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临沂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花前说剑

冷眼近观影视圈(连载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12-2 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偶也有同感!当初读《与妻书》,亦是读的的热泪盈眶!

 再者,高中的语文老师也拿这首诗给我们当“教材”:“天地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那时,偶却想此诗精妙,把那一场大雪说得——绝了!没成想偶老师却把它扁的一钱不值……偶很不以为然,至少还是很整齐的一首诗,还压韵还……嘿嘿!

发表于 2005-12-2 17:20 | 显示全部楼层

《剧组日志5》中对袁枚先生批判录可谓精彩!

顺便提醒一下,书稿付诸出版的时候别忘记了需要改动个别字句哦,如关于三个表的描述,先进的性教育等,否则可能会通不过审查的~

 楼主| 发表于 2005-12-5 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蓝蓝的白云天mm好,萨克斯风兄好,感谢萨兄提醒,我贴的这个是为修改前的,出版稿自然是修改了许多的,呵呵。

剧组日志6


x月x日 阴 小雨

接受昨日面红耳赤、鼻涕长流的教训,今天穿羽绒服去现场。本以为一定会万事大吉,身心舒畅,谁知山风凛冽,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竟仍被冻透,无工作之念,惟瑟瑟之心。雨后天却未晴,乡路泥泞,每行一步都仿佛在与道路拔河。至午后,鞋面裤脚已尽覆黄泥,脚底粘满大块的泥巴,人恍惚长高出许多,只是行动起来踉踉跄跄,甚是不便。因为出行仓促,此番前来只带了一双鞋,且银两无多,不知以后如何是好。

虽是酷寒,却有十数位群众演员要拍一场下水戏,在一个10亩见方的水塘里拍摄。按剧情要求,群演至少要到水深及腰处,更有甚者要做到冷水齐颈,滋味可想而知。在副导演(副导演有数位,各负其责)的鼓动下,群演皆群情激昂,表演踊跃而卖力,因此场景拍摄需要烟火、炸点(均归属烟火组负责)配合,一方出错就要重来,所以此镜头拍摄两遍(一般的镜头要拍摄三遍甚至以上,这样艰苦且难于拍摄的戏则一般是多试拍几次,实拍则一遍过)。事后得知,拍摄这样的苦戏群演的劳务费也并不增加,仍是20——30元/日,心里着实替他们叫屈。而制片部门准备不足,对待群演也乏人性化,只备有预防感冒的姜汤,竟无大衣,也不缠保鲜膜,换衣服的帐篷更无(风很大啊)。群演上岸后皆嘴唇红紫,脸色发青,急急端碗姜汤边喝边跑到隐蔽处换回自己的棉衣。

拍摄中,一名姿色中等偏下、年龄20左右(之所以交待这些,因为有后话)的女群演因下水太急受凉(可能也有些紧张或激动)暂时性晕厥,倒在水中,被别人扶上岸,在一边休息,一众头目慌忙上前慰问安抚,那女子不久即恢复如常神色,料无大碍。孰料数日后,有多人反映此女孩竟沦为剧组中传说的“公共汽车”,吃住在剧组某个部门的房间里,此房间有数位男性,正是虎狼之年,且旷日持久的在外奔波,情形实在让人不敢多想。大家谈到此牛人时,在表达一致的酸溜溜的不屑、嗟叹和愤慨之外,更有些许惊诧:谁曾想到当初这位触水即昏的柔弱女子竟能承受住几大催花圣手的轮番轰炸,且坚持数日而不退却,可见人体潜能之无限。后来我有幸几次在宾馆瞻仰到其仙姿,皆距离较远,乃惊鸿一瞥矣!远观来仍是姿色平平,行动如常,并不见身怀绝技或天赋异秉的端倪,不由慨叹天下牛人皆擅韬光养晦,几见之后,此人自此神龙见首不见尾,后来就不知所踪了。

上面说的是后话,因为此日志乃后期整理,为方便大家阅读,便把有些连贯的事件移到一起,下面继续说当日的事情。

当日午餐吃包子,据说是肉馅,于是和肉片玩了10分钟的捉迷藏,最终没有找到肉们躲藏的地方,扔掉了事。遂与二友到一户老乡家花10元钱煮草鸡蛋10只,地瓜若干,稀饭三碗,食至腹胀如鼓。

剧组不久以后就调整宿舍,此二友在后来的数月里将和我同处一室,交情日深,鉴于二人也是极有趣的牛人,和我关系融洽,且对我以后的生活乃至价值观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在此不妨简单交待一下。一友名蚱,具体长相不说了,免得对号入座,总之身形修长,留着一蓬恶胡,却慈眉善目,嗜好螃蟹、女人和碟片,其名言是:“影碟是我的命,一天不看就难受,但如果有女人陪着就可以抛却碟片了,而若有一大盆螃蟹摆在面前,女人又可以不要了(他这种口唇期的价值观和如此贬低女人的浅薄想法遭到我们无情的嘲笑)”。蚱有过敏性鼻炎,鼻涕和痰是他的“闺中密友”,所以他乃心心相印牌卫生纸的忠实拥趸,用纸量极大,自号“卫生纸终结者”。我们对他这种浪费深恶痛绝,并用这些卫生纸要耗费大量上等木材等高尚的环保思想启发感化他,劝他节约用纸,未果。又劝其用卫生巾挂在嘴边,护翼兜住鼻腔,可接其鼻涕和浓痰,可拆洗反复使用,每年可以为国家节约0.003吨木材,如此有创意的想法仍遭其严词拒绝,可见其品质之恶劣,思想之落后,呵呵。因此房间里时时是他扔的一地卫生纸。蚱还有毛发修理情结,偶有闲空喜欢修理胡须和鼻毛。

另一友名鹓(不好意思,一个虫子,一个鸟,希望他们看到能见谅,呵呵),说实话乍一看面目有些凶恶,但看久了比蚱还要慈祥。鹓乃少见的一个好人,公认如此,我也深有感触,他一贯做事先为别人着想,且心肠很软,经常看碟片看的泪水四溢,本剧组的统筹(北京人,典型的京油子,但人很好,自称“马桶”)说,整个剧组只有一个好人,那就是鹓,后来耳闻目睹许多不齿之事,相必对整个剧组的先进性失去信心,又改口说整个剧组没有好人,只有鹓算是半个好人。鹓是我们中间经济条件最好的一个,早年开有广告公司,现乃是某家公司的副总,说来还是蚱的顶头上司。鹓看起来似乎不修边幅,实际非常爱干净,我们中洗澡最频繁的就是他,他没有太突出的爱好,平时喜欢和蚱说一些谁也不懂(他们彼此也不懂)的类似于韩语或日语的话,以此取乐。后来兴趣转移,不怎么说了,却被另一友熏染的粗话多了起来,以至于最后有事没事都会跑到我们跟前说一句“日”,或“xx”,音调拉得很长,然后大家哈哈大笑。对了,需要说明的是蚱和鹓都被称为“服务员杀手”。

发表于 2005-12-5 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看来剧组真是藏污纳垢之所啊!反观社会,哪里又有一片净土呢!

 楼主| 发表于 2005-12-8 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剧组日志7

x月x日 晴


持续几天的阴郁天气终于过去,今日放晴。早晨5:30,不近人情的手机仿佛被人掐了要害,没命的叫起来。我如呆头鹅一样晃晃脑袋,懵然伸颈望去,窗外尚模糊,像是有人用毛笔在宣纸上涂抹的,是一种薄薄洇染开的茸茸的黑。我的头却痛如斧凿,心知不妙,一定是感冒了,这是来剧组后的第一次感冒,也是近一年来第一次,所谓善者不来,来着不善,不知它要怎样折腾我。心中却分明有一丝暗喜,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不去现场了,哈哈。倒头又睡,昏天黑地至上午10点。

作为一个上进青年,受党教育多年,有那么多偶像级劳动模范的感人事迹装在我的心中激励我,我决定带病坚持工作——去网吧为祖国的经济发展和网络普及尽一份力。事实证明,伟大的精神战无不胜,胸怀祖国大业的思想如一帖良药,登时把我的感冒医好了七分,我知道自己有救了,便怀着虔诚的信念去了网吧。

先去我的博客看看,虽久未更新,但仍有革命同志肯在百无聊赖之时过来看看,这让我很欣慰,病中的人都是脆弱的,我虽是一个上进青年,立志解救全世界3/4的受苦人民,但仍不免有时儿女情长,现在我就面对电脑流下了激动的口水---哪个落后青年上完了huang色网站就跑了,这会儿竟然跳出自动链接来。我用了5张面巾纸擦干口水,努力冥想领袖人物的谆谆教诲,胸中豪气顿生,颤抖着双手关掉huang网,刷的一声,世界突然变得寡然无味。我暗自庆幸,怪不得政府要打击huang网,你看它对人的危害有多大,我定力超群都差点认栽。不如上天涯看看,那里一向少不了泼妇骂街式的口水大战,对于现在我这个眼中尽是寡然世界的病人,那是一个多么具有人气和生机的地方啊,我很需要这个。

谁知今天大家仿佛都遇见了俊美异性,忽然变得温文尔雅,我找了一圈居然没有看到骂架的,更令人惊讶的是居然有人正儿八百的讨论农村问题,不说脏字,天哪,我又重新登陆一次,发现没有错,这里就是天涯。我一时无趣,就浏览了一个调查帖,下面着重记录这个帖子的问题。

这个调查帖的主题是:若台海战争爆发,美国插手,你会不会参军卫国?回帖甚多,算是热帖,但绝大部分网友都表明自己不会去。理由只有一个:国家和政府都不是我们的,乃d天下,既得利益者都肯定爱惜生命不会参战,我们没有理由为保护贪官和腐败分子牺牲自己。甚至有人说,若美军打过来,他将起来做内应。想来这是气话,如果我回此帖,大致也是如此说。饶是如此,我看完此帖仍是惊出一身冷汗。

今日民众对统治者的不信任甚至仇视恐怕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高度深度和广度,如权势阶层如此作为下去,中国前途堪忧。地应力愈来愈大,社会表面平静,内部却熔岩奔突,千钧一发。有人在写《黄万里传记》时悲呼,中国不忘,是无天理,我想他并非汉奸,也不是真的希望亡国,而是对触目惊心的现状深感失望、忧心和恐惧,抒发对腐败和官僚的痛恨,并警醒人民而已。

中国病久矣,大矣!早就有西方经济学家指出东亚的“软政权”特征,腐败和关系网、潜规则并非只存在于上层社会,而是各阶层的普遍现象。哪怕是社会最底层的人,也会想尽办法利用微薄的关系来获取收益,揩国家的油(当然,很多农民只被国家揩油,自己从来揩不到国家的油,但不代表他不想揩)。而上层人士当然是示范者,说句危言耸听又最老实的话:我国已经烂到根里,亡国当然不会,因为正如黄仁宇所言,一个庞大的帝国只依靠惯性就可以运行很多年。而且中华民族的精神脊梁和庞大的人口基数都决定了不会被异族长期统治,至于未来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变革,谁也不知道,但大势不言而喻。

说到这里,想起罗马尼亚前主席,大独裁者齐.奥>赛.斯.库,在他生前最后一次全国党代会上,其讲话数次被长时间“雷鸣般”的热情掌声打断,所有提议也均掌声一致通过,可谓风光无限。其时,全罗马尼亚每六人中就有一名党员,比例大概是世界之最,似乎全国尽是齐氏的支持者,齐氏夫人更被尊为国母,是众多子民最慈爱的母亲。然而仅仅几天之后,整个东欧风雨欲来时,齐走上阳台,看见广场上一片人海,他习惯地以为自己的人民在向自己欢呼,但后来他听清楚了,他们在喊"打倒"!反对派揭竿而起,振臂一呼应者云集,齐氏夫妇仓皇出逃,然反对派发布了全国通缉令,偌大一个国家竟不再有一寸地方可以落下齐氏夫妇的一只脚,所有的曾经的“支持者”也消失遁形,全国上下一片喊打之声。最终二人被民众活捉,经过一个简单的、齐氏最擅长的、秘密的审判之后被处死。

所以啊,位搞权重者要珍惜手中的权力,不要只看到虚假堂皇的表面,不要只听马屁媒体的吹捧和数字。要了解民意,倾听民声,体察民情。某些精英固然可以改写历史,但人民永远最终主宰历史,即便在一时一地人民可能被历史抛弃,但历史大势不可避免,人民不容忽视,不容遗忘。看看大学里那些入党的学生、入党的动机和入党程式以及背后的暗箱操作吧,唉!

之所以发表上述感慨,缘于看了一个帖子,震惊之外有骨鲠在喉,不吐不快。然一介庸人,有破无立,只能提出看法和担忧,只能愤懑和呼告,并无建设意见。姑妄说之,您姑妄听之罢!


(以上列在剧组日志里似乎牵强,但的确是在剧组时的思绪,就收录了,见笑)

发表于 2005-12-9 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唉~亏吾每日坐在电视机前津津有味,不忍离去,岂不知幕后是如此不堪!

说剑君目光敏锐,见解独到。娓娓道来,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不由想起若干年前读过的《老残游记》,颇有同感。虽未谋面,但感伴君一路行去,洋洋洒洒,借汝之口,言吾所言,甚是得意!

近日常见某些有关国人愚昧、外族精气神的文章,虽不情愿,却同感良多。说剑君敢于直言,不胜钦佩!但“太平盛世,歌颂太平”却是常理。慎言,是为明哲保身,其实非吾脾气(很矛盾)!想当初,毛老前辈“指点江山,激昂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是何等气概!

“ 姑妄说之,姑妄听之”,姑妄和之!其实都为国为民,心忧之!

 楼主| 发表于 2005-12-9 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笑君谬奖,花前笔拙心钝,岂敢与《老残游记》相较!君如能有身临其境,实为日志文体的功劳,非花前文笔所至。感谢君的鼓励,关于时事的问题,君可移步“社会观察”分坛,花前在《枕剑乱弹》中会集中讨论社会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05-12-9 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剧组日志8

 x月x日 晴


今日跟随剧组到一个风景怡人的河汊小岛上去拍摄,此岛方圆不到一平方公里,自然生态保持极佳,上面水草丛生,多为水蕻等北方湿地所常见的浅水生植物。岛的四周和河汊中间则苍苍茫茫,遍生芦苇,多有不知名的鸟儿躲在芦苇荡深处浅吟低唱,啁啾声不绝于耳。美丽轻盈的野鸡则在岸边不远处的田间逡巡,翻找收割落下的果实。枝摇叶动、水波荡漾间,偶有野鸭从水草中扑楞楞飞出,或劈开水面,一个猛子扎下去,再见时已是远处水面的一个黑点。虽时下已到初冬,水凉刺骨,但仔细观察还会在芦苇的倒影中看到谷粒大小的鱼苗在水面戏游,和春天的小鱼苗成群结队不同,这些鱼苗皆三五成群,少年不知愁滋味,在芦苇荡间无忧无虑的穿绕,浑不知严寒欲至,河面将封。

此岛由三个更小的岛组成,中间有浅浅的水道分割开,当地政府为开发旅游(希望不要带来太多的生态破坏),特别用木板搭了三座狭长的桥,把三个小岛连在一起。其中一个小岛上住有一个老渔民,养着几只芦花鸡,两只小狗和一只小羊,颇有田园景象。我们剧组来后,要用这个小岛,就在另一岛上搭建了简易房屋,让他暂住那里,至于赔偿补助,我不知有否和多少。

美工组早在岛上搭建了一个小渔村,五六家小四合院,屋舍俨然,竟真有北方乡村的感觉。走近观察并亲自触摸才能发现,从石凳石磨石碾到院墙和水井,竟都是泡沫板做成,外面喷了一层冷却后类似岩石状态的颜料。可惜后来拍摄几日后,这里的几个院子隐蔽处和数间房子里,竟布满众人的排泄物(需要交待的是,剧组在野外工作比较多,吃喝拉撒都很成问题,特别是拉撒,男人还到罢了,女人就麻烦了,尤其是有些娇贵女演员,只好尽量不喝水,偶有需要,也要走很长的路找到一个无人处方可。有朋友在跟别的组时,就曾亲眼见到某女演员欲小便,奈何所处位置是一个河滩,方圆数里皆一马平川,毫无遮挡,便让助理用反光板挡着自己蹲下,孰料人算不如天算,一阵大风突然吹来,薄薄的反光板被掀起,一个白生生的屁股刺煞人眼……,该友在向我转述时还一副欲仙欲死状,想来当时一幕已经影响到他的审美价值观。所以在夏天拍戏时,有很多女演员特别喜欢穿长裙,因为可以蹲下裙子覆地,在里面小便,站起来时,地上只是湿了一滩,虽仍是引男人遐想,但相比被人看屁股和憋尿、受渴已是好出很多)。更可惜的是美工组在搭建这些房子时竟没有想到拍摄夜戏,这个地方距离深水区太远,陆上通道又没法通汽车,因此发电机不能运上去,没有电,夜戏甚至阴天黄昏等戏都没法拍摄,这处渔村最终发挥的作用很小。

此外景地距离宾馆太远,早晚来回要近4个小时,后来的拍摄进度因此耽误了不少。

晚餐忽然改成仅一荤一素两菜,味道很差,量亦少。武行非常不满,因此和后勤人员起了争执,最终数名武行掀翻菜盘而去。
晚上与一友谈论娱乐圈中事,其入行已有数年,对内情比较了解,指名道姓指斥某些大腕的种种淫乱情形,内地港台皆有涉及,我虽早有耳闻,但其涉及面之广,大腕之多,仍令我惊诧。想起《红楼梦》中柳湘莲对贾宝玉说的一句话:你们贾府只有门口的两只石狮子是干净的。如今看来,娱乐圈亦然。
 楼主| 发表于 2005-12-9 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剧组日志9

 x月x日 晴
  
  
   5时半起床,随文戏组赴某市一个小镇子上拍摄。该镇上有一家祠堂,保存完好,乃标准的四合院,两进厅堂,约十多间房子。堂屋和东西厢房皆高大巍峨,颇为庄严,门厅极宽阔,想来旧时定有家丁常立两边,现在却是剧组群演装扮成的国军荷枪而立,希望借机在电视上露一小脸。此院另有耳房一处,乃护院家丁居住之所。问及附近居民,曰明代建造,碑刻则是清乾隆年间所立。经历过文革浩劫,本省境内,一个小镇能有保存这般完好的祠堂,实属罕见,我也是第一次见到。
  
   祠堂内的对联都是每年新贴,但和一般农家的大为不同,多为明志述怀、或晓理点拨之句,古韵古意与祠堂相得益彰。凭记忆照录两联:要为天下奇男子,且看堂中小学生;惟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如果没记错,这两联应该是明代的联句。大多数对联或用典或用生僻字,我才疏学浅,琢磨半天也不能弄懂其意,故只记住这两联。想不到区区一个小镇,竟藏龙卧虎,想必撰联之人国学造诣颇深。
  
   下午去了武戏组,拍摄登陆战。水中布20个炸点,乃本剧开拍以来使用炸点最多的一次。和陆上炸点不同,水上炸点皆用的是TNT炸药,如小型肥皂整齐的排列在木箱里,一箱好像是100块。咨询烟火师得知,TNT是现在常用炸药里威力最大的一种,一小块就可断铁轨,毁楼房,一般不允许民用。剧组使用的乃是通过军区向军委总参申请,然后再走军区下发得来,据说价格极为便宜,一箱仅十几块钱(存疑,烟火师的确如此说)。虽然威力巨大,但TNT也是炸药里面最稳定,最安全的,平常状态下,哪怕用火车碾,也不会爆炸,引爆一般是用小雷管。
  
   20个炸点,每个捆绑两块TNT,威力自然惊人。拍摄时,炸起的水柱足有几十米高,煞是壮观,摄像机镜头也被水花溅湿,一片模糊。各艘橡皮艇上的群演尽皆被掀翻在水里,有许多人还要半躺在水面漂浮着,一动不动装尸体。是时气温已近零度,寒冷可想而知,有很多人被冻的根本躺不住,所以河面上“尸体”乱动,只好一条条重复拍摄……。制片部门在现场燃起篝火,烧了姜汤,以防落水人员感冒。
  
   爆炸后,水面飘起一层被炸死或震昏的鱼来,多为草鱼,偶有鲤鱼黑鱼和鲶鱼。群演急忙驾橡皮艇捕捞,一些当地渔民不知怎样得到消息,也冲过来加入捕捞,仿佛早就候在一旁的芦苇荡里了。
  
   本剧开机以来,进度奇慢。剧组初创时会有一个磨合期,各部门互相熟悉工作,调整状态,但也不会如此之慢。通常来讲,现在的电视剧拍摄,文戏3天就可拍摄一集,快的甚至可以1天拍摄1集,一部不太复杂的30集剧一般3个月左右就可以杀青,和80年代拍摄《红楼梦》、《西游记》时一拍数年自然不同,市场经济使然,当然,我们也有充分理由指责电视剧粗制滥造了。本剧开拍至今已有十几天,一共只拍摄1集左右,可见进度之慢。后来果然拖延了杀青时间,使得投资方多花了100多万,欲哭无泪,这是后话。


发表于 2005-12-11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无奈,市场经济。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新临沂网 ( 鲁ICP备1501248号  

GMT+8, 2017-11-24 09:56 , Processed in 0.43448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