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临沂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花前说剑

(原创)世情琐记—一个普通公民的见闻和思考(更新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7-1-22 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37、
 最近打算买房子,关注了一些“野楼盘”,这是政府和媒体对它的称呼,我们一般叫它旧村改造房,即城市郊区的村子在城市化过程中由改造平房改建的小区楼房。这样的房子,政府是不给房主房产证的,而且多半是归为违法建筑行列,吓唬或早或晚要给予拆除的。违法自然应当负担法律责任,但这看似正常的行为并不能掩盖政府的流氓嘴脸,作为架设于公民之上,依靠公民的纳税运转,以提供公共需求的产品和服务为宗旨公共机构,政府应当提供给公民其收入水平可以接受的基本生活资料,房子就是最基本的生活资料之一。之所以说是公民其收入水平可以接受的基本生活资料,是指承认适当的贫富差距的,你家境富裕,就可以住好一些的房子,家境贫寒,就住差一些的房子,这都没有什么问题,绝对的公平是不存在的。但绝对不能是家境贫寒的就没有房子可住,连腐朽的太平天国农民革命都知道要给大家“居者有其屋”的社会,而我们的政府呢?他们不能提供廉价的、可供低收入者购买的居住的最基本生活资料——房子(更严重的问题是,现在畸高的房价并不只是少数低收入者难以承受,即使中等收入者也不堪重负,一个社会,居然大部分人要用大半生的收入才能买到自己的房子,这个社会难道还没有问题么?),政府不提供,也禁止别人(郊区的村子)提供这样的房子给低收入者,而是和房地产商沆瀣一气,以提高房价、赚取经济利益为己任,以与民争利为目标,这样的行为人对应的难道不是一张流氓嘴脸吗?

38、
 回老家时,听说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曾“风靡一时”的计划生育野蛮执法死灰复燃——或者根本就是为未曾有过死灰,只是暗火又变成了明火。邻村有人家被乡计生委派人强行扒走辛劳几年储存下的粮食,家里的家具也被全部砸烂。这家人并没有超生,而是其亲戚家有晚辈超生并藏匿起来,结果连坐至他们。我没有查过资料,不知道连坐是否乃中国的伟大发明,但时至今日仍有这种野蛮的法规陋习无疑是世界罕见的,即便不说这个,仅仅野蛮执法就令人不能容忍。计划生育我是赞成的,也知道其执行的难度很大,但这并非野蛮执法的借口。公民违反计划生育政策只是污染了法治的水流,而执法部门的野蛮执法无疑是污染了水源,水流的污染很快就能清除,而水源遭到污染则会玷污整条河流,短时难以肃清。
发表于 2007-1-22 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恩恩 是的! 花前说剑哥哥你写的所有文儿呢,我们将给分类整理,做成文集,先做成电子版,时机成熟后,将发布或让各大书店待为销售.这是社区原创文学发展的第一步.

当然还是其他作者的一些好文儿,全都做成文集,以备后来出书方便!

发表于 2007-1-22 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em14]
 楼主| 发表于 2007-1-30 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39、
   前几日路过某军区门口,看到一批上访者,约20多人,前面是十多位中年妇女在静坐,其后是人数差不多的中年男子打着两条横幅,“上书:“请军区首长为我们做主”、“请给转业军人合理待遇”。横幅是白布黑字,秦香莲找包黑头状告陈世美时,头上就是顶着写有斗大黑色“冤”字的白布,这样的颜色组合反差,触目惊心呐!可惜,现在没有包公,也不是出包公的时代,一位乃至数位政治强人完全左右政权的局面虽然渐渐远去,但制度立国、法治立国的雏鸟尚在艰难的破壳中。转业退伍军人的待遇安置问题由来已久,这几年之所以愈演愈烈(我目睹的就有三次之多,耳闻的更是不下于此数了),其实是和个人贫富差距、城乡地区经济发展不均衡有直接的关系。

40、
   有友在某日资企业工作,告知这样一件事:此日企建立之初,恰逢中秋节,中方经理建议给工商、税务等要害部门送些过节费或礼品,以便于以后的工作的安稳。日方老板不懂中国规矩,坚决不允,中方经理力争也无济于事,只得无奈的站在一旁看笑话。节后,诸多部门果如过江之鲫,纷至沓来,横挑鼻子竖挑眼,日方老板不堪其扰,方觉自己犯了入乡不随俗的大忌,后悔叫苦不迭,慌忙找来中方经理商量对策。中方经理表示送礼其实不必拘泥于节日,节日只是借口而已,选日不如撞日,现在就送礼上门最好。日方吃一堑长一智,从善如流,遂给各要害部门的头头脑脑送上面值数千至上万的购物卡,果然无一推辞,悉数笑纳。此后,果然再无人来骚扰,日方老板觉得吃了亏,自此开始压低员工的福利待遇,至今如是。那些要害部门的头头脑脑,自以为占了小日本的便宜,岂不知最终还是侵占了中国同胞辛苦钱,或许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这么多,管他什么同胞的钱还是日本人的钱,雁过拔毛,滴水不漏,不捞白不捞,钞票面前是没有什么民族情结的。路易十五说过: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对于我们,这话实在没什么稀奇,我们很多的同胞都能说上来,即使说不上来,也一直在身体力行的实践着。
  

发表于 2007-1-31 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书人一声叹息
发表于 2007-1-31 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叹息完就要把它发扬出去,,,让更多看到!

影响虽然甚小,但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啊。。。

 楼主| 发表于 2007-2-2 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41、
   全世界的体育都走入了误区,中国尤甚。前不久采访一位体育明星,得知多数发达国家的常例是运动员自己请教练指导训练,我国当然是政府倾一国之力,利用国家的资源来培养运动员,为国家争得面子,这显然仍是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模式。用纳税人的血汗钱、倾一国之力给国家争面子,以显示此届政府和执政党的伟大高明,这种做法我们曾经熟悉得很,比如以前的国庆大阅兵,比如困难时期极尽奢华的国宴,现在这些大多被踢下历史舞台,这种运动员的培养方式也不妨换掉吧。发达国家这点虽做得比我们好,也更对得起纳税人,但体育的极端化和非人化发展也并不比我国值得称道,竞赛本为手段,体育乃是目的,我们将之本末倒置久矣!一身的伤病的运动员难道是体育的荣耀所在本真所在追求所在?我国现在自夸是称誉世界的体育大国,我不敢苟同,因为我看不到大众体育的蓬勃发展,也未曾看到多少大众化的平民化的体育场馆,只看到看台上欢呼雀跃的观众,但那大概只能算“心”育,算不上“体”育。我更不曾看到中高考对体育提出过什么要求(会考好像有,但多半是互相糊弄),只看到多数的体育课被英语课数学课挤占。
  
 楼主| 发表于 2007-2-2 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42、 有朋友的弟弟今年高考,朋友谈及时一脸无奈,说现在的大学学费实在高到变态,令乡下年过半百的父母愁肠百结,我点头无言,这正是所谓的教育产业化的恶果。记得前几年不止一次看到过一篇报道——给政府提出教育产业化建议的那位“海龟”的报道见诸报端,这位如今千夫所指的sb屡次得意洋洋的提及自己提的建议如何拉动内需,如何提升经济增长率,如何为政府增加了天文数字般的收入,得志小人的嘴脸一览无余。后来,网络上曾广为流传过一张照片:一位老教授在街头举牌明志,神情肃穆庄重,牌子上赫然写着反对教育产业化,此照片曾在各论坛广为张贴,观者无不称赞老教授之铮铮铁骨。我就不再引用国外了的教育收费情况和国民收入水平来做比较了,很多人做过这个工作。作为一个言高行低的小人物,我只想发发如下牢骚:教育产业化完全是一种燕口夺泥、针上削金的无耻行径,是一种明抢豪夺的强盗行径,教育产业化的车轮所到之处,尽是一片贫民的哀号。我们没有办法,我们只能承认现实,因为政府是强势,他们垄断教育资源,我们只要不想让自己的子女做文盲,只要想让子女融入这个畸形的却不得不生活其中的社会就不能不孩子交给他们。那好,世事如此,我们忍了,我们认了,我们生在这个国家就只能面对这令人悲哀的一切现实,我们交钱,我们东拼西凑,砸锅卖铁,给本应书香袅袅如今却是铜臭阵阵的教育机构奉上积攒多年的血汗钱。可既然产业化,既然要把教育当成经商,我们付钱,他们就应该为我们提供优质的服务和产品吧,这是当下已经形成世界共识的起码的商业规则。我们付了钱,他们应该给我们还回有知识有思想有品行的孩子吧?可是不,我们把孩子交到他们手中,他们这样教育他——你可以不掌握任何有用知识,你可以没有任何技能,你可以没有思想,甚至可以没有人性,但你不能没有分数,不能不拥护专制和 d,他们给我们提供这种服务,他们还给我们这么一个教育怪胎,这才是最可怕最可耻最令人痛心之处。
发表于 2007-2-3 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唉,,一声长长的叹息  无言![em02]
 楼主| 发表于 2007-2-8 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三本禁书。

44、 解释一下:所谓我的禁书,非指我写的禁书,而是指我所拥有或曾拥有过的禁书,所谓禁书,单指建国后的因政治原因被查禁的书籍,非指建国前的,诸如《肉蒲团》等色情读物,也非指地摊上的xx秘闻,xx法制故事等,那都不是正规出版物,不存在禁与不禁的问题。古人有诗云“雪夜闭门读禁书”,认为此乃一种惬意的境界,若单单从当时的阅读体验来说,的确如是,但如果跳出阅读体验,从更高处来看待这个事情的话,我们会发现,有(因政治原因被查禁的)禁书可读,或者说这个社会有禁书,是令人悲哀和喟叹的。

最早买过的一本应该是《现代化的陷阱》,作者何qing lian(现在被迫远遁美国)。我打字时电脑默认《现代化的“仙境”》,看来电脑也热衷于美化事物。《现代化的陷阱》是我在98年购买的,那时还在上学,已经看了两年《南方周末》(彼时的南周正在上升期,脊梁坚硬挺直,并非今日颓废之态),胸中一团浩荡之气盘旋不去,整天吟咏“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复关山五十州”。此书大概是我读得第一本社会经济学类的作品,读完之后的感觉恕不赘述,大致是痛并悲伤着。那时,此书非常畅销,大街上到处是盗版,我买的是正版。一年后,此书被查禁,“今日中国出版社”因为出版此书,也于1999年5月被关闭,此书的策划者与责任编辑被禁止再从事文化工作。很可惜,这本书不久后被我弄丢。

第二本是《中共tai zi党》,香港和加拿大联合出版,竖排繁体字,在某书摊购得,此书大陆一直不曾出版。我的这本后来被朋友借去未还,最终遗失。

第三本是报告文学《中国农民调查》,内容是血淋淋的真实,先是在《当代》刊发全文,后出版单行本。作者陈桂棣和春桃,二人因此官司缠身并受到恐吓威胁,此书大概在去年被查禁。

捎带说一下:刚刚知道,我一直喜欢并持续购买的《书屋》也曾被整肃。它的2000年3月号因发表何qing lian的“当代中国社会结构演变的总体性分析”而受到整肃,总编周实被撤职调离。我找了一下,手头恰好没有这一期。笑蜀兄编纂的《历史的先声》是一本有名的禁书,此书内容是1949年以前中共《新华日报》和《解放日报》鼓吹民主自由的文章总汇。该书打着红旗反红旗,让d搬自己的石头砸自己的脚,真是妙绝至极!且看其标题:“报纸应革除专制主义者不许人民说话和造谣欺骗人民的歪风”, “记者风格:威武不屈,秉笔直书”,“言论自由和民主”,“新闻自由──民主的基础”,“为笔的解放而斗争”,现在我们要争取的一切我党都曾经争取过,而且其力度和深度不亚于我们,国民党允许他发表了,现在呢,他们在干什么?此书被查禁后,出版该书的汕头出版社被停业整顿,笑蜀也被迫辞去教师的公职。前不久,曾见到笑蜀兄,遗憾的是没有讨一本《历史的先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新临沂网 ( 鲁ICP备1501248号  

GMT+8, 2017-12-11 13:31 , Processed in 0.16099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