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临沂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8495|回复: 168

冷眼近观影视圈(连载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11-29 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今日始在此连载我的《剧组日志——冷眼近观影视圈》,此文正在进行出版前的编审,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在明年初出版发行——花前说剑。


(此日志乃事后整理,故有些地方用过去时,并非笔者先验,也非当时虚构,请阅读者注意。因涉及他人隐私,该日志中所有人名地名皆不提及,并存在将多个剧组发生的事件合写到一起的情况,敬请大家不要对号入座。)


题记:


栉风沐雨,无非市井之声;弄柳拈花,尽是名利之所。


又:


效野非葬人之处,楼台是为丘墓;边塞非杀人之场,歌舞是为刀兵。 试观罗绮纷纷,何异旌旗密密;听管弦冗冗,何异松柏萧萧。葬王侯之骨,能消几处楼台;落壮士之头,经得几翻歌舞……。


正文:


剧组日志1


x月x日 晴


今日之前,我从无跟剧组的经历,对我来说,荧屏和银幕后面的剧组就是民间广为流传的印象——神秘而混乱,但那是遥不可及的群落,我从不曾想过自己和它会有什么瓜葛。今年夏天,因工作关系,接到上司委派的任务,要我跟剧组参加某剧的前期拍摄,自此便再无进展消息。昨晚领导突然袭击,告知次日早晨出发去剧组,令我措手不及,不知该做哪些准备,只胡乱找了些衣服和日常用品,一番手忙脚乱后,静待出发。


今日晨9时启程,一路颠簸。想到从今天起就要历时数月,全程跟随一部电视剧的拍摄,走进神秘的幕后,融入那个本遥不可及的群体,心中大为兴奋,并夹杂一丝忐忑。


有数位同行前辈同车前往剧组,无可消遣,以闲聊为乐,我便在倾听几前辈谈论影视圈掌故中度过4小时。他们在圈内混迹多年,颇有根基,见闻繁多,聊来饶有趣味,我们耳熟能详的名字在他们口中均有不俗事迹。其中,谈得最多还是当今几位影视大腕各自不同的耍大牌表现,我一路听来,兴致盎然,竟没感到丝毫疲累。依他们所说,圈内诸君牛x的感觉都相似,牛x的方式却各有各的不同,细节颇多,适合酒足饭饱后,几人围坐,声情并茂讲述,在此不作过多纪录。惟纪录一条:据说时下名气正盛的某年轻导演,在拍摄处女作时所请的主演是一著名大牌,大牌在片场才是真正的导演,而该年轻导演则一直是给这位大牌“当孙子”,任其呵斥,后该导演终不负“跨下之辱”成名,前不久此君因一部新片大火。当然,此大牌乃我非常喜欢的一位演员,他电影的造诣超群,见解独到,实在有耍大牌的资格,其间除性格因素外又多少有为艺术而牛x的因素。


午后抵达目的地——位于中原地区的某县城——这是一座典型的北方小城,时值深秋,黄叶落尽,城区里到处都是伤感又朴素的灰褐色,像极了贾樟柯电影里的临汾。我们一行入住一家老宾馆,据称乃当地最好的宾馆,但硬件软件皆很一般。同屋者二人,一烟火助理,一导演助理。交流后得知,前者乃学美术出身,干了数年装修,通过朋友介绍来到剧组,稀里糊涂分配到了烟火组;后者乃专业院校编导系毕业,在本剧组协助副导演催场,维持现场拍摄秩序。



剧组日志2


x月x日 晴


明日开机,今日空闲。赴近处一集市购床单两条,可上盖下铺,宾馆年久失修,屋陋床污,被褥污渍赫然,大概经年不做拆洗,欲求卫生,惟此一途。


经昨夜初步了解,同宿二室友皆为奇人。一鼾声特异,别人吸气时鼾声大振,此君却是只呼气时大作鼾声,高音如响哨,低音似吹火,时而嘟嘟有声,时而忽忽生风,颇有口技大师风范。然此君醒来时神色如常,谈笑风生,大师气象竟半点不露,真乃异人。另一君则梦呓,恍惚与人争论,语气急促,大有撸袖一搏之势,可谓高人。两大高手环伺,处境之难可想而知,幸而我一向睡眠质量很好,尚无大碍。


剧组在今天召集各部门老大交待了人员安排,导(演)摄(像)制(片)美(术)、灯(光)服(装)道(具)化(妆)等各就各位。其架构繁杂,我简单纪录:导演组设总导演、执行导演、副导演、导演助理、场记等各一至数名;摄像组设摄像师、副摄像、摄像助理等各一至数名;美工组设总美术、美术、美术助理、特殊道具等各一至数名;其他部门大致类似。


夜里闲来无事,买两副扑克,三人边打边闲谈。导演助理以前跟过数个剧组,言及曾与圈内某著名摄影师在北京共餐,此名摄乃有名的好色,且从不避讳别人。其每拍一剧必雇一洋应召女郎,照顾其饮食起居。席间,此名摄还自诩和国内两著名女艺人有过鱼水只欢,为佐证自己说的是真话,并非吹嘘,名摄还说出其中一女星某处的特点,言辞甚为下作。烟火助理则称自己的同学毕业于中戏,曾告知一个言之凿凿的消息:某导演是同性恋,他自己亲口宣称圈内两位人气十足的当红小生都是他的枕边人。我瞠目结舌,一夜之间,两大花旦、二位小生就此沦落!因皆系大家熟知的人物,请恕我不能提及姓名,但娱乐圈之乱却可见一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05-12-2 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诸君不吝美言,感谢!

剧组日志5

x月x日 阴,冷

此文章建议我们全体斑竹开会探讨一下,我觉得不太妥当。
昨夜因醉心于室友口技而久不成眠,致使今日5时半晨起即觉头昏身疲,心中暗骂能定时的手机真是科技没有人性的集中体现。奈何“人在江湖飘,哪能老睡觉”,身体固然要紧,在领导面前的表现更为重要。故而忍痛离开巨大磁场样的床,一步三回头,凄凄然离开宾馆。


自今日始,文戏武戏两个组正式分开拍摄,两台摄像机两套人马同步工作,各负其责,各谋其政,导演组,制片组,摄像组,灯光组,美术组,道具组,服装组,化妆组,烟火组等也均一分为二,各事其主,当然制片人和总导演仍然总揽全局。


我跟武戏组一日。天气甚冷,衣着单薄,稍顷即冻得面红耳赤,五官麻木,仿佛被人搂头盖脸饱揍一顿。两条鼻涕更是川流不息,卫生纸大为紧俏。拍摄内容乃交战爆炸场面,无甚特别可记之处。


晚上回宾馆又见到亲爱的单人床,连被罩上的点点污渍都倍觉亲切。草草洗漱完毕剥光衣服(本人喜欢裸睡,已坚持数年,虽屡受频洗床单的折磨也不肯悔改,可谓坚忍不拔,志向远大)准备睡觉时,忽然想起自己乃是一个有为青年,这么早睡觉真是有污清誉,遂拾起袁枚的《随园诗话》。此书乃我特地从家中带来,一来为显摆自己对古文的孜孜追求,二来很容易读完的书还真打发不了这数月的漫长时光。


这几日空闲时都是强迫自己研读此书,连日苦读以来,已觉任督二脉渐通,才思敏捷,诗情大发,只等下雪天一到就立马咏出“天地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样的诗句来。本人的造诣暂且按下不表,趁口技演出尚未开始,先讨论一些哲学问题:却说今日看到这篇很有趣味,内容如下——


袁枚先生闲来无事,手痒难耐,小资产阶级思想不禁在心中滋生,他没有利用这宝贵的时间为小区群众义务修理电器,也没有帮烈军属养老院托儿所打扫卫生,更没有去学习带三个表的精神(以袁先生的鼠目寸光,更没想到提前对自己的孩子进行先进的性教育,关键是老袁觉得几个孩子都已经长大成人,时代发展日新月异,年轻人自己的摸索已经很先进了,没必要自己再撕破老脸把年轻时的那点丑事都抖搂出来),总之是他忘记了朝廷的培养,玩物丧志,刻了一枚私印,上面竟用了唐诗“钱塘苏小是乡亲”一句。这还了得,苏小小何许人也?她是一个妓女!于是某尚书(相当于现在的某部部长)义正词严的批评袁先生,希望袁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痛哭流涕,和社会上的丑恶现象作斗争,并狠斗私字一闪念,开展深刻的自我批评,重新回到人民群众中来。谁料袁枚这厮大逆不道,不思悔改,竟然恶毒攻击我们的革命干部,他反驳部长道:公以为此印不伦耶?在今日观,公官一品,苏小贱矣。诚恐百年以后,人但知有苏小,不复知有公也。此言既出,满座皆惊。


诚如袁先生所言,我今日仍知名顷江南“春花秋月如相访,家住西泠妾姓苏”的苏小小,杭州至今还有供游人凭吊和发幽古思情的苏小小墓,而那位部长大人姓氏名谁恐怕已无人知晓。


好了,看得神清气爽,可以安眠矣(呵呵,但愿梦里不要遇见苏小小,俺是裸睡啊)。


另:袁枚的散文名篇《祭妹文》写得极佳,与林觉民的《与妻书》一样,曾令学生时代的我读得热泪盈盈。



[此贴子已经被思念于2006-9-26 21:15:47编辑过]
发表于 2005-12-2 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偶也有同感!当初读《与妻书》,亦是读的的热泪盈眶!

 再者,高中的语文老师也拿这首诗给我们当“教材”:“天地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那时,偶却想此诗精妙,把那一场大雪说得——绝了!没成想偶老师却把它扁的一钱不值……偶很不以为然,至少还是很整齐的一首诗,还压韵还……嘿嘿!

发表于 2005-12-2 17:20 | 显示全部楼层

《剧组日志5》中对袁枚先生批判录可谓精彩!

顺便提醒一下,书稿付诸出版的时候别忘记了需要改动个别字句哦,如关于三个表的描述,先进的性教育等,否则可能会通不过审查的~

 楼主| 发表于 2005-12-5 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蓝蓝的白云天mm好,萨克斯风兄好,感谢萨兄提醒,我贴的这个是为修改前的,出版稿自然是修改了许多的,呵呵。

剧组日志6


x月x日 阴 小雨

接受昨日面红耳赤、鼻涕长流的教训,今天穿羽绒服去现场。本以为一定会万事大吉,身心舒畅,谁知山风凛冽,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竟仍被冻透,无工作之念,惟瑟瑟之心。雨后天却未晴,乡路泥泞,每行一步都仿佛在与道路拔河。至午后,鞋面裤脚已尽覆黄泥,脚底粘满大块的泥巴,人恍惚长高出许多,只是行动起来踉踉跄跄,甚是不便。因为出行仓促,此番前来只带了一双鞋,且银两无多,不知以后如何是好。

虽是酷寒,却有十数位群众演员要拍一场下水戏,在一个10亩见方的水塘里拍摄。按剧情要求,群演至少要到水深及腰处,更有甚者要做到冷水齐颈,滋味可想而知。在副导演(副导演有数位,各负其责)的鼓动下,群演皆群情激昂,表演踊跃而卖力,因此场景拍摄需要烟火、炸点(均归属烟火组负责)配合,一方出错就要重来,所以此镜头拍摄两遍(一般的镜头要拍摄三遍甚至以上,这样艰苦且难于拍摄的戏则一般是多试拍几次,实拍则一遍过)。事后得知,拍摄这样的苦戏群演的劳务费也并不增加,仍是20——30元/日,心里着实替他们叫屈。而制片部门准备不足,对待群演也乏人性化,只备有预防感冒的姜汤,竟无大衣,也不缠保鲜膜,换衣服的帐篷更无(风很大啊)。群演上岸后皆嘴唇红紫,脸色发青,急急端碗姜汤边喝边跑到隐蔽处换回自己的棉衣。

拍摄中,一名姿色中等偏下、年龄20左右(之所以交待这些,因为有后话)的女群演因下水太急受凉(可能也有些紧张或激动)暂时性晕厥,倒在水中,被别人扶上岸,在一边休息,一众头目慌忙上前慰问安抚,那女子不久即恢复如常神色,料无大碍。孰料数日后,有多人反映此女孩竟沦为剧组中传说的“公共汽车”,吃住在剧组某个部门的房间里,此房间有数位男性,正是虎狼之年,且旷日持久的在外奔波,情形实在让人不敢多想。大家谈到此牛人时,在表达一致的酸溜溜的不屑、嗟叹和愤慨之外,更有些许惊诧:谁曾想到当初这位触水即昏的柔弱女子竟能承受住几大催花圣手的轮番轰炸,且坚持数日而不退却,可见人体潜能之无限。后来我有幸几次在宾馆瞻仰到其仙姿,皆距离较远,乃惊鸿一瞥矣!远观来仍是姿色平平,行动如常,并不见身怀绝技或天赋异秉的端倪,不由慨叹天下牛人皆擅韬光养晦,几见之后,此人自此神龙见首不见尾,后来就不知所踪了。

上面说的是后话,因为此日志乃后期整理,为方便大家阅读,便把有些连贯的事件移到一起,下面继续说当日的事情。

当日午餐吃包子,据说是肉馅,于是和肉片玩了10分钟的捉迷藏,最终没有找到肉们躲藏的地方,扔掉了事。遂与二友到一户老乡家花10元钱煮草鸡蛋10只,地瓜若干,稀饭三碗,食至腹胀如鼓。

剧组不久以后就调整宿舍,此二友在后来的数月里将和我同处一室,交情日深,鉴于二人也是极有趣的牛人,和我关系融洽,且对我以后的生活乃至价值观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在此不妨简单交待一下。一友名蚱,具体长相不说了,免得对号入座,总之身形修长,留着一蓬恶胡,却慈眉善目,嗜好螃蟹、女人和碟片,其名言是:“影碟是我的命,一天不看就难受,但如果有女人陪着就可以抛却碟片了,而若有一大盆螃蟹摆在面前,女人又可以不要了(他这种口唇期的价值观和如此贬低女人的浅薄想法遭到我们无情的嘲笑)”。蚱有过敏性鼻炎,鼻涕和痰是他的“闺中密友”,所以他乃心心相印牌卫生纸的忠实拥趸,用纸量极大,自号“卫生纸终结者”。我们对他这种浪费深恶痛绝,并用这些卫生纸要耗费大量上等木材等高尚的环保思想启发感化他,劝他节约用纸,未果。又劝其用卫生巾挂在嘴边,护翼兜住鼻腔,可接其鼻涕和浓痰,可拆洗反复使用,每年可以为国家节约0.003吨木材,如此有创意的想法仍遭其严词拒绝,可见其品质之恶劣,思想之落后,呵呵。因此房间里时时是他扔的一地卫生纸。蚱还有毛发修理情结,偶有闲空喜欢修理胡须和鼻毛。

另一友名鹓(不好意思,一个虫子,一个鸟,希望他们看到能见谅,呵呵),说实话乍一看面目有些凶恶,但看久了比蚱还要慈祥。鹓乃少见的一个好人,公认如此,我也深有感触,他一贯做事先为别人着想,且心肠很软,经常看碟片看的泪水四溢,本剧组的统筹(北京人,典型的京油子,但人很好,自称“马桶”)说,整个剧组只有一个好人,那就是鹓,后来耳闻目睹许多不齿之事,相必对整个剧组的先进性失去信心,又改口说整个剧组没有好人,只有鹓算是半个好人。鹓是我们中间经济条件最好的一个,早年开有广告公司,现乃是某家公司的副总,说来还是蚱的顶头上司。鹓看起来似乎不修边幅,实际非常爱干净,我们中洗澡最频繁的就是他,他没有太突出的爱好,平时喜欢和蚱说一些谁也不懂(他们彼此也不懂)的类似于韩语或日语的话,以此取乐。后来兴趣转移,不怎么说了,却被另一友熏染的粗话多了起来,以至于最后有事没事都会跑到我们跟前说一句“日”,或“xx”,音调拉得很长,然后大家哈哈大笑。对了,需要说明的是蚱和鹓都被称为“服务员杀手”。

发表于 2005-11-30 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花前对新临沂论坛的厚爱与支持!

大作拜读中...

 楼主| 发表于 2005-11-30 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萨兄客气。

剧组日志3

x月x日 阴

晨5时即起,睡眼惺忪,头脑昏沉。胡乱吃了些早餐后,全剧组一百多人乘各种车辆开拨,行40分钟,抵达山里的拍摄外景地。8点举行开机仪式,穿着各色奇装异服的众演职人员各上一柱清香,敬过天地就算正式开始拍摄了。此仪式乃港台剧组传入内地,江湖的味道很浓,盖演艺人士乃古代的优伶转化而来,剧组性质上也类似于旧时的马戏班子,敬天地鬼神等跑江湖的规矩和习气多少有些残留,港台剧组没有经过新中国各种运动的改造,古韵自然保留的更浓些。

今日首先开拍的武戏在山腰乱石阵中拍摄。因为是战争戏,烟火师布炸点数处,并四处点了些火堆,燃起数个汽车废旧轮胎放出浓烟。剧组放烟一般用专业的烟饼,有时剧情需要特别浓重的烟雾则由废旧轮胎代替。炸药系黑色火药,用安全套包裹(所以战争题材的剧组现场往往会留下满地安全套的包装袋,引人遐想),上撒浮土,电源引爆。爆炸起来烟尘弥漫,浮土腾空,很有气势,其实并无杀伤力,若不凑巧踏到炸点,基本对演员无碍。但在今日一场戏中,有骑马的武行演员离炸点过于近,导致战马受惊——战马乃八一电影厂的,经特殊训练,如不是踏到炸点,一般不会受惊——此武行被掀下马背,手指受伤。他跌下时,脑袋离乱石仅几厘米,没有碰伤脑袋,已是万幸。

武行也叫武师,在一般剧组工作人员中属于薪酬较高的行当,即使刚出道的小武行月薪也要三五千元,高出场工(也叫场务)、道具(分道具师,道具等几种,道具师薪酬比较高)、服装(分服装师,服装助理,服装等几种,服装师薪酬比较高)等许多。原因就是在于武行摸爬滚打,还要做替身,吊威亚,完成特技动作等,比较危险。而且武行属于吃青春饭的职业,年龄大的虽然可以升级做武术指导,但好多武行中也就出一位,比例并不高。

内地的武行以河南河北、山东山西人居多,这些省份民间有尚武传统,自古民风彪悍勇武。前几年全国热火朝天大办武校时,这几个省份尤甚,道路两边的墙上遍涂武校的广告,几乎每一个村镇都能听到习武的杀声阵阵。这些武校最终大多偃旗息鼓,习武的学生也作鸟兽散了,有极少数门路广的就到了剧组做武行。

午餐食于野外,每人五个包子,量足够,口味却不佳。无处洗手,只得作罢。没有餐桌、椅子,导演等各部门老大以及众专业演员携带有方便的折叠椅可坐,导演甚至还有一个轻巧的折叠餐桌可供就餐。其他人便都是席地而坐,蝇虫乱飞,与人争食。我一向对饭菜卫生颇讲究,屡被朋友斥为“假干净”或“洁癖”,奈何劳累半日,此时腹中空空,胃肠频催,只得强忍下咽。最恐怖者莫过于竟无水可喝,确切的讲是有纯净水桶却无水杯,这是制片部门的失误。有经验的老剧组都带有一个能盛一两升水的大保温杯,而经验不足者只好捱着,回宾馆再喝。后来这种情况有所改观,每次出发,生活制片都会叮嘱场工带些一次性塑料杯,但往往用到中午就告罄,下午仍要忍着口渴工作。

我吃饭较慢,尚吃了半饱时,现场制片就招呼开工,只好赶紧胡乱吃上几口,站起身来。后来得知,只要是在拍摄现场,饭后从来是没有休息时间的,这边放下筷子,那边就支起摄像机。早一日拍完就会为投资方省一日的钱,这样庞大的剧组,一日消耗50000多元人民币,哪里耽误的起。所以拍摄期间大家丝毫不敢怠慢,吃穿用度和休息都是次要的,尽快完成拍摄任务才是根本。

如此在山岭中奔忙一日,晚间回来,手脚俱软,腰膝皆酸,触床即眠,也顾不得聆听同屋二兄的口技与梦呓了。

发表于 2005-12-1 06:38 | 显示全部楼层
风在哪挖来的天才。欣喜中。。
 楼主| 发表于 2005-12-1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宝儿mm过奖了。
剧组日志4

X月X日 阴 冷


 仍是武戏,打来打去的。部分真枪——拍近景或需要枪口喷火时用(也有些喷火是后期电脑制作的),拍群戏时则把真枪摆在镜头最前面。剩下大部分是道具枪,乃是用木头甚至干脆就是泡沫板制成。拿到真枪的群众演员很自得,频频举枪做瞄准状,惟恨前面没有一只野猪跑过。持假枪者则掂着轻飘飘的枪傻笑。真枪里面的确是装有子弹的,只是没有弹头,有响声有火焰但不会伤人。至于岩石物体等中弹后的火花和人体中弹后的弹孔炸痕鲜血都是烟火师的杰作,中弹的地方叫做弹着点,事先埋好小儿手指大小的雷管,电源引爆;人体中弹的效果则复杂些,要在小雷管外面包上血浆包,藏在外衣里面。为防止演员被炸伤,放置雷管处要事先裹上护具。暴露的人体中弹的弹孔效果是用石蜡覆在皮肤上,石蜡中间挖一个孔,涂上血浆,弄出血肉模糊的效果。


 枪火如此,炮火则是在炮筒中和弹着点分别预埋炸点做成。当然,现在很多爆炸效果都赖于电脑制作,这样利于节省成本。


 午饭时和一群演闲聊,知其薪酬每日只有20元。据说,剧组的安排是群演演出超过晚7点补发10元,超过半夜0点再补发10元。但群演是由穴头控制的,这些钱究竟会有多少发到他们手中,穴头要抽多少,我不知道。这几日异常寒冷,我身着棉衣尚且在寒风中瑟瑟发抖,鼻涕长流。数百群演应剧作要求衣着单薄,一天下来竟能耐得住严寒,区区20元报酬实在有点寒碜。


 演员和群众演员从字面上只是后者多了“群众”二字,但其所得和所受到的待遇、尊重却是天壤之别。因资金问题,本剧主要角色全部启用二线三线演员,薪酬基本保持在12000元/集的标准之下(本剧偶有一两个准一线演员来客串小配角,最高薪酬达10000元/天,所幸戏份场次集中来拍,仅几天而已)。这样的演出报酬相比真正的大牌实在不算高,据说一位陈姓大腕如今对外报价已高达120000元/集,相熟者最低可砍至80000元/集,剧组还要负担其助理和麻友的生活费。不过此演员演技的确不错,在观众中的认可度颇高,乃收视率的重要保证。选用某些大牌对导演来说也存在难以驾驭甚至丧失自尊的风险,比如某超级大牌近年来曾搅黄过两部戏,第一部是电影,导演本身也是文艺界大鳄,仍是无法驾驭他,现在此片再次开机,启用的是一位近来人气很高的年轻演员,演技方面说实话差得远;另一部是描写中共早期某高级将领的传记电视剧,将军后人指名请其出演,虽已答应,但最终还是被搅黄,如今此戏已杀青,主演换成因出演某部家族商战片大火的演员。


 好了,话题收回。本剧的演员虽是二三线,报酬虽相比不高,但三四个月几十集下来,也是几十万,一年接两部戏,就是百十万。相对于我等碌碌小民忙死忙活卖命一年所赚的几张钞票,也够让人鼻血狂流的了。


 群演的也并非一律20元/天,要接戏的特约群演(如某主角后面没有台词或台词极少的丫鬟等,他们一般要在两个以上场景中出现)50元/天,有台词的——哪怕只有几个字——50元/天,挨打者(较轻,比如打巴掌)50元/天等等。因为此地群演大多是第一次演戏,不够专业,所以价格比较低,据说某些影视基地的群演价格要高得多,因为他们上过很多戏,甚至给很多大腕配过戏,演出经验丰富,像星爷早期一样,属于专业龙套。


 和我聊天的这位群演告诉我,他去年曾在沿海某市跟一个青春偶像剧剧组做场工,此剧女一号是一位因演丫鬟而出道的演员,此演员表现极为大牌,动辄训斥责骂剧组工作人员,全组上下对其都极为厌恶,此番话正印证我对此演员的平日印象和猜想矣!
 晚饭后技痒难耐,偷跑到网吧狂打cs三小时,直打得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剧组日志5


   x月x日 阴 冷


  上面说到群众演员和专业演员的收入悬殊,其实,在剧组中他们的地位更是有天壤之别,几日来所见所闻,令我嗟叹!
  剧组乃临时组建的等级森严的小社会,和很多社会的集合单位相比,剧组的人均受教育程度和文化素养是非常低的。有人可能奇怪,如此怎能拍出好的影视作品来,这个很容易解释,一来编剧导演和部分演员的文化素质还是有很高的,他们驾驭整个剧组,他们的文化素养决定着片子的水准;二来剧组中多专才,如摄像、美工、化妆、服装、剧务等(这些部门的老大还是要有一定的综合水平的)其实只要精于自己的专业领域就好了,各个部门一般来讲并无交叉,自己部门的事情各自完成,个人窄小的一块专业素养足以应对剧组工作。甚至于可以这样说,各个部门的老大安排好的工作,你只要动手按部就班的做就好,创新和创意都不是你应该管得事情。所以整个剧组的人真是天南地北,鱼龙混杂,很多干一般技术活和体力活的工种如场工、司机多招募农民工或下岗工人。据说本剧组的某几个人还是在逃犯(案子都不大),虽然未经证实,但也够骇人听闻的。如此这般的成分构成,再加上临时组建、几个月后就会树倒猢狲散的性质,导致剧组分帮结派各立山头的现象非常严重,殴斗也时有发生。


  对不起,我总喜欢跑题,说等级地位的问题,又扯到了打架上,还是收回来,打架的问题日后再谈。


  剧组的等级乃和中国社会一样,是金字塔形状,制片人、导演、主角(或大牌演员出演的配角)等乃金字塔的最顶端,编剧、摄像、美、服、化、道、灯等部门排在其下,最后一层是场工(港台戏有时还有茶水等职务)。《功夫》剧组在上海拍摄期间,投资方——来自美国的老板探班,周星星设宴在某大酒店接待,宴会席上就能一目了然其等级排序,老板导演主演在最前面的桌子,后面则是依次排开,最后的角落是场工席。不过,周星驰的剧组有个不错的地方,他喜欢启用新人,哪怕此人在来剧组之前是无业游民或乞丐,只要在这部戏中角色重要,其地位也一样尊贵(演出薪酬当然要比知名演员低)。


  而群众演员的地位比场工还要低得多,所以星爷《喜剧之王》里连发盒饭的达叔都看不起他的演绎是很真实的。其实,根本就没有人把群演当作剧组里的人,就连群演自身也这样认为,他们只是一群希望能赚点小钱(绝对是小钱)的人,也许更多的是对演戏或演艺圈有着莫大好奇心,并心存幻想的一群人。所以在剧组中从导演演员到场工,人人都可以呵斥责骂讽刺挖苦群众演员,或指挥他们干一些别的体力活,绝少见有对群演态度好的剧组人员。而群演一般也接受这种不平等的地位,逆来顺受。我对一位副导演的好感就是缘起于他对群演的超和蔼态度,当时天寒地冻,剧组拍摄一场有一定危险性的戏,几名群演站在薄木板和泡沫板搭建的建筑物顶上,冻得瑟瑟发抖,不时搓手或捂耳朵。剧组很多人对群演的表现很不满意,在下面大声咋呼呵斥,风声很大,几位群演听不清楚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在上面挤做一团,临时搭建的房子在风中微微晃动。这位副导演一把抢过喇叭,大声喊道:都tmd jb喊什么?!站着说话不腰疼,你tmd上去站站试试……。一言既出,众皆鸦雀无声,惟风声忽忽和几名群演感激的眼神……。
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12-1 10:53:21编辑过]
发表于 2005-12-1 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花前说剑小弟文章古朴典雅,笔法老到,似信手拈来,却别有意味。实乃大家风度!很是佩服!

再一,不嫌论坛初建萧条,奉此大作,乃论坛之大幸。我等上下,甚为鼓舞,则论坛之兴盛,指日可待!待某日功成名就之时,论坛身价随君飙升,幸甚!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12-1 12:30:41编辑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新临沂网 ( 鲁ICP备1501248号  

GMT+8, 2017-11-23 23:04 , Processed in 0.778828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