保护中冲了出来。它的左右出现了空隙,并被共产党的华野适时抓住。当时华野下达的作战部署是:以第一、第八纵队分别自第七十四师与其左右友邻的结合部楔入,力争于14日拂晓抢占芦山、孟良崮等要点,合围该敌;以第六纵队自鲁南急速北上,抢占垛庄,断敌退路;以第四、第九纵队待我楔入部队抢占敌侧后要点后,适时由正面发起突击;以第二、第七、第三、第十纵队分别阻击河阳、新泰、莱芜之敌第七军、第十一师、第五军等部;以鲁南军区武装袭扰临沂,破坏交通,配合作战。

  战斗差不多进行了3天3夜。孟良崮主战场上,显得尤为激烈。想想看,那几个主峰,那几条山谷,都是你争过去,我又夺回来。不管是雕窝楼子、芦山顶、孟良崮、万泉山、大崮顶、来家崮、耳子山、狼窝顶,都经过几次、十几次争夺,双方部队的尸体、伤员填平了沟谷,堆满了山坡。解放军榴炮、野炮团的火炮,国民党部队的飞机,还有各种枪支弄出的声音,以及人的喊叫、马的嘶鸣,不能不说很热闹,但用“热闹”二字来描写这样的战争场面又让人觉得是多么地不确切、不合情。以孟良崮为中心,可以说方圆二三百里到处都是战场,大小战斗几百次同时展开。是啊,众所周知,这场战争终于以第七十四师兵败,张灵甫师长阵亡而告终结。这场战争,双方共有40000多人伤亡,其中国民党兵死13000人,解放军阵亡2043人;国民党兵伤近2万人,解放军伤9300人。我看这也许不是多么确切的数字,阵亡的数字可能较为准确一些,但那负伤的数字,可能要大于公布的数字。


  当时共产党的华东权威军事评论家,称“孟良崮之战的胜利,标志着华东战局的开始转变,敌人将被迫停止其冒险进攻,敌人将转而处于被动,人民解放军将从此夺得战争主动权,并以坚韧的毅力,循着艰巨的道路逐次歼灭敌人,争取全面反攻的到来。此次胜利也是配合陕北、晋冀鲁豫、晋察冀、东北等战场蓬勃发展的胜利攻势,形成全国战局大举反攻的开始。”足见这次战役是国民党重点进攻以来,共产党部队多次胜利之中,打得最好的一次,也是胜利得最有说服力、最有意义的一次。
  张灵甫被击毙,七十四师被全歼的消息,像晴天霹雳,震撼了整个国民党的统治中心。蒋介石手握张灵甫的遗书电稿,老泪纵横,哀叹:“以我绝对优势之武力,竟为劣势污合之匪之众所陷害,真是空前大损失,能不令人哀痛。”他甚至认为,这是一个幻觉、一个梦。他幻想着,张灵甫在某一个深夜,或早上,会突然要响他的电话。好久,好久,他都没丢掉这样的想法。
  国民党的战史,在评述这一战役时说:共军“在我军云集区内……竟能大胆集中兵力,围攻我七十四师,此诚一般始料所不及,亦造成奇袭之基本原因”。
  事过69年,回头再看这个战役,让我们又一次惊叹:它太重要了!事实已经明摆在那里,这次战役后(国民党军四十天没敢动弹),解放军棋棋得胜沿着局部反攻、全面反攻(当年6月底,以刘邓部队渡过黄河为标志)、全国胜利的路走了下来,而国民党军队却从此败局已定,步步下坡,直至丢失全部大陆、退守台湾。
  让我们再来谈谈风景,轻松一下,谈起战争,谁都会变得沉重。即使站在风景里谈论战争、回忆战争,也难掩那份沉重。
  孟良崮战争刚结束,干旱了好一阵的这一片山区,却猛降大雨。口渴得快不行了的国民党伤兵们,趴到地上就喝沟里的黄泥汤、红泥汤。那水里有一种红红的颜色。但为了各自好容易幸存下来的生命,还顾忌什么呢?这场雨留给人们的印象太深刻了。它对这片大地给予了及时的洗涤。它让一片大地在脏污之后,稍稍变得美丽干净了一些。
  在这里,已经找不到风景了。漫山遍野的花儿早已被战火烧焦。那些树林子、那些茂盛的野藤,都被践踏了,被打烂了、焚烧了。有些树被烧成了一堆灰,有些被拦腰炸断,有的东歪西斜地相互簇拥在一起。山上没了一只鸟,没了一只蜜蜂,没了一只蝴蝶,没了一只蚂蚁(几千年来,这还是第一次)。成堆的死尸,被打扫战场的军人和民工分出敌我后(有的面目全非,衣服烧焦,根本分不清谁是谁了),就地掩埋,或拉到附近的沟底埋了。但山上土少,有的只埋上了薄薄的一层土石,有的甚至只用树枝遮了遮。白天,成群的绿头红眼大苍蝇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落了一地皮,稍有动静就一哄而起。夜里,一群一群的狼,也从几十里、几百里的地方赶到这里,争抢没埋住的死尸吃。残酷的战争,让风景走远了……1947年夏天的几场雨后,孟良崮上的草又绿了,野花又开放了,鸟儿又开始了鸣叫。
  好多人,合上眼还能让那场战争真切地浮现于脑际。才69年啊,69年是何其漫长,又是如此短暂。半个多世纪的时间,该有多少东西消失了,又有多少东西还保留着它从前的样子,任凭风吹雨打,硬是不失其真。孟良崮的山体、山石,那瘠薄的永不衰老的土壤,飘过山顶的云彩(飘去又回来),还有那人心,那记忆,枪炮声,厮杀声,宛如就在眼前,和昨天刚刚才发生的一样。好在这次战役结束不久,哦,是几年之后,我们的世界就相对太平了。城市的工厂又闻机器声,乡村百姓和耕牛一起又开始了耕播收获。夜里再也不会被枪声惊醒,一家老少,仓皇出逃;再也不会看着几辈子人留下的老屋被战火烧成灰烬;再也不会,盼着的亲人、担忧着的亲人,突然被人抬了回来,或是让人捎来了阵亡的消息;再也不会,忙了一年的那片土地,快要收获了,却被战火烧掉,或让人马践踏殆尽;再也不会……一口气,能说出多少个这样的不会啊。百姓终于过上了太平日子。穷点、累点、苦点,都不算什么了,只要战争从此不再发生。建国多少年后,我们中国百姓的日子,都没能摆脱贫困,在穷苦的岁月里,仍能一边流泪、一边高喊着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对共产主义怀有一种崇高的信仰,这说明了什么?是共产党、毛泽东让战争走远,让百姓从此平安。
  战争就要流血,就要死人。战争与和平是相对的两个概念。但有时,没有战争就没有和平,要想拥有和平,就必须进行残酷的战争。站在孟良崮上,总要让我们想起战争,想起过去,总要让我们把今天的好日子和过去的苦难比较一番。站在这样的地方,我们的头脑会更加清醒,让我们知道到底该去珍惜一些什么,该去坚守一些什么,该去创造一些什么,该洗涤一些什么,该彻底砸碎一些什么。无论是参与战争的人,还是生活在和平时期的人,都该到孟良崮,或是类似孟良崮这样的一些旧战场来看一看、想一想。
  让我们的目光再一次去凝视1947年5月16日下午16时(一次战役结束的时刻)的孟良崮。硝烟。草木烟。战火还没有完全熄灭,有些树还在燃烧,有些死尸上的衣服还在燃烧,有些残破的枪支还在燃烧……哭声、呻吟声、喊叫声、骂声、零星的枪声,响成一片。上万具尸体(包括一些战马的尸体),成不同的姿势,遍布整个山地。有的伸展着四肢;有的少了腿或胳膊;有的却成了一抔灰烬;有的你压着我,我压着你;有的睁大双眼,瞪着天空;有的却脸部朝下,仿佛不敢见人;有的却是两个紧紧地抱在一起,你咬着我,我抓着你……那些伤员,有的大笑;有的无语;有的在低泣;有的在嚎啕;有的躺在地上扭动着疼痛的身子;有的血肉模糊但仍能奔跑;有的少了一只手,却浑然不觉;有的瘸着腿在到处找自己丢失了的那一只脚……紧接着,那场只下了二十分钟的雨,却让这片天地有了较大的改观。雨中,只听见哗哗声,天地一下子宁静下来。出奇地宁静。雨停了,那种嘈杂,又充满了世界。奇怪的是,有很多时候,我感觉自己好像不是一个战后好久才出生的孩子,倒像是曾参加过那场鏖战的一位军人。无论是在梦中,还是在睁着双目冥想的时刻,似乎我都能感觉到自己曾经置身过那个战场,置身过1947年5月16日16时的那种嘈杂之中。那里那时发生的一切,都让我记忆犹新,都让我感到有时是个胜利者,有时又是个罪人。细心的人会发现,那些尸体中,有好多的孩子,他们脸上已凝固的表情稚嫩,该长胡子的地方只是象征性地附着一抹朦胧的灰色。那场大雨后,有些阵亡者的脸,格外让我们心动,大都苍白、茫然,有些却带着胜利的喜色。看着一张还算英俊的脸,再看他的身材和肤色,不像是北方人。他的脸色非常的平静,像是劳累了几天,才刚刚得到允许睡着。但我却想起了他的远在天边的父母,他的所有的亲人。这时,他们在干着什么,是笑着、哭着、睡着,还是在想着,可是,他们的亲人——这个孩子却永远地让他们见不到了。那时,谁也分不出,他是国民党部队的人,还是解放军的人,因为那身标志着他归属的军装烧得一点也不剩了。他只是一个阵亡的兵。刚才,他什么都还能想,什么都还能说,现在问他他什么也不会告诉你了。不然,我真想问他一句:你知道为什么你们要打这样一次仗吗?也许他是知道的,他会滔滔不绝地给我有声有色地讲一番道理,但也许他一句话都不能回答我,实在问急了,甚至他也只不过这样对我说:上峰(或首长)叫我们打,我们就打,为什么打吗——不知道,就是为了,为了吃饱肚子吧。他的回答让我们无奈,但看上去他确实又不是一个会说假话的孩子。
  这是怎么了?怎么走出风景这么久、这么远了?
  让我们再看会儿风景吧。到孟良崮看风景就是这样,看着,看着,你的思绪就要飞扬起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要不,人家就不会到孟良崮来了,去杭州,去西双版纳,去黄山,去泰山,去桂林,去张家界,去九寨沟得了,那里的风景才真叫风景,欣赏起来妙丽无比。孟良崮之所以吸引人,一是因为旧战场的缘故,二才是因为风景好。
  那一场战争对孟良崮来说是致命的。让它自然地恢复,不知得要经过多少年。而有些是永远也不能恢复的了。1950年,国家将这里定为国营沂南县孟良崮林场,从此逐渐开始了林木恢复建设,但速度较慢。直到1958年,解放军驻临沂部队204师开上了孟良崮,提出了“再战孟良崮”的口号,奋战一个冬春,植树179万棵,才使孟良崮真正地绿起来。不几年的工夫,整个山区就被连成片的林子覆盖了起来,各种野草、藤蔓长势疯狂,有树林子就不愁没有各种飞禽和动物来。
  如今的孟良崮,已有生长了几十年的大树,也常常见到一些在其他地方见不到的鸟类,遗憾的是狼没有了,不过狐狸、刺猬、獾和野兔之类的兽物,还是偶有出没。
    作者:芦苇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新临沂网 ( 鲁ICP备1501248号  

GMT+8, 2017-12-12 06:42 , Processed in 0.15135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