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临沂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70|回复: 0

文革时期武斗内乱 动用坦克等武斗致群众死亡的简要记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28 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新临沂社区免费会员,注册后可以得到更好的服务体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文革时期武斗内乱 动用坦克等武斗致群众死亡的简要记录........


早在1966年底,上海两大派别组织的对立已呈白热化状态。一派是“上海工人革命造反司令部”(简称“工总司”),另一派是“捍卫毛泽东思想工人赤卫队上海总部”(简称“赤卫队”)。“赤卫队”成立之后,发展迅猛,号称80万人。他们这一派是保上海市委的,成立伊始,就公开反对张春桥与“工总司”签字的五项要求。
经过一次次明里暗里的较量,双方的斗争越来越激烈。
1966年12月末,被“工总司”劫持的上海市长曹荻秋,迫于各方的压力,无可奈何地公开表示:“赤卫队”的大方向错了。
这一来矛盾更为复杂。原来支持上海市委的“赤卫队”有被遗弃之感,索性也召开大会,要“批判上海市委资产阶级反动路线”。
另一方面,“赤卫队”紧急商讨对策,决定给党中央、国务院打电报,要求中央派专人来解决上海问题;另外,调集人马包围了康平路上海市委所在地,要找陈丕显、曹荻秋算帐。`洜x朄傭?
无疑,“赤卫队”要“算帐”,却找错了债主。
这一情况经进京向张春桥汇报情况的马天水一番喧染,变成了“赤卫队”抄了张春桥的家,并且还要搞全市性停电、停水、停交通、罢工等。
很快,各种红卫兵小报纷纷出版号外,称“赤卫队砸了张春桥家”。号外上还登有张春桥被砸的照片和张春桥妻子李文静署名发表的《声明》。
李文静在《声明》中写道:“今天,有一批‘赤卫队’无视公安部的规定,公然冲击我的家。……我呼吁上海造反派战友们、红卫兵小将们谨防旧上海市委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转移斗争大方向,捞取救命稻草。一旦康平路发生什么冲突,陈丕显、曹荻秋罪责难逃……”
在公安部的新法令中,有一条规定明文指出:谁冲击中央文革成员的家,谁就是反对无产阶级司令部,就是反革命。
这样,“赤卫队”自然成了反革命。
12月29日,“工总司”在上海衡山饭店设立了“火线指挥部”,由王洪文等人调集了十多万造反派成员,准备向“赤卫队”发起冲击。
冲击“赤卫队”的情况,在当时编写的《上海一月革命大事记》中有如下记载:
工人造反队员从下半夜两点钟左右开始向盘踞在康平路旧市委书记处的赤卫队进行冲击。到6点多钟,康平路旧市委书记处院内的赤卫队员全部投降。7点钟,近2名赤卫队员排成单行,分成六路,到四条马路上集中,袖章缴获下来六大堆。
这是上海也是全国的第一次大规模武斗。武斗中,“赤卫队”91人受伤。两天后,“工总司”发布《紧急通令》,在各级造反队把“赤卫队”大小头头统统抓起来。之后,240多名“赤卫队”头头被关押。
上海的武斗,只是全国大规模真枪实弹武斗的前奏。
进入1967年夏天之后,由于林彪、江青煽动“揪军内一小撮”,全国的武斗迅速升级。
这其中的原因也是相当复杂的。
毛泽东要“天下大乱”,也是原因之一。正因为情况复杂,毛泽东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场合所说的话,经常有自相矛盾的地方。一方面,他反对武斗,认为“这样不好”,提倡“要文斗,不要武斗”;另一方面,他又多次强调文化大革命是共产党和国民党长期斗争的继续,“应该给左派发枪”,“祝全国内战全面展开”。毛泽东不同的讲话,被各派力量所利用,既可以当作砸向对立派的石头,又能够鼓舞激励自己一派的士气。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不少受蒙蔽的红卫兵和群众,怀着满腔忠诚,自以为是在为保卫毛主席而战斗,在全国各地上演了一幕幕悲剧。
下面是全国部分地方武斗的掠影:
“石河子事件”:1967年1月25日至26日,新疆石河子地区造反派4000余人,冲击武装部门,夺取枪支。零点,双方开始枪战。造成5人死亡,6人受伤。枪战在白天再一次发生,从武装部门一直打到公共汽车站。此一战役,双方共死24人,伤74人。事后,双方互抓对立派人员施以酷刑,甚至将女青年衣裤脱光爆尸。
“青海赵永夫事件”:1967年2月28日,西宁市群众组织借口《青海日报》社论有问题,冲进报社,大搞打砸抢,活活打死数人,抓走数人。最后发展到对驻报社支左部队开枪寻衅。部队被迫反击,结果造成重大伤亡。其中群众死169人,伤178人;部队士兵死4人,伤46人。
“宁夏青铜峡事件”:1967年8月16日,康生定宁夏一派群众组织为造反派,下令驻军对该派予以支持。同时,将另一派定为“保守派”。两派发生尖锐对立和冲突,至8月28日,康生断定这是“反革命叛乱”,下令镇压。结果当场打死101人,打伤133人。
“四川宜宾事件”:1967年5月4日起,小规模武斗连绵不断。到5月15日,演变成大规模武斗,成都有上万人前来支援,双方伤亡惨重。
“重庆武斗事件”:1967年5月,重庆两派动用各种常规武器相互开火,用高射炮平射朝天门码头,一连数日,嘉陵江上都可见到漂浮的死尸。
“河北农大武斗事件”:1967年6月23日,河北农大两派发生武斗,死7人,伤250余人。
“上海青浦县武斗事件”:1967年5月4日,青浦县一日之内竟连续三次发生大规模武斗,涉及人数达7000多人。
“上海柴联司武斗事件”:1967年8月4日,王洪文指使“工总司”10多万人,围攻对立组织“联司”盘踞的上海柴油机厂。武斗从上午8点开始,运用弹弓、大铲车、高压水龙头、消防车、船只、云梯、敢死队,展开进攻。到下午4点攻下大楼。此次武斗死18人,伤983人,致残121人,被拘押者663人。
“武汉武斗事件”:从1967年6月4日到6月30日,武斗双方共死108人,伤2774人。“7•20事件”之后,据湖北省委统计,全省被打死的干部、军人和群众多达18.4万多人。仅武汉市,打伤打残者6.6万人,打死600多人。
“河南开封武斗事件”:1967年8月,开封化肥厂发生武斗。双方伤亡惨重,有些被俘者被当场活埋。
“福州武斗事件”:“7•20事件”发生之后,福建省福州市发生了火烧交际处事件。两派群众对峙,短兵相接。部队派兵制止,士兵们手挽着手筑成人墙试图把两派群众隔开,以致许多士兵手臂被打骨折。当场被抓获的人,有的被蒙上棉被,洒上汽油,活活烧死。
“山东郯城武斗事件”:在一次武斗中,一派打死对方18人,竟将死者挂在树上练习打靶。
以上仅是全国范围内武斗的一个缩影。在广西、广东、湖北、四川、河南、上海、湖南、青海、黑龙江、陕西等地,武斗双方不仅动用枪支,而且还动用大炮。限于篇幅,不能一一列举。下面仅举重庆市的武斗为例。
1966年8月15日,重庆师专“排炮”和“轻骑”两个红卫兵组织,在与工作组的斗争中形势不利,请示重庆大学的红卫兵前来支援。当天,重庆大学、重庆师院附中、重庆市六中等院校4000余人前往重庆师专声援。为纪念这次夺权斗争,重庆市造反派红卫兵组织命名为“8•15”。后来,“8•15”成为两大派武斗组织中的一派。
12月4日,大田湾体育场召开“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大会”。“8•15”与“工人纠察队”在会场上互相辩论,发展为激烈冲突,双方各有伤员。
1967年4月23日,“8•15”派与“反到底”派在北碚、重钢等地辩论。先是用高音喇叭对骂,然后相互推搡,动拳头,继而砸宣传车、广播器材等。
5月23日,“8•15”派与“反到底”派在石油学校发生武斗。武斗升级到双方用钢钎、铁棒、匕首搏斗,接着,武斗之风蔓延全市。重庆医学院、嘉陵机器厂、西南师范学院等地均发生武斗,前去制止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指战员遭到毒打。
6月5日,西南师范学院两派组织发生武斗,双方打得难分难解,武斗一直持续了三天。接着,全市两大派先后派出数千名武斗人员前往支援,终于揭开了重庆市常规武器大战的序幕。
7月8日,“8•15”派与“反到底”派在红岩柴油机厂发生武斗。双方首次使用枪弹。结果,死9人,伤数人,双方各有100余人被对方抓走。
7月25日,“8•15”与“反到底”派在重庆工业学校发生大规模武斗。武斗中,枪支代替了石头、铁棒,造成数十人伤亡。
7月28日晚11时,“反到底”派200余人趁天黑,摸到了“8•15”派占领的军用工厂──嘉陵机械厂,潜入厂房,偷走3挺机枪,30多支步枪、冲锋枪和一批弹药。在回撤时,被哨楼里护厂的红卫兵发觉,当即以猛烈的高射机枪火力扫射。“反到底”红卫兵也组织还击。一名红卫兵被高射机枪的数发子弹拦腰打成两截,另一名红卫兵的脑袋也被高射机枪威力巨大的子弹打掉。数名红卫兵倒在了血泊中。
7月31日,重庆市郊荣昌县,两派发生大规模武斗。参加武斗的人员700余人,使用了机枪、步枪、手榴弹等武器。双方被打死78人,此战持续到8月6日。
8月3日,国营望江机器厂武斗人员,用高射炮击沉了重庆军分区的交通艇,艇上的3名解放军士兵被打死。自此日起,长江、嘉陵江两大河道被强行封航,一有船只出现就立即开炮。这次封航达40余天。
8月5日,两派在国营建设机床厂清水池发生了大规模武斗。除了步枪、冲锋枪、手榴弹、轻机枪外,还动用了坦克、高射机枪等武器。双方死亡22人,伤者近千人。
8月8日,国营望江机械厂的武斗组织用改装的三艘炮船组成“长江舰队”,在江上横冲直撞,并沿长江炮击了东风造船厂、红港大楼、国营长江电工厂及沿江船只。并用高射炮平射朝天门,打死24人,伤129人,击沉船只3艘,打坏12艘。
8月12日,两派在嘉陵机械厂再次发生大规模武斗。双方直接参战人员逾千名,支援上万人。武斗中动用各种枪炮、坦克、战车,双方死亡数十人,伤600余人。
8月13日,望江机械厂武斗组织向设在郭家沱中学的驻厂部队指挥部发动攻击,打死4人。
8月14日,两派在嘉陵大桥发生武斗。打死11人,伤多人。烧毁重庆市第二轻工业局办公大楼及重庆市六中学生宿舍、嘉陵印刷厂厂房和部分设备。
8月18日,两派继续在沙坪坎番家坪地区发生大规模武斗,动用了坦克、装甲车、高射重机枪。双方死亡人数达128人,伤者无数。此次流血惨案一直进行到8月20日。
8月22日,两派在南岸区上新街发生武斗。打死22人,伤数十人,损失财产无数。同日,重庆警备司令部3辆小车途经山城宽银幕电影院时,被武斗组织伏击,打死1名处长,打伤5人。
8月28日,北碚区3000余人在歇马场424部队驻地发生大规模武斗,双方死亡40人,经济损失重大。
8月中下旬,两派在杨家坪地区发生大规模武斗,参战人数4000多人。经过一周激战,杨家坪街道房屋成为一片废墟,惨不忍睹,双方死亡人数达200余人。
9月1日,周恩来总理听说杨家坪武斗期间,一夜打了1余发高射炮弹时,痛心地说:“在越南,万余发炮弹能打下多少飞机!这是国家财产啊,我想了是很痛心的。”
10月27日,解放军重庆通讯兵工程学院警卫连驻地发生武斗流血事件。32名学院成员及附近群众被打死,53人受伤。
1968年3月中旬,川东北石油处在长寿云台处本部发生武斗,持续六天七夜,有40余名武斗人员魂归西天。
3月下旬,重庆市四周专县武斗剧烈。
4月7日,国营长安机器厂又发生大规模武斗,双方动用轻重机枪、坦克、大炮等,工厂被炸成一片废墟,死伤人员无数。
4月28日,两派武斗致使长安机器厂发生大火。晚9点10分,市消防大队前往救火现场,途径重庆钢铁厂时,竟遭枪击,9人死于非命,30多人倒在血泊中,3辆消防车被打坏。
4月29日,周恩来总理对重庆武斗不断升级表示愤慨,多次给四川省委领导人张国华打电话,并作出4点强硬指示。周恩来总理说,重庆不能乱了,不能把重庆搞瘫痪了。
到7月9日,两派武斗组织仍然在江陵机械厂发生大规模武斗,双方动用坦克、大炮、轻重机枪等,附近居民住宅被炮弹击得千疮百孔,造成大批武斗人员和无辜居民伪亡。
7月中旬,仍然有武斗事件在陆续发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新临沂网 ( 鲁ICP备1501248号  

GMT+8, 2017-12-12 06:30 , Processed in 0.26674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