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临沂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花前说剑

(原创)世情琐记—一个普通公民的见闻和思考(更新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7-1-19 12:21 | 显示全部楼层
35、
  
  公车的问题,所谓公车,请大家不要误会,不是公交车,而是政府机关及公用事业所使用的汽车。
  
   晚上路过某高级饭店。此处一贯生意兴隆,动辄停着上百辆车。今天路过时,正好一帮肥头大耳的送一帮脑满肠肥的,都腆着不用来灌香肠太可惜的大肚子喷着酒气和口臭寒暄,身边停着数辆好车,上车的不肯上,送人的不肯回,我感叹着肉食者鄙,肚子越大越虚伪,被阻住去路,只好在一群大肚子旁边稍等。顺便瞥了一眼车牌:XO1880X,省委的,18000多号!
  
    于是我大体算了算:若这些车牌号码是按照从数字序列由小到大排列的话,那这辆车就是省委机关的第一万八千辆,按一个省直机关20000辆公车,每辆25万的价格计算(大都是好车,奥迪、帕萨特、本田等最多),一个省委公车耗资约50亿,全国30省级地区,公车约有60万辆,耗资1500亿。这只是小头,全国有2000多个县市,平均一县市有多少公车?耗资多少呢?大家注意现在几乎每个乡镇上的一个小小的派出所、财政所、XX所都配有很好的公车,所长都有专门的坐骑。总共加起来,全国有多少公车,花了我们纳税人多少钱?
  
   今年的政协提案有涉及到公车的,其提供的资料显示:全国一年的公车消费和国防经费相当,而公车的使用中有80%的时间是私人使用,而非为公事。有心人统计:1998年的公车消费相当于当年国防开支的一倍。若属实,现在的比例小了,只是国防开支大了而已,而非公车消费少了。私人轿车每万公里运输成本为8215.4元,党政机关等单位则高达数万元。每辆出租车的工作效率为公车的5倍,可运输成本仅为公车的13.5%。可见唐僧肉真的是很好吃的。
  
  好吃不错,但只能是少数权势阶层来吃,如果有一种唐僧肉民众都能容易的吃到,而且味道很香,比如福利制度、真正的义务教育等,可惜,政府一直拒绝停止部分特权阶级享用的唐僧肉来满足更广大民众的需求,与民争利固然可耻,不为民谋福利也是一个政府的渎职和耻辱。
  
  这样的提案其实以前的政协会议就有过,但都是不了了之,提者只管提,听者姑妄听。曾经雷声很大的公车改革试点也都是最终被无奈的现状化解为无形。
 楼主| 发表于 2007-1-19 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36、
 最近,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张维迎说了这样一段话:“改革使得相对利益受损最大的应该是领导干部,其次是工人,接下来是农民。”;“改革的基本前提是尊重既得利益。只有做大蛋糕,才谈得上补偿”。读了心都冻住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好一个“经济学家”,给权势阶层吮痈舐痔是最有经济效益的行为吧?请允许我说句粗话:这sb!这是我近年来看到的最无耻的嘴脸了。

37、
 网友邯郸学步集谈到见闻:近期,一位住在部队干休所的老同志来电话,说干休所刚才通知,要收缴《中国农民调查》、《往事并不如烟》、《怀念李慎之》、《晚年周恩来》等"非法出版物",凡是家中有这一类书的一律都要上缴。

又有人来阻挡历史的进程,又有人自告奋勇的把自己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我们的当局竟虚弱到此等程度!

 另:阎连科的中篇小说《为人民服务》原作9万字,被删成5万字后在广州的《花城》杂志上发表,尽管按阎连科的话说“已经根本就不象一个作品了”,却还是立即被北京的中宣部查禁,“不准发行,不准转载,不准评论,不准摘编,不准报道”,已经发出去的那期《花城》全部收回。《为人民服务》因此成为2005年中国大陆第一禁书,香港文化艺术出版社已给予出版。


发表于 2007-1-19 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哦哦   哥哥,马上给你做文集!  我给加精去~
 楼主| 发表于 2007-2-2 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41、
   全世界的体育都走入了误区,中国尤甚。前不久采访一位体育明星,得知多数发达国家的常例是运动员自己请教练指导训练,我国当然是政府倾一国之力,利用国家的资源来培养运动员,为国家争得面子,这显然仍是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模式。用纳税人的血汗钱、倾一国之力给国家争面子,以显示此届政府和执政党的伟大高明,这种做法我们曾经熟悉得很,比如以前的国庆大阅兵,比如困难时期极尽奢华的国宴,现在这些大多被踢下历史舞台,这种运动员的培养方式也不妨换掉吧。发达国家这点虽做得比我们好,也更对得起纳税人,但体育的极端化和非人化发展也并不比我国值得称道,竞赛本为手段,体育乃是目的,我们将之本末倒置久矣!一身的伤病的运动员难道是体育的荣耀所在本真所在追求所在?我国现在自夸是称誉世界的体育大国,我不敢苟同,因为我看不到大众体育的蓬勃发展,也未曾看到多少大众化的平民化的体育场馆,只看到看台上欢呼雀跃的观众,但那大概只能算“心”育,算不上“体”育。我更不曾看到中高考对体育提出过什么要求(会考好像有,但多半是互相糊弄),只看到多数的体育课被英语课数学课挤占。
  
 楼主| 发表于 2007-2-2 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42、 有朋友的弟弟今年高考,朋友谈及时一脸无奈,说现在的大学学费实在高到变态,令乡下年过半百的父母愁肠百结,我点头无言,这正是所谓的教育产业化的恶果。记得前几年不止一次看到过一篇报道——给政府提出教育产业化建议的那位“海龟”的报道见诸报端,这位如今千夫所指的sb屡次得意洋洋的提及自己提的建议如何拉动内需,如何提升经济增长率,如何为政府增加了天文数字般的收入,得志小人的嘴脸一览无余。后来,网络上曾广为流传过一张照片:一位老教授在街头举牌明志,神情肃穆庄重,牌子上赫然写着反对教育产业化,此照片曾在各论坛广为张贴,观者无不称赞老教授之铮铮铁骨。我就不再引用国外了的教育收费情况和国民收入水平来做比较了,很多人做过这个工作。作为一个言高行低的小人物,我只想发发如下牢骚:教育产业化完全是一种燕口夺泥、针上削金的无耻行径,是一种明抢豪夺的强盗行径,教育产业化的车轮所到之处,尽是一片贫民的哀号。我们没有办法,我们只能承认现实,因为政府是强势,他们垄断教育资源,我们只要不想让自己的子女做文盲,只要想让子女融入这个畸形的却不得不生活其中的社会就不能不孩子交给他们。那好,世事如此,我们忍了,我们认了,我们生在这个国家就只能面对这令人悲哀的一切现实,我们交钱,我们东拼西凑,砸锅卖铁,给本应书香袅袅如今却是铜臭阵阵的教育机构奉上积攒多年的血汗钱。可既然产业化,既然要把教育当成经商,我们付钱,他们就应该为我们提供优质的服务和产品吧,这是当下已经形成世界共识的起码的商业规则。我们付了钱,他们应该给我们还回有知识有思想有品行的孩子吧?可是不,我们把孩子交到他们手中,他们这样教育他——你可以不掌握任何有用知识,你可以没有任何技能,你可以没有思想,甚至可以没有人性,但你不能没有分数,不能不拥护专制和 d,他们给我们提供这种服务,他们还给我们这么一个教育怪胎,这才是最可怕最可耻最令人痛心之处。
发表于 2007-2-3 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唉,,一声长长的叹息  无言![em02]
 楼主| 发表于 2007-2-8 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三本禁书。

44、 解释一下:所谓我的禁书,非指我写的禁书,而是指我所拥有或曾拥有过的禁书,所谓禁书,单指建国后的因政治原因被查禁的书籍,非指建国前的,诸如《肉蒲团》等色情读物,也非指地摊上的xx秘闻,xx法制故事等,那都不是正规出版物,不存在禁与不禁的问题。古人有诗云“雪夜闭门读禁书”,认为此乃一种惬意的境界,若单单从当时的阅读体验来说,的确如是,但如果跳出阅读体验,从更高处来看待这个事情的话,我们会发现,有(因政治原因被查禁的)禁书可读,或者说这个社会有禁书,是令人悲哀和喟叹的。

最早买过的一本应该是《现代化的陷阱》,作者何qing lian(现在被迫远遁美国)。我打字时电脑默认《现代化的“仙境”》,看来电脑也热衷于美化事物。《现代化的陷阱》是我在98年购买的,那时还在上学,已经看了两年《南方周末》(彼时的南周正在上升期,脊梁坚硬挺直,并非今日颓废之态),胸中一团浩荡之气盘旋不去,整天吟咏“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复关山五十州”。此书大概是我读得第一本社会经济学类的作品,读完之后的感觉恕不赘述,大致是痛并悲伤着。那时,此书非常畅销,大街上到处是盗版,我买的是正版。一年后,此书被查禁,“今日中国出版社”因为出版此书,也于1999年5月被关闭,此书的策划者与责任编辑被禁止再从事文化工作。很可惜,这本书不久后被我弄丢。

第二本是《中共tai zi党》,香港和加拿大联合出版,竖排繁体字,在某书摊购得,此书大陆一直不曾出版。我的这本后来被朋友借去未还,最终遗失。

第三本是报告文学《中国农民调查》,内容是血淋淋的真实,先是在《当代》刊发全文,后出版单行本。作者陈桂棣和春桃,二人因此官司缠身并受到恐吓威胁,此书大概在去年被查禁。

捎带说一下:刚刚知道,我一直喜欢并持续购买的《书屋》也曾被整肃。它的2000年3月号因发表何qing lian的“当代中国社会结构演变的总体性分析”而受到整肃,总编周实被撤职调离。我找了一下,手头恰好没有这一期。笑蜀兄编纂的《历史的先声》是一本有名的禁书,此书内容是1949年以前中共《新华日报》和《解放日报》鼓吹民主自由的文章总汇。该书打着红旗反红旗,让d搬自己的石头砸自己的脚,真是妙绝至极!且看其标题:“报纸应革除专制主义者不许人民说话和造谣欺骗人民的歪风”, “记者风格:威武不屈,秉笔直书”,“言论自由和民主”,“新闻自由──民主的基础”,“为笔的解放而斗争”,现在我们要争取的一切我党都曾经争取过,而且其力度和深度不亚于我们,国民党允许他发表了,现在呢,他们在干什么?此书被查禁后,出版该书的汕头出版社被停业整顿,笑蜀也被迫辞去教师的公职。前不久,曾见到笑蜀兄,遗憾的是没有讨一本《历史的先声》。

发表于 2007-2-9 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想看禁书,可惜,,找不到啊[em02]
 楼主| 发表于 2007-2-26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注意搜罗即可,我或可提供一些。
 楼主| 发表于 2007-2-26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46、 很多年轻朋友都崇尚武力,他们动不动就打算打日本打美国打台湾,仿佛全世界都握在他们手心。你如果让他参军,抱着枪去打,他们又不干,我觉得这种行为比较可笑。说实话,虽然占不到便宜,虽然我没有打任何国家的欲望,但想打日本的想法我还是能理解(数年前我血气方刚、涉世未深时也曾支持武力教训一下日本,后来逐渐醒悟,随后的“抵制日货运动”让我彻底清醒了,你不能不承认统治者转移国内不满情绪、转嫁仇视的手段的确高超,任何一点有关民主自由甚至娱乐性质的游行都被禁止,而煽动仇视别国的游行永远极易被放行。有人说中国才是世界上最大的民族主义国家,我虽不愿承认,却也不得不在心里称是。很多人为了争口气叫嚣与别国开战时总是喊声最响,因为他知道那不可能,况且即使开战他不参军也不会有多少危险,他可以安然的躲在一旁看热闹,而对于国内的种种关乎民生的问题他却视而不见,因为他知道那很危险,说不定哪天就会被警察盯上,这些人很有分寸的。至于那些甘愿或不自觉地被统治者利用的蠢人我就懒得说了)。好吧,我多少能理解打日本的想法,甚至我还能勉强理解有人想打美国的想法(谈到可行性肯定惹人发笑,姑且忽略吧)。但打台湾的想法我是万万理解不了的,为什么要打?为谁打?当然,近期是肯定打不起来的,因为台湾不敢真的独立(那样彻底闹翻,只能逼着开战,否则,后遗症太大,西藏、新疆等皆成问题),更因为我们的统治者知道,以国内的现状看是不能开战的,那样很大的可能是里应外合。如果开了d禁和bao禁,台湾和平回来的可操作性无比的大,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一定要打才过瘾?都是一奶同胞,打起来伤害的又永远是我们两岸的民众,只要有一点和平的希望,还是不要支持开战吧。请允许我引用哥斯达黎加总统桑切斯在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上的演讲辞来表明我的观点(因为推动本国乃至整个美洲地区的和平与民主,桑切斯1987年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桑切斯在颁奖典礼上的演说中讲道:“我们的国家是一个教师之国,所以我们关闭了军营,我们的孩子腋下挟着书本行走,而不是肩上扛着步枪……因为我们的国家是一个教师之国,我们宁可说服我们的对手,而不是击败他们。我们宁可把跌倒者扶起,而不是压碎他们,因为我们相信谁也不能掌握绝对真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新临沂网 ( 鲁ICP备1501248号  

GMT+8, 2018-11-18 19:59 , Processed in 1.03246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