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临沂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9459|回复: 25

[分享]关于临沂的诗文收集(请大家参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4-25 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注册新临沂社区免费会员,注册后可以得到更好的服务体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关于临沂的诗文收集

历史上,沂蒙大地,人才辈出,歌咏临沂风景名胜、风土人情等诗文很多,在此建立一个专贴,收集关于临沂的诗文作品。

请大家积极参与!


1.

客中行

李白

兰陵美酒郁金香,

玉碗盛来琥珀光,

但使主人能醉客,

不知何处是他乡!

2.

临沂沂水道中尘沙眯目不可行闻东北有温泉即浴沂处不及往

【宋】陆文圭

临沂以北沂水东,行人扬袂尘沙中。

从有温泉能自洁,雩坛安得可乘风。

发表于 2006-4-25 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蒙山作
〔唐〕萧颖士
东蒙镇沂海,合沓百余里。
清秋净氛霭,崖崿隐隐起。
于役劳往还,息徒暂攀倚。
将穷绝迹处,偶得冥心理。
云气杂虹霓,松声乱风水。
微明绿林际,杳窱丹洞里。
仙鸟时可闻,羽人邈难视。
此焉多深邃,贤达昔所至。
尚子捐俗纷,季随蹑遐轨。
蕴真道弥旷,怀古情未已。
白鹿凡几游,黄精复奚似!
顾予尚牵缠,家业重书史。
少学务从师,壮年贵趋仕。
方驰桂林誉,未暇桃源美。
岁暮期再寻,幽哉羡门子。
发表于 2006-4-25 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和李邦直沂山祈雨有应
〔宋〕苏轼
高田生黄埃, 下田生苍耳。
苍耳亦已无, 更问麦有几!
蛟龙睡足亦解慙,二麦枯时雨如洗。
不知雨从何处来,但闻吕梁百步声如雷。
试上城南望城北,际天菽粟青成堆。
饥火烧肠作牛吼,不知待得秋成否?
半年不雨坐龙慵,共怨天公不怨龙。
今朝一雨聊自赎,龙神社鬼各言功。
无功日盗太仓谷,嗟我与龙同此责。
劝农使者不汝容,因君作诗先自劾。

和李邦直沂山祈雨有应
〔宋〕苏辙
宿雨虽盈尺, 不救春夏旱。
吁嗟遍野天不闻,歌舞通宵龙一战。
旋开云雾布旌旗,复遣雷霆助舒卷。
雨声一夜洗尘埃,流入沟河朝不见。
但见青青麦与禾,老农起舞行人歌。
汙邪满车尚可许,住轮到骨期无它。
水行天地有常数,岁岁出入均无颇。
半年分已厌枯槁,及秋更恐忧滂沱。
谁能且共蛟龙语,时布甘泽无庸多。

发表于 2006-4-25 2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咏蒙山茶
〔明〕王越
闻道蒙山风味佳,洞天深处饱烟霞。
冰绡碎剪春先叶,石髓香粘绝品花。
蟹眼不须煎活水,酩奴何敢斗新芽!
若教陆羽持公论,应是人间第一茶。

蒙山叠翠
〔明〕公一扬
芙蓉千叠绕银河,秀出东蒙翠不磨。
好是春来新雨过,石华香结白云多。

望蒙山
〔明〕胡缵宗
蒙山向日鲁衿喉,翠黛长连紫气浮。
铁锁万年悬鸟道,石梁千仞惹猿愁。
海邦控带形非昨,谷镇兴衰事已休。
晴昼卷帷时骋望,忽惊身是大东游。

注:这首诗是作者巡抚山东时,有事过蒙山而作。

望蒙山吟有寄
〔明〕公鼐
蒙山秀出东海边,海上白云相与连。
昼倚晴峰望五岳,夜凌绝磴攀青天。
月明正照峰头树,猿猱乱啼不知处。
周围林麓接桑田,中有幽禽自来去。
六月重阴爽若秋,初平牧羊在上头。
拍手大叫碧空应,振衣长啸万壑幽。
齐鲁千里平如掌,俯视一气恒块莽。
眼底不生京洛尘,物外自有烟霞想。
嗟君只在此山间,欲望从之蹊路艰。
豺狼昼出当道卧,一望使我摧心颜。
燕客初成《怀旧赋》,山高鸿雁不得度。
安能握手蓟门来,桃花正开春未暮。
发表于 2006-4-25 2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洗砚池怀古
〔明〕林茂桂
逸少擅风流,伊人琅邪国。
束发学锺繇,八分众所式。
当其驱颖时,龙蛇自生翼。
临漪涤玄雾,游鲤争吞墨。
夜月照池水,兔影亦藏匿。
胜赏寄兰亭,永和难再得。
我来读残碑,蝌蚪半磨蚀。
不见笼鹅人,空余烟水色。
发表于 2006-4-25 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苍山叠翠(外一首)
〔明〕舒祥
好山面面削芙蓉,吐月摩云势更雄。
数叠好峰青列戟,几层晴嶂碧连空。
巍峨低视淮阴小,突兀高联泰岳崇。
日暮卷帘看昳色,满天佳气雨濛濛。
发表于 2006-4-25 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蒙阴晓雪
〔清〕爱新觉罗·玄烨
一片寒云向晓封,雪花应候慰三农。
马蹄碎踏琼瑶路,隔断蒙山顶上峰。
发表于 2006-4-25 20:08 | 显示全部楼层
过蒙山
〔清〕爱新觉罗·弘历
辛未巡江南,路经东蒙东。
兹因驻泉林,取道鲁附庸。
乃在蒙羽阳,颛臾考古封。
回首望云岩,崔巍扶郁葱。
升仙传贺亢,躬稼忆承宫。
是时春雪霁,半积半已融。
其阴积必多,前况想像中。
山灵许借问,何以巧遇同。

渡祊河
〔清〕爱新觉罗·弘历
郑宛归鲁泰山祊,因以名河出大筐。
清浚合流波益浩,万松如在水中央。

发表于 2006-4-25 2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梦令
临沂蒙阴道中
陈毅
1947年春
临沂蒙阴新泰,路转峰回石怪。
一片好风光,七十二崮堪爱。
堪爱,堪爱,蒋军进攻必败

孟良崮战役
陈毅
1947年5月
孟良崮上鬼神号,七十四师无地逃。
信号飞飞星乱眼,照明处处火如潮。
刀丛扑去争山顶,血雨飘来湿战袍。
喜见贼师精锐尽,我军个个是英豪。

我军个个是英豪,反动王牌哪得逃。
暴戾蒋朝嗟命蹇,凄凉美帝怨心劳。
华东战局看神变,陕北军机运妙韬。
更喜雨来催麦熟,成功日近乐陶陶。

发表于 2006-4-25 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伟哉,孟良崮
孟良崮大捷40周年纪念感怀
迟浩田
40年前, 我作为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的一名年轻的基层干部, 参加了举世闻名的孟良崮战役。
1985年来济南军区工作之后,又曾先后三次战地重游,感慨颇多。适值孟良崮大捷40周年纪念,特咏
诗以寄托我对已故的敬爱元帅、将军的深切思念,对身边倒下的战友和沂蒙人民的难忘深情。

如烟似梦,如烟似梦,
我眼前又展开八百里沂蒙。
八百里沂蒙八百里情,
孟良崮啊,今日又见你面容。

四十载别离,四十载重逢,
四十载戎马江南塞北,
四十载思念魂牵梦萦。
今日来到你的身边,
心跳急急,热血腾腾,
一双目光倍感太窄,
两鬓银霜顿觉消融。
烈士灵前我默默伫立,
巉岩峭壁我寻觅足踪。
青松挺拔,可是我战友的身姿?
流泉欢唱,可是我战友的歌声?
那漫山的鲜花,可是乡亲们的笑脸?
那隆隆的开山炮,可是我军在发起冲锋?
啊,我回来了,回来了,
又来到了那个永不逝去的黎明。

四十年前的那个黎明,
朝霞与阴云同样凝重。
漫漫黑夜不愿退去,
灿灿曙光勇猛进攻;
革命与反革命的力量,
同时摆开拼死决战的阵容。

那被重重包围的“困兽”,
也曾以“王牌”、“常胜”自称,
也曾自诩“五大金刚”之首,
维系着风雨飘摇中的蒋家茅棚。
驱三万骄兵狼奔豕突,
从苏北一路开到山东,
万没想到成了瓮中之鳖,
更没想到将要重演庞涓走马陵。

那倚马沂河运筹帷幄的,
是我们雄才大略的元帅,
伟大的陈总、粟裕司令,
谋韬布阵,从从容容,
调兵遣将,谈笑风生,
各路纵队犹如弯弓待发,
只等那有力的手臂向前挥动。

多路纵队,自天而降,
长驱直入,将骁兵勇。
穿插围阻,釜底抽薪,
当头痛击,万钧雷霆!
我军攻势,狂飙疾风,
伟大的决战,令举世震惊。

虽说亡命的援军已咫尺相望,
那里却有不能逾越的钢铁长城。
天上的空投,电波的严令,
又怎能解救四面楚歌中的几万残兵?
一千三百无缰马,
犹如热锅蚂蚁无头蝇。
嘹亮的冲锋号,激越万里长空,
无畏的勇士们如潮水奔涌。
进而复退,退而复进,
沿着烈士的血迹,奔向高地六○○!
绝壁刀丛,虎跃猿攀,
跨过敌人的尸体,奔向孟良崮主峰!

在那五四○高地上,我们全连战友,
奋勇拼杀,前仆后继,
共产党员拿出了最模范的行动;
他们从绝壁滚落也不肯倒下,
连长的碧血将高地岩石染红。
难忘我们的战斗英雄郭继胜,
响亮的声音在山间回鸣:
“敌人是铁,我们是钢,
没有敌人的顽强,只有我们的英勇!”

最后的血战天惊地动,孟良崮上,
十万勇士,百倍勇敢,千倍忠诚,
向那敌酋盘踞的残洞勇猛冲击,
血染的战旗飞向那巍巍山顶。
燃烧的土地上,救伤员,送弹药,
奔忙着,奔忙着沂蒙二十万民工!

“王牌军”的顽抗终于声绝力竭,
黄昏时刻孟良崮响起激动的呼声:
不可一世的张灵甫毙命了,
七十四师已魂归东溟!
红旗漫卷,战士欢呼,
那突降的倾盆大雨,
是天公洒甘霖助我胜利豪情。

难忘那胜利时刻,
雨水、泪水、血水在天地间交融,
欢声、笑声、歌声在山川里回应。
英雄战士押不完“王牌”俘虏,
沂蒙人民送不尽红枣、煎饼、大葱。
乡亲们抬望眼待杀敌勇士,
姐妹们洒喜泪迎归来英雄。
我们敬爱的陈总,他是元帅又是诗人,
一首《孟良崮战役》,
记下这大战的千秋殊功。

四十年后我重又寻觅,
每一回寻觅总是心潮难平。
我问那勇士冲锋踏出的小路,
我问那目睹厮杀的巉岩、青松,
你们可曾记得,
我这名浩荡大军中的普通一兵?

一十八岁正值年少,
而革命催我成熟、给我英勇,
几粒子弹亲吻我腿骨,
一片热血洒进我厚爱的土层。
山崖旁,温暖的大手,
把我扶上担架,
农舍里,慈爱的目光,
伴我迎来一个个黎明;
好乡亲,
一勺一勺喂我汤水,
好乡亲哪,
一遍一遍把我伤口洗净;
独轮车载我走过山水几道,
沂蒙山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哪儿是乡亲送我的大道?
哪儿是伤员们安卧的草棚?
哪儿是担架队奔跑的阵地?
哪儿是识字班熬药的灶头、晒衣的长绳?
四十年沧桑,秃山变绿,
我总觉得处处有亲切的话语、熟悉的面容,
乡亲们与蒙山同在,
革命情与日月共明。
孟良崮啊,中国大地上的巍巍丰碑,
沂蒙人民啊,我们的党记住了你们的大功!

勇将的猛志已化作五月榴花怒放,
元帅的诗情又变为七彩云霞腾空。
沂蒙的人民啊,你们付出的最多,
而得到的,至今仍不富盈。
作为战士,我也曾为此而彻夜难眠,
作为党员,我也曾为此而心愧面红,
好在我们的党又一次发出了扶贫的号召,
改革、开放拓开了广阔的征程。
人民的战士是人民的儿子,
革命的将士应在革命中冲锋。
我们将用那作战的意志和勇气,
我们将用那公仆的勤劳和忠诚,
去消灭愚昧,
去埋葬贫穷,
去建设美丽的祖国山河,
去捍卫伟大人民的幸福、安宁!
伟哉,孟良崮,你永垂史册;
伟哉,孟良崮,你长存战士胸中!
1987年5月于济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新临沂网 ( 鲁ICP备1501248号  

GMT+8, 2017-12-12 06:41 , Processed in 0.202532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