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临沂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花前说剑

冷眼近观影视圈(连载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1-6 16:33 | 显示全部楼层
花前,新年快乐! 丁页!顶你10000年~
 楼主| 发表于 2006-1-6 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萨兄好,漫步云端兄好,小阿憨mm好,离开很心痛兄好,感谢诸君,近几天忙些琐事,没能过来,怠慢了,顺祝诸君新春快乐。

剧组日志20
  
   x月x日 雾转晴
  
   今日大雾,起床却尤为早,5:00就起来,吃过早饭,奔赴河汊拍摄武戏。早餐本就很差,近来愈发操蛋,成为整个剧组不能承受之痛。原来该宾馆系本市市委市府的招待所,因经营不善(这样性质的单位没有经营好的,但一般都是穷庙富方丈)马上就要卖给一浙江商人,树倒猢狲散,服务员们面临生存问题,自然不肯再在招待上费力,整天打牌聊天煲电话粥,末日情节严重。这可苦了我们,本就体力和精神严重消耗,睡眠不足,现在饭也吃不好,真是生不如死,牢骚满天飞。午餐和晚餐后来全部改到另外一个距住处约一里多路的新宾馆进行,质量尚可。早餐却因为不方便仍留在这个老宾馆吃,很快就导致人神共愤,如果不看在有女服务员偶尔穿梭的份上,恐怕将人迹罕至矣!有些心无旁骛的弟兄很快就开始方便面生涯,这样早上还能多睡一会儿,到了拍摄地点后泡上一碗面,虽然很快就吃得“嘴里淡出鸟来”,但总比什么都淡不出来好些。
  
   我确信有那么几位端起碗放下碗都骂娘,却总在早上乐此不疲的跑进餐厅的伙计十有八九食翁之意不在饭,餐厅里的服务员虽然基本代表当地中下水平,但对于一个旷日怨夫则不啻于叶玉卿之于徐锦江,或叶子媚之于曹查理。我亲见剧组某部门有一位脏兮兮的同志坚持不懈地挑逗数名服务员,未果。十八九岁的小姑娘都喜欢浪漫的调调儿,此公面色黑黄,酷似营养不良,衣服大概自来剧组就不曾洗过,泛着生铁一样的冷光,头发蓬乱如草,几乎可供一到两窝麻雀居住,这样洒脱不羁的汉子想必小姑娘们都欣赏不了,反正后来餐厅里就罕见其踪迹了。
  
   赶往拍摄地点的一路上雾气越来越重,能见度仅10米左右,车辆如爬行,仍是走错了路又返回,一个多小时的路竟走了3个多小时。赶到拍摄地点也无用,大雾不散万难拍摄,该剧又没有雾中的场景。临时改剧情场景也来不及,只好等着。到12点方日出雾散,拍摄只好在午饭后进行。
  
   只要是在拍摄现场,饭后从来是没有休息时间的,这边放下筷子,那边就支起机器。早一日拍完就会为投资方省一日的钱,这样庞大的剧组,一日消耗50000多元人民币,哪里耽误的起。
  
   如今的电视剧市场异常繁荣,电影的不景气更是帮了电视剧的忙,每年生产的电视剧集不可胜数,赚平赔的比例大致相当,各占三分之一,故市场竞争激烈,很大一部分电视剧制作完成后都发行不出去,砸在手里,投资方的压力很大,国家政策又多变(比如前一段时间对涉案剧的突然限制让很多投资方赔掉了腚,欲哭无泪),往往数百上千万金钱换来一堆录像带而已,真是跳楼的心都有,演员导演无所谓,他们早就拿了劳务费走人了,只留下投资人形单影只,可怜无依。买方市场导致作为电视剧的终端市场的很多电视台都非常nb,台里负责购买电视剧的领导吃香的很,一般都是有些背景的人物,可以端着架子大把的吃电视剧发行方(一般即投资方)的回扣,人不知鬼不觉。想要我出个好价钱买,好啊,拿钱来,一般省级电视台一轮发行从数千到数万/集不等(边远落后省份特别是自治区购买电视剧的价格很低,一般几千/集,而沿海经济发达省份特别是京沪都是数万/集),这样一部30集剧就要几十上百万的资金,一个电视台每年要购买的电视剧有多少部?这里面稍微漏点残渣也能养肥一批人。发行人是不能也不犯不上得罪他们的,除非你就此收手,不想在这个圈里混了,否则将会少一个市场,你不给别人给,电视剧不会缺的,播谁的不是播,除非你的导演、编剧、演员确实nb,乃票房灵药,万民咸爱,这样的情况另当别论。诸君,我国一年的电视剧产量何止数万集,可你算算自己看过几集?由此可知电视剧买方市场情况之严重,诸君可知你看得很多电视台播出的电视剧背后可能存在一些见不得人的交易?须知电视剧行业并不只催生演员里的大款,各个环节都有些牛人在操控,都有些牛人在分肥。
  
   所以拍摄期间大家丝毫不敢怠慢,吃穿用度休息都是次要的,尽快完成拍摄任务才是根本,这导致很多剧组人员身体状况不佳,小病不断,肠胃疾病更是常见,大部分人的所得并不能和付出成正比。有个剧组人员的自嘲短信说得非常客观:吃得比猪还差、干的比驴还多、起的比鸡还早、睡得比小姐还晚、穿得比乞丐还烂、装得比孙子还像,过五年再看,比谁都老。
  

 楼主| 发表于 2006-1-6 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剧组日志21
  
   x月x日 晴
  
   这几日感冒加重,在宾馆休息,隔三差五去现场。闲读吴思的《潜规则》一书,写得不错,明显映射现实,去年曾读过吴思的《血酬定律》,偏重理论,而《潜规则》故事的比重更大,由故事推导理论,更通俗些(其实吴思的《潜规则》出书更早,但因太火,引起我本能的反感所以不曾拜读,反倒读后来出版的《血酬定律》更早些)。两者都比纯粹的历史学家的研究著作更具有可读性,也更具现实意义。
  
   今日武戏组拍摄了某配角死掉的一场戏,没有及时给该演员红包。询问得知,本剧迄今为止已拍过数位配角死掉的戏,却一直不曾给红包,不知是制片外行还是剧组上层领导的旨意。国内剧组一直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演员扮演的角色在剧中死掉的,剧组均要当场发给该演员红包一个,金额不定,多者110元,少者11元,甚至是1.1元,也有几十六元或几元六角,不在多少,就是破破晦气,图个吉利。而演员得此红包一般并不私用,多半是买饮料小吃来大家分享才好,这个规矩好像也是自港台传入内地,据说很多香港剧组对戏中穿孝的、受重伤的演员也要发红包。这个规矩似乎并不适用于群演,一则群演的地位太低,二则扮演死尸或枉死者的群演实在太多,特别是古装武打或枪战戏,如都发红包,剧组负担会很重,恐怕关键原因还是前者。
  
   后来大概有人提意见,本剧组好像补发了这些图吉利的红包,不再听见有人就此发牢骚,拍摄后期,在下和朋友鹿一同扮演两个被人打死的坏蛋死党,一共3场戏(就是前面所说的那种特邀),最后吐血身亡的那场戏一结束,现场制片就递上一个红包,内有26元人民币,并问候辛苦了,还是颇有人性化的。
  
   本剧这几日进度依然缓慢,开机拍摄近一个月,各部门业已熟悉程序以及同别的部门的配合,按道理磨合期已过,进度依然如此之慢令人费解。有人抱怨本剧女主角这几天离开剧组,回家度假,影响了拍摄进度。这其实说不过去,因为有很多场景是没有女主角出现的,统筹完全可以在这几日安排这些场景的戏来拍,没必要非要等女主角回来。我这么说并不是打算给本剧女主角开脱,事实上她(暂称f)是个牛人,剧组藏龙卧虎,牛人很多,遍地英雄下夕阳,但f显然是其中的佼佼者之一。作为本剧的女一号,她在尚未到达剧组时就给很多人留下不好的印象,众人私低下对其嗤之以鼻:一个二线演员,并且有些过气,有什么资格nb。可是剧组似乎很买她帐的,据说剧组选角选定她后,f即提出给她的角色加戏,否则不来(加戏除了能多拿片酬外,更有助于演员的走红),而且来到后每个月给她一周的假期休息(来回路费大概也是剧组出)。真正的大牌这样做会有很多人捧着,因为他们实在是票房灵药,而对于一个二线演员,这是很有风险的,仅凭这点就能看出f的魄力。演员很多,绝对过剩,为何剧组始终对她不离不弃,大家都不太明白,总之剧组居然很吃她这一套,最后谈妥协议,签了合同,f来到剧组,拍了不几天,就回家休假去也,这样的日子,也真是逍遥。不过,据我后来现场观察,f的演技还真是不错,平时的作派倒也不大,偶尔还口出粗话,让人有几分亲近感,比如她那次在现场和几位工作人员发泄对某制片的不满,破口大骂某某某tmd jb真是jb……,一句话里带了数个tmd和jb,满场哄笑,一时绝倒,其仍然面不改色地走着戏。的确,人的性格都是多重的。
  
   晚上和几友围坐聊天,一友曾在某著名媒体呆过,透露此媒体一著名栏目的著名主持人异常好色,常去本媒体中的另一竞赛栏目中挑选新人玩弄。鉴于此公平时温良俭恭让的正面形象,我闻听此言舌头都惊得直了。my南海观世音姐姐!这就是那么多年轻人削尖了脑袋也要挤进来的娱乐圈,这就是那么多父母拼了老命、倾家荡产也要送孩子进来的娱乐圈!工作原因我见到过无数陪着孩子到处参加推新人大赛的父母,花销不菲耽误工作不说,单单看到那些孩子带着不谙世事、清澈洁净的眼神迈向这个声色犬马、光怪迷离、名利色欲主宰的圈子就够让人心疼得了。
  

发表于 2006-1-6 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超喜欢、感谢!
发表于 2006-1-6 23:3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几天不得空闲,今晚“趁着月色”细细读完,感慨良多。

自己从小所仰慕的“团队”,竟是如此的精神!

多谢花君之文,发人深省。

今后对子女的教导,需慎之又慎!

 楼主| 发表于 2006-1-10 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萨克斯风 一笑再笑。

剧组日志22 x月x日 阴
  
   今日仍是跟武戏,布炸点、吊威亚、打打杀杀,不记。
  
   晚归后调整房间,我由三人间搬到一个五人套间里去,条件陈设都比前一个房间好,五人打保皇正好够手,不打扑克可以一起聊天,倒也热闹。更关键是此房间牛人出没,端的是利害无比,除了前面交待过的鹓和蚱,还有一友叫鱼,中途又杀入一友,不妨叫他鹿。至此,鸟兽虫鱼皆全,各归其位矣。我这样的新人后生在这里自是勤奋学习,奈何资质有限,进步不快。
  
   鱼在我们中间年龄最长,长相颇有些凶恶,关键恶在那双三角眼上,但为人却是诚实可靠小郎君——仅对男人而言,他见了女人就基本上jb指挥大脑,属于难以自控状态。鱼不算有钱,但也仗义疏财,急公近义,除女人外,也算童叟无欺。他口无遮拦,喜欢xx长,xx短或者是x长x短的,总把生殖器挂在嘴边(呵呵,并非实指,鱼哥哥看到不要生气),老实可靠的鹓就是在他的熏陶下变得满嘴粗话,并大呼过瘾的。鱼对待女人手段单一,有枣没枣都会打一竿子,成则成矣,败亦不馁,真是心胸开阔的汉子,他的必杀计就是直来直去,直接耍流氓,很有点因果倒置的混乱逻辑学意味,竟屡试不爽,让人慨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鱼也是一爱国青年,东瀛某女演员初来时,鱼曾作为踊跃抗日的先锋队员之一,以行动神速,大胆勇敢、进展神速著称,也曾和那个东洋mm软语灯下,笑涡红透,大有比翼双飞之势,真是羡煞旁人。但东洋mm端的狡猾,可惜关系仅止于此,大锉鱼的锐志。但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口水,勇士鱼很快就重新活跃在泡妞的舞台上,毛泽东告诉知识青年,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作为六十年代生人的鱼永记心间。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鱼作为剧组抗日运动中的第一个浪头,虽然倒在沙滩上,但他永远活在人们心中,他的努力坚韧和大无畏精神值得后人铭记学习,并将激励一代又一代剧组青年。后来,剧组据说浪花飞溅,抗日呼声风起云涌,但结局都和鱼一样,呜呼,自此不闻调笑声,唯闻众叹息,其情其景,令人叹惋!对了,鱼君也曾混迹天涯,只是现在不太常来了。
  
   鹿是个死胖子,也是一牛人,搞电脑特技的。后来和我一起客串坏蛋死党,拍摄被人用刀砍死的一场戏中,鹿不耐烦重复拍摄(当是时天气寒冷,乃凌晨,我们身着短裤而已,冻得牙齿打架,浑身乱抖,木头刀却总是砍不到需要的位置),豪爽的正告导演:别拍了,后期我给做把刀算了,话音未落,满组皆惊。这句话奠定了鹿作为一名牛人的基础,有人私下里叫鹿“神球”,呵呵,然也,神球也还是球。鹿的另一个特点是打呼噜巨响,如猛兽出山,又似黄河决口(有点夸张),他加入我们房间后,被安排到外屋睡,几夜下来,在外屋同睡的蚱和另一位仁兄万念俱灰,对花花世界大失兴趣,几欲轻生。我、鱼和鹓躲在温暖如春的里屋,不免幸灾乐祸,庆幸当初的选择英明果决。鹿的到来令我们充分理解了“一屋有四季,十步不同天”的含义,没有对比就没有幸福,以往我们总是抱怨生活,鹿的到来让我们看到迅速陷入水深火热中的蚱,相对于蚱,我们是多么幸福啊。不过,蚱有时也会感到幸福,因为他懂得享受生活的细节,比如,鹿睡觉时出神入化,入梦和清醒之间没有什么严格界限,往往前一秒钟还在打呼噜,这一秒钟就招呼蚱给他拿棵烟抽,待到蚱的脚刚迈出一步,鹿那边又响起震天的鼾声。蚱认为这很可爱,所以当蚱习惯了在鼾声中入睡后,容易满足的蚱也感到自己是蛮幸福的了。(多有夸张,鹿哥哥看到后不要责怪)
  
   牛人轶事以后再说。话说我们住到一起不久就流行起偷拍别人裸照,涉及到性和隐私的东东对年轻人总是具有无可比拟的吸引力,我们同屋的热血青年一起踊跃加入到这个有益于身心健康的活动中来。于是大家的抓拍技术大有长进,往往在别人进洗手间洗澡时,一君持数码相机装作如厕悄悄摸进来(对蚱这种暴露狂一般只要在洗手间门口持相机等待即可,此公喜欢洗完裸体出来,有道是:再狡猾的裸男也斗不过好摄手,蚱每每中招),被拍的革命同志不免躲闪,收腹翘臀,龇牙咧嘴,吱哇乱叫,手舞足蹈,一副欲仙欲死状。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1-10 15:32:18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剧组日志23

x月x日 晴

女主角f回剧组了,从京城回来,带回一个小助理。用鱼的话说是灌了满腹的jz回来了,鱼总是这么口无遮拦,措辞淫秽,神色放荡,三句话不离本行,提到有关性的东东时,说出来的话总是和他疯长的鼻毛一样嚣张。虽然我们也感觉他说的大半属实,但温文尔雅一点岂不更好,我们宁肯说f满足的回来了。让人高兴的是,剧组似乎又恢复了正常拍摄,统筹下单子也不怕动辄得咎了——终于知道,一个少了女主角的剧组和一个少了女主人的家一样沉闷,即使拍摄进度和各项工作如常,也一定缺少一些灵动之气,使枯燥而重复的工作变得更加无趣。虽然f不到现场时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吃饭都是助理给打了带回房间,仿佛新娘子一样不轻易示人。但只要知道她在组里就让人放心,让人觉得剧组还是一个完整的家,关键她是个女人,一个女人----一个担任女一号的女人对于一个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剧组是多么的重要啊!唯一遗憾的是f带回的小助理实在令人大跌眼镜,小姑娘不到20岁,好像是四川人,胖胖的、呆呆的、木木的,更让人受不了的是实在太丑, 给众多心灵干涸的兄弟一定的打击。

助理这个岗位在职务很常见,导演有,美(术)服(装)道(具)化(妆)灯(光)摄(像)等各部门的老大也基本上都会有助理,导演的助理有时候还分私人生活助理和拍摄助理两种,拍摄助理一般有数位,比副导演的职位稍低,职责和副导演有些重合。这众多行当的助理最迫切的愿望和发展趋向就是“扶正”,自己也能坐到主人那把交椅上被人伺候,事实上的确有很多助理在后来接戏的过程中经过历练,慢慢的成长为其部门的老大,只有演员助理除外。做演员天赋、表演水平和机遇同样重要,再加上高薪暴名导致的竞争激烈胜过其他任何部门,故演员的门槛是最高的,也是助理们最难迈进的。

春风吹一树,我只画一枝,别的助理且不表,单来谈谈演员助理。演员助理有时候容易让人想入非非,特别是女演员的男助理。其实不然,演员和助理地位悬殊,阶层分明,乃雇佣与被雇佣,奴役与被奴役的关系,助理要干的活是为演员拿东拿西,供演员驱南使北,每日帮演员拿折叠椅、茶杯、剧本、衣服、包等一些当天参加拍摄所需的东西,准时叫主人起床、吃饭,主子寂寞郁闷了要陪他聊天逛街解闷,有时候,阻止影迷、记者、心怀叵测者骚扰也要助理出面,这就有点儿经纪人的意思了。总之是很琐碎很无趣,一般心气高的热血青年是很难接受这种工作的,我倒了解到有些小姑娘很想往这份工作,因为她们的星梦强烈,觉得能和明星在一起没钱也是一种幸福,但呆久了就会发现,什么明星大腕,泯然众人矣。

助理的工资常例是演员自己给,在剧组的食宿则由剧组承担。绝大多数演员和自己的助理分开住宿(能够带助理的演员一般都是腕级人物,自己住单间),有极少数自律持重的女演员会选择和助理一起住宿,这样的安排会阻止很多剧组实权人物的不轨之心。现今一般的一线年轻影星都有助理,中老年一线男星基本不要助理(此阶段的女星很多都有助理),二、三线影星则没有助理的占大多数。年轻人娇气且懒惰,这是中国特色的独生子女道路初级阶段的现状,所以年轻大腕往往需要保姆一样的助理来照顾生活起居。但助理的增多令一些剧组不堪忍受,投资本来就捉襟见肘,号称几千万,实际可能有1/3的虚头,演员们纷纷带了助理来,等于一个演员的位置上就有了两位爷,光食宿就要多花不少钞票,投资方怎能不头疼。例如某历史剧剧组光演员助理就有22位之多,现场制片每天拍摄时都要特别派车伺候这22位二爷,拍摄时助理们纷纷挤到监视器旁边看,令导演不胜其烦,但是打狗也要看主人,又不能随便驱赶(要知道每个重要角色拍摄中后期都是剧组不敢得罪的牛人,万一开罪他们,一罢演,临时换将就会导致前面拍摄的所有该角色的戏全部重新拍摄,时间金钱损失有多大!有几个投资方能够财大气粗到这样?偶尔传出的换角新闻往往是不得已而为之)更有甚者,有个助理忠心耿耿、护主心切,导演还没喊卡,他就喊上了卡了,导演恨不能一头撞到监视器上。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宰相的管家七品官。主子腕大了,助理往往也跟着nb,比如某李姓女港星,在拍摄某女画家的传记影片时,到法国取景。李称自己乃巨星应乘坐头等舱,票价数万人民币,在法国则要求住5星级酒店,结果她的助理也跟着做头等舱,住五星级酒店,而且单开一个房间。

前面交待过本剧组多选用二线演员,极少有人带助理来,拍摄中期有位客串角色的某女港星(此人曾参演过大家颇爱观赏的某类敏感影片)来此,带来一位助理是个20出头的男孩,帮着拿胭脂递粉的,整天不太精神,很多人私下里对该助理的萎靡不振的原因表示怀疑,多有讨论,认为和其主子有关,很多精力充沛的弟兄对这个小助理的无精打采表现出无比的艳羡和神往。后来,有位主演(男)打电话给剧组所住宾馆的美发厅,称此港星要一名男按摩师,奈何本地经济落后,思想僵化,根本没有针对女性的此类服务,未果。

 楼主| 发表于 2006-1-21 0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剧组日志24


 x月x日 晴

 f提前回来是为赶赴今日的新闻发布会。弹指间开拍已逾一月,剧组各项事务及许多个人活动都风生水起,有声有色,惟拍摄进度不温不火,如老僧入定般沉得住气。上月开机时有过一个简单的开机仪式:剧组实权人物掀开一块蒙在摄像机上的红绸,众人各上一炷清香,然后开赴首选地点,拍摄了本剧第一个镜头。那么今日同样被称为“开机仪式”的新闻发布会又有什么必要?诸位看官,此仪式看似重复,无太多必要,实则不然,其重要性不可小觑——须知我们所处的时代和史上诸多朝代并无二致,官员继续安坐父母官的位置,指点江山,各地方大员仍坐镇本隅,行使对各种项目生杀予夺的权力。官僚机构分支更细,技术官僚比以往不知多出多少倍,文化艺术、意识形态都划分出专门的官僚机构进行“管理”。任何活动都离不开这些主管机构和所涉及地区地方大员支持,否则将寸步难行矣。交待至此,诸位大概已明晓其中利害,不再将此新闻发布会看作重复无聊的事件。另外,此会还承担对外宣传的责任。故而除剧组演职人员和坐在主席台上的一帮领导外,还有众多游走在会场各个角落的媒体记者出席。

 欲知众领导在会上的情况,完全可参见拙文《tmd开会》,其内容相似。因为可知的政治原因和不可知的个人因素,领导发言很少有不落旧窠者,皆系模式程序相同的官话套话,放之四海而皆准,我们在别的会议上常听到的内容在这个文艺活动的新闻发布会上一样可以听到,最可笑的是一位当地女领导最后的总结发言,总述评点诸领导刚刚的表态,竟是早就写好的稿子,亦即,在众多领导发言之前,这位女领导评论他们发言的稿子就已经写好了,真乃先知先觉耶!尝闻女人预感力强一说,尚不以为然,今之所见令我不得不信世有牛人,非我等凡夫所能揣摩也。I服了her!

 我曾尾随领导参加过某电视剧的审片,结束后宣传部的高层领导做出指示,大意是又一部伟大的主旋律电影诞生了,举国同庆,万民偕欢……一丝一缕,当思我党多不容易,一粥一饭,应念领导关怀挂念……,诸如此类,我无话可说,党都这么无孔不入的深切关心着我们,我们如果不关心自己的身体对得起党么?所以,我中午埋头猛吃免费的革命的盒饭。

 不再倒大家胃口,回过头来说说剧组的新闻报道情况。我可以作证,本剧没有给记者塞红包,这在全国的影视圈并非个例,但也不是常态。记者采访收受红包已是公开的秘密,各处皆然,各行业皆然,影视圈也不例外。曾在京城混过的朋友告知,京城的剧组开新闻发布会给每位记者的红包常例是500元,一般电视媒体派出编导和摄像各一名,拿走剧组1000元。这是时下剧组炒作报道应该付出的代价,一般在开拍之初即做进预算里。全国一年生产n多电视剧集,电影虽然不多,但有票房保证的也仅张氏和冯氏而已。竞争激烈,市场恶化,投资方和导演对剧作能否赚钱都是心里没底,虽然他们对媒体并无太多好感,但媒体无疑是保证叫好叫座的一根颇坚韧的救命稻草,记者并没有点名要钱,但全国通例如此,给了虽不一定能买来重磅报道,但起码存在可能,更能买自己一个心理安慰,所以该花的钱要大方的花,该制造八卦事件时就要大胆制造,这也是影视剧求胜之道。至于有些剧组封锁报道,限制记者出入,那都是牛人掌控的剧作,不怕收不回投资,而况还可能“欲盖弥彰”,不时走漏一点内部消息,搔得一帮闲人心里痒痒,欲火贲张,恨不能杀出一条血路,打将进剧组去……,反而使剧作大火呢。

 捎带简要说说记者拿红包的问题,在现下中国,虽然主管部门装模作样几次拉开架式要惩治杜绝有偿新闻,但形式主义的雷声大家都听过,雨点却从不曾落下,所以记者拿红包仍是一个几成公理的事实。在下在此前曾在某媒体供职,很惭愧,也曾拿过各种会议、公司乃至政府的红包(大家随便批判罢,我理亏),少者一二百,多者上千(政府出手一般比企业大方),另外还可能有些土特产。以我的采访经历而言,其实拿不拿红包对报道情况基本没有影响,对方只是遵循常例并买个心安罢了。对于记者来说,既然都是这样,对方财大气粗,不拿白不拿,就算是接受“涓滴效应”的惠泽吧,也乐得有点小横财回去愉悦老婆孩子。更有甚者,采访接待方安排记者吃喝嫖赌也非鲜见,我就曾听同在媒体供职的朋友说起某地政府招待记者到本地最豪华的宾馆召鸡的事情,骇然——企业如此还在我可预测之内,善于遮羞立牌坊的地方政府公然如此确实出乎我的意料。这种现象乃制度使然,并非哪一个人(最高长官除外)所能扭转的。

 回到剧组。当晚剧组招待记者吃饭,牛人g也在桌上,众男士皆与其逗乐,荤话连篇,言辞甚是粗野,g不以为意,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竟不落半点下风。众皆互相赞叹,惊为天人。席间,g透露沪上某著名学者生性奇淫,私生活糜烂,言辞间颇有不屑,我心下暗笑:彼此彼此,五十步笑百步耳!

发表于 2006-2-9 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红楼一梦道尽了一个封建大家庭的兴衰,这部近观影视圈也折射了社会众生相,可谓是一部当今社会的传记奇书!

非常值得一读!

 楼主| 发表于 2006-2-9 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萨兄过奖了,委实不敢当,稍后忙完手头的事情就会续帖。

前几日见到了孙兄,虽然只寥寥数语,区区几分钟,但看得出是一个朴实中正谨严的好兄长,呵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新临沂网 ( 鲁ICP备1501248号  

GMT+8, 2017-11-24 09:55 , Processed in 0.48330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